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 生出一个死婴
    第一百四十四章生出一个死婴

    “每次秦如琛身边有个女人,锦珊姐都气得要命,现在却积极的给自己弟弟介绍小三,双标真的是朝严重哦。”

    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梦黎有本事能让谨言喜欢,不像你烂泥扶不上墙。”

    肖亦敏被戳中了,嘴巴几乎要歪到耳朵根子,她从牙缝里吸了口气,阴阴的说:“我是没她会勾引男人,不过你也一样,我可听说秦如琛又交了新女朋友,昨天晚上还带回家里过夜了。别怪我没提醒你,别光顾着管别人的闲事,让自己被钻了空子。”

    陆锦珊五雷轰顶,还有这种事,为什么她都不知道?

    难道秦如琛又本性爆发了吗?

    她把怒气散发到了花晓芃的身上,“小表砸,以后我不喜欢的人不准带到家里来?”

    花晓芃幽幽一笑:“大姐,我不喜欢的人,你可是三天两头往家里来,还带到了我男人的床上?你有什么资格来要求我?”

    “就是,双标太严重了,巴不得地球都围着自己转,可惜自己不是太阳。”肖亦敏在旁边帮腔。

    花晓芃发现了,肖亦敏跟陆锦珊和花梦黎杠上,对自己确实是有好处的。

    至少她嘴碎,可以把那些恶毒的言语都回击过去,让她耳根子清净。

    不过,她很清楚,肖亦敏也不是一只好鸟,她现在是觉得花梦黎的威胁比她更大,所以寻求联合。

    等到花梦黎被pk掉,她立刻就会反扑了。

    但无所谓了,女人的战场和男人的战场一样,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花梦黎见陆锦珊占了下风,赶紧帮忙,“晓芃,锦珊是我们的长姐,你要尊重她才行,怎么能这样顶撞她呢。你在花家怎么无礼,顶撞长辈和我都无所谓,但陆家家规森严,门风严谨,不是可以撒野胡来的。”

    “对啊,我就是遵照家规训导长姐啊。按照家规,我身为继承人的妻子,未来的主母,有训导家中平辈的权利。如果遇到不尊从的平辈,当以家法论处。”花晓芃慢条斯理的说。

    一句话就让花梦黎哑口无言,心里抓狂的要命,要知道这个呼来喝去的位置是她的。

    花晓芃就是个替代品,现在鸠占鹊巢,反倒骑在了她这个正品的头上。

    陆锦珊根本就没想过要把花晓芃放在眼里,母亲给了她特赦,只要没有叔叔婶婶这些亲戚在,她从来都不必遵守家规。否则要是按照家规行事,她都被鞭子抽死了。

    “花晓芃,你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这里是我的家,不是你的,在这个家里,你什么都不是,你随时都会被取代。最好给我老实一点,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花晓芃淡淡一笑,表情十分的淡定,“大姐,你说错了,这个家是我的,而且一辈子都是我的。我是未来的主母,虽然我可能不能生孩子了,但我可以从谨言的其他孩子那里,挑选一个过继到我的名下当嫡子,就相当于我的儿子继承了陆家,我可以在这里安享晚年。”

    她说完,伸出手来,搂住了肖亦敏的肩,这话是对她说的,肖亦敏心领神会,朝她微微一笑,这是两人合作的条件。

    她又继续说道:“而你就不一样了,你呀,终究是要嫁出去的,嫁出去了,就不是陆家的女儿了,连参与陆家事务的权利都没有。”

    陆家的家规,不允许女儿下嫁,嫁过去就是要做当家人的。

    当了别人的家,自然就不能干涉娘家了,以免发生利益冲突。

    这是从家族利益上来考虑的,并不是重男轻女。

    陆锦珊气得狠狠跺脚,头发丝上青烟缭绕,她太过用力,扯动了背后的伤,疼得她嗷嗷直叫。

    谁也不知道,这个时候,陆谨言就隐藏在楼梯拐角处注视着下面。

    他优美的唇角挂着一丝邪戾而促狭的冷弧。

    小刺猬活学活用的本事还真不小。

    举动也出乎他的意料,竟然在肖亦敏搅和在一起了。

    肯定是昨天的警告把她吓着了,知道找下家有风险,不敢再轻举妄动,开始维护自己的地位了。

    可惜主次不分。

    不专心研究如何伺候他,如何讨他的欢心,再折腾也没用。

    花梦黎扶着陆锦珊坐了下来,脸上掠过一道火光,花晓芃多了帮手,对她而言是极为不利的。

    她正想怼花晓芃,眼角的余光瞥到了楼梯上的陆谨言,狡狯的把话语一转,“晓芃,我知道你把我当成威胁,一心想把我赶出去,但我真没想要跟你争了。之前,我是有一点不甘心,毕竟应该嫁给谨言的人是我,如果不是被人陷害,我也不会差一点就失去谨言。”

    顿了下,她又道:“这段时间,我想通了。我爱谨言,只要能安安静静的待在谨言身边,陪着他一起走过后面的岁月,照顾好我们的孩子,相爱相守,我就知足了,名分什么的都不重要。所以我决定了,正式当妾,以后都不会跟你争的,你就放宽心吧。”

    陆锦珊故意做出惋惜的样子,“梦黎,这样实在太委屈你了,明明正妻的身份就应该是你的,却要让给一个替代品,自己委身做小。”

    花晓芃震动了下,她之前觉得花梦黎已经算是小妾了,看了家规之后,才发现还要签订一份契约。

    花梦黎真的会退让吗?

    她不相信,她一定是另有打算的,毕竟等她签订了契约之后,就会受到家规保护,不是轻易就能赶走的了。

    肖亦敏也是这样想的,一个心机婊哪有可能如此善良。

    “花晓芃,你千万不要相信她,她是想以退为进,先当妾稳定位置,再想办法上位。”

    花梦黎额头上的神经抽动了下,该死的肖亦敏,还以为她是个胸大无脑的蠢蛋,没想到一下子就看穿了她。

    陆谨言在看着,她绝对不能露了马脚。

    “是不是不管我做什么,你们都不会相信?那好,我以肚子里的孩子发誓,如果我还想跟妹妹争,就让他生出来是个死婴,让我痛不欲生。”她竖起手掌,一本正经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