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 想要有个孩子
    第一百四十五章想要有个孩子

    花晓芃惊悸,她竟然以肚子里的孩子发毒誓,真的以为发誓只有电视剧里才会应验,现实中是不会应验的吗?

    就算不应验,也不能拿孩子来冒险啊。

    “花梦黎,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请你不要用自己的孩子来发毒誓。孩子是无辜的,他是你和谨言的孩子,也是我的外甥,就算你还想争,我也不希望这个孩子有事。”

    她转身朝外面走去。

    花梦黎的嘴角勾起了不易察觉的阴冷笑意。

    花晓芃的弱点就是心软,就像当年,她哭着一哀求,她就答应替她背黑锅,被关进了小黑屋。

    她永远都不可能是她的对手,永远都会是她的手下败将。

    花晓芃在花园里慢慢的走着,心情十分的沉重。

    孩子,是她心里的一块伤痛。

    如果她能有一个孩子,一定会宝贝的要命,不让他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然而,她有不孕症,很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办法生育,当不了妈妈了。

    肖亦敏跟在她的身后,“你干嘛可怜她的孩子,就该想办法弄的她流产,这样她就没有了护身符,可以乖乖的滚蛋了。”

    她转了过来,极为凝肃的看着她,“你想怎么赶走花梦黎是你的事,但不能动孩子,这是我的底线。”女人之间的战争不该让无辜的孩子当牺牲品。

    “如果让她的孩子生下来,你想要赶走她就难了。”肖亦敏撇撇嘴。

    “如果她真的不争不抢,只想当个妾了,又何必再为难她呢?再说了,她能留在陆谨言的身边,不是因为这个孩子,而是因为陆谨言喜欢她。她三番五次的害我,但陆谨言什么都没说,处处维护她,纵容她。孩子不是她的护身符,陆谨言才是。”

    她顿了下,叹了口气,“就算你弄掉了这个孩子,陆谨言还会让她再怀孕。就算她不能生了,陆谨言也不会赶她走的。你看看小妈,她以前不也不能生孩子吗?公公照样很爱她,不离不弃。”

    “说是这么说,不把她赶走,我怎么办?”肖亦敏有点恼。

    “妾又不是只能有一个,等你进门之后,努力一点,生的孩子比她多,我再把你的儿子要过来当嫡子,这个家里不就你最大了。”花晓芃耸了耸肩,慢慢悠悠的说。

    “这话还算动听。”肖亦敏嘀咕着,不再说话了。

    她的目的是当主母,不是当妾,先借着花晓芃上位,进了陆家的大门再说。

    她走后,花晓芃就回了房间,吃了两颗药,躺到了沙发上。

    这药上写的清清楚楚可以治闭经,可是她吃了这么久了,大姨妈为什么还不来呢。

    难道说她的不孕不育症治不好了,没有当妈妈的希望了?

    想着,她就觉得一阵恶心,捂起嘴干呕了好几声。

    陆谨言一进门就看到了,两道浓眉倏的皱了起来,“蠢女人,你怎么还没好?”

    “吃药的副作用,等我把这两盒药吃完,大姨妈来了,胃就不会难受了。”她嗫嚅的解释道。

    “上次不是说要来了吗?”他走到吧台前了,到了一杯红酒。

    “肚子有点疼,我以为要来了,但是没来。”她摸着肚子叹了口气,是个假信号。

    陆谨言晃动了下杯中的酒,看她的气色,比之前好了点,不是病怏怏的让人讨厌了,说明正在恢复了。

    沉默了一会,他换了话题,“你和肖亦敏和好了?”

    “以前我们是情敌,现在同是天涯沦落人,还需要战斗吗?”她直接的、坦白的说。

    他嘴角划开一道讥诮的冷弧,“怎么沦落了?”

    “她是单相思,我是弃妇。”她带着自嘲的语气,凄迷一笑。

    他小啜了一口红酒,声音低沉的传来,“你不是弃妇。”

    她微微一怔,有点星光飞进了她的眼睛里。

    她不是弃妇吗?

    他没有完全抛弃她,还给她留了一个正妻的位置,所以不算弃妇?

    “那我应该是什么?”

    他没有回答,而是投给她一个轻蔑的眼神,“我要过你,再抛弃你,才能被称之为弃妇。你只是个傀儡,我从来没想要你,何来抛弃?”

    轻飘飘的一句话,犹如一阵刺骨的寒风吹进了她的骨头里,让她的骨髓都要被冻结了。

    “我明白了,是我用词不当。”她垂下了头,眼里的一点星光在睫毛耷拉下来的一瞬间,覆灭殆尽,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

    那是一点希望的微光。

    没有希望,就没有失望。

    对于陆谨言,她不该抱有任何的希望,他也不会给她希望,哪怕只是一点点。

    只有花梦黎才是他想要的,只有花梦黎才配拥有希望的火种。

    陆谨言把酒杯放到了桌子上,深黑的冰眸在灯光下闪烁,“肖亦敏不会是个好搭档。”

    有丝悲哀的笑意从她脸上浮现出来。

    花梦黎和陆锦珊合起伙来对付她、整她、陷害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但纵容,还变相的维护。

    她只是带着肖亦敏来家里走了一趟,他就开始警告了。

    唯恐她伤到了他心爱的女人。

    不被待见的女人就只有被踩死、践踏和折磨的份,即便受尽迫害也要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不能有任何的反抗。

    喜欢的女人就可以为所欲为!

    好可怕的双标。

    她的嘴里像含了一片黄连,极致的苦涩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五脏六腑。

    她艰难的咽了下口水,把所有的情绪都咽了下去,从僵硬的嘴角挤出了一丝笑意,“对了,还忘了恭喜你,要正式迎小妾进门了。”

    陆谨言幽幽的瞅了她一眼,眸色变的极为阴暗,像两口千年的古井,望不到底。

    “你想反对?”

    “怎么会,我哪有这个资格?”她耸了耸肩,声音比呼吸还要微弱。

    “知道就好。”陆谨言低哼一声,蔑视她的眼神,就像在看着一只卑劣的虫子。

    其实,她愿意做一只虫子,如果他可以大发慈悲放她走的话,她可以像只虫子慢慢的从这个家里爬出去。

    有首诗说金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她一直无法理解,自由的意义,但现在她明白了。

    她渴望金钱,更渴望自由。

    可惜的是,她为了金钱牺牲了自由。

    “很多时候,我都在想,如果老天没有开这个玩笑,没有把我跟花梦黎互换,该有多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