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 爬床盗种
    第一百四十三章爬床盗种

    不不不,她不能等,现在就要订契约,把自己的位置稳定下来。

    “谨言,你不会还在怀疑孩子的身份吧?我清清白白的,除了你,再也没有任何的男人了,你怎么能怀疑我呢?”

    说完,她就委屈不已的哭了起来。

    陆谨言端起手边的红茶,小啜了一口,缓缓吐出几个字,“这是程序。”

    花梦黎吸了吸鼻子,“我咨询过医生,她建议我至少要等到3个月的时候去做亲子鉴定,说这样准确率高。我好害怕这段时间,妹妹又想不开,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来,就想早点让她安心。这样我们姐妹也能和睦相处了。”

    陆谨言唇边掠过了一丝极为幽讽的冷笑。

    花晓芃的心思才没放在跟她争风吃醋上,她的心机深重呢,全力以赴在找下家接盘。

    “不要想太多了,她没有这个胆子。”

    花梦黎可不是这样想的,在她看来,花晓芃时时刻刻都想着把她赶走。

    陆谨言是地球上九亿少女的梦,谁不想嫁给他,嫁进陆家当少奶奶?

    要不是爷爷奋不顾身,造福子孙,他们花家十辈子也别想能和陆家攀亲。

    花晓芃是死都要赖着这个位置的,不会乖乖滚下来的。

    “谨言,你不了解晓芃,我跟她从小一起长大,她是什么性子,我太了解了。她冲动起来,什么事都能做。以前我们都在奶奶家住的时候,她喜欢邻居家的一条小狗,邻居不让她玩,她就把人家的小狗偷了回来,藏在箱子里。邻居来找,她打死也不承认是自己偷的,结果小狗被活活闷死在箱子里了。她怕家里人骂,就把小狗的尸体藏进了我的柜子里,让大家都以为是我偷的,我知道自己是姐姐,应该保护妹妹,就替她把罪责扛了下来,弄得我被责罚,关进了小黑屋。”

    她要不遗余力的给花晓芃泼脏水。

    其实这件事是她做的,被陷害的是花晓芃,被关小黑屋的也是花晓芃。

    那个蠢蛋,就是背黑锅的料。

    陆谨言晃动了一下手中的茶杯,看着一片茶叶在水面上飘动,表情深沉难测。

    “如果你真的这么迫切,可以自己提。”

    “跟母亲提吗?她会答应吗?”她眨了眨眼。

    “看你的造化。”陆谨言淡淡的丢下话,起身走了。

    花梦黎仿佛看到了希望,立刻去找陆锦珊,这件事由她来提是最好的。

    她原本是抱有很大希望的,没想到陆夫人当场拒绝,因为家规的事,陆宇晗还在气头上呢,她哪里敢去摸老虎屁.股。

    而且花梦黎是什么身份,对她而言根本就无所谓。

    花梦黎忧郁、失望、郁闷,她必须做点什么,好让陆家同意自己提前转正。

    花晓芃吃完早餐,就去上班了,傍晚回来的时候,是跟肖亦敏一起过来的。

    肖亦敏要跟着她来,她也没觉得有拒绝的必要,就同意了。

    看到花梦黎,肖亦敏低哼一声:“尖嘴猴腮,爬得还真快,前世肯定是只猴子。”

    花梦黎看出来了,花晓芃这是在找同盟呢。她看到自己和陆锦珊打包在一起,自己也想找个同盟了。

    不过有些事,她恐怕还不知道吧。

    她咧开嘴,笑得十分夸张,“其实这要多亏了肖小姐,当初在锦珊的订婚仪式上,要不是你让我见到谨言,让我明白自己受骗了。我也不会跟谨言走到一起。说起来,你还算是个媒人呢。”

    肖亦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这事不提还好,一提她就像万蚁噬心,纠结不已,抓狂的想要尖叫。

    “我本来还以为你是朵盛世白莲花,没想到竟然是个心计满满的绿茶表。”

    花晓芃在心里嗤笑一声,她一直在想花梦黎是怎么知道真相的,没想到是肖亦敏从中作梗。

    这就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不过,就算她不穿针引线,花梦黎也会知道,就是早晚的问题。

    “过去的事就过去吧,世上没有后悔药,再想也没用,就当给自己一个教训,帮人的时候要认清楚对方的人品,别到时候被反咬一口。就像扶老人事件一样,帮了忙还被碰瓷。”

    她给了肖亦敏一个台阶下。

    肖亦敏连忙点头,“对对对,我也是一片好心,没想到人家是抱着当小三的心态,恬不知耻的爬床盗种。”

    花梦黎火冒万丈,真想撕烂肖亦敏的嘴,但强忍住了,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露出了一副冤深似海的模样。

    “肖小姐,你误会了。我和谨言是两情相悦,他爱我,我也爱他。男女之间这种事,讲究的是你情我愿。谨言的性格你是了解的,我怎么敢在他面前主动呢,是他喜欢我,想要我。至于孩子,如果他不愿意,肯定会让我吃药,或者自己设防。他没有这么做,是因为他希望我们能有一个爱情结晶。”

    她说得真是无懈可击,这话就像冲锋枪里的子弹,把肖亦敏扫射的千疮百孔,打击的体无完肤。

    其实中弹的人还有花晓芃。

    她说得很有道理,陆谨言那么的精明,那么的腹黑,那么的谨慎,如果不喜欢她,怎么会跟她发生关系,怎么可能让她偷走种子?

    “肖亦敏,你还是不要得罪她了,她现在是陆谨言的宠妃,正当盛宠呢,到时候她到谨言那里告一状,你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我就不信谨言会一直喜欢她,她那么庸俗,没准再过几天就玩腻了。”肖亦敏愤愤的说。

    这个时候,陆锦珊从楼上走了下来,休息了两天,她可以活动了,“小敏,你怎么跟花晓芃搞到一起去了,你们不是死敌的吗?”

    “锦珊姐,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好歹也是一个部门的同事,要一起共事的,成天吵架会影响工作的,当然要以大局为重了。”肖亦敏撇撇嘴,对陆锦珊满心的怨恨,竟然抛弃她,扶植花梦黎,太阴险了。

    “你们不要在一起密谋什么坏事就好。梦黎可是谨言的心头肉,谁也别想能动得了她。”陆锦珊故意把声音放大了,让她们把自己的每个字都听得一清二楚。

    肖亦敏的嘴巴跟她一样的毒辣,性格也跟她一样张扬跋扈,两个人在一起就是火药桶对上火药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