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准备造出多少个私生子来
    第一百四十一章准备造出多少个私生子来

    “谨言,锦珊是家里的长姐,不过她做错了什么,你都不能这样对她。她要真做错了事,你可以告诉我,我会训斥她的。但是今天的事,她并没有很大的错误,只是教训一下不听话的弟媳而已,身为长姐教训弟媳也是应该的。”陆夫人皱着眉头说道。

    “妈,这话要是叔叔婶婶们听到了,您这个主母的地位怕是要不保了。在陆家,执掌人和继承人的地位是凌驾在长幼之上的。作为继承人。我有权利处理任何违反了家规的平辈。而作为我的妻子,是未来的主母,陆锦珊对她要向对待主母一样的恭敬。挑衅继承人的妻子和挑衅主母同罪。按照她的行为,至少要抽十鞭子,我只抽了她三鞭,她应该感恩戴德了。”

    陆谨言慢条斯理的一句话,就像一记无形的巴掌,狠狠的扇在陆夫人的脸上,让她整张脸都在抽动。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

    陆家的家规是争对整个陆氏家族的,不是陆宇晗一家,虽然其他人并不住在一起,但都要遵守家规。陆氏家族的凝聚力之所以极强,所有的子孙各安其职,就是因为拥有极为完善的家规制度。

    陆宇晗幽幽的瞟了她一眼,目光极冷,“你要连家规都忘了,这个主母就不用做了。”

    陆夫人的拳头暗中攥紧了,心里更有了一种不安,因为花晓芃知道了家规的事,以后她肯定会动不动就拿家规说事,欺压以珊。

    花晓芃不是傻子,陆谨言的话让她眼前一亮。

    原来还有家规这么一个好东西。那她以后岂不是有武器保护自己了。

    “父亲,我可以了解一下家规吗?”

    陆宇晗狠狠的震动了下,“你不知道家规?”

    “不知道……我没见过。”花晓芃抿了抿唇。

    陆宇晗夹在指尖的棋子“砰”的扔进了玉石盒子里,表情的变得极为凝肃,目光变得极为凌冽,“阿楚,你这个主母是怎么当的?”他的眼睛里一道寒光闪过,吓得陆夫人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寒噤。

    陆家的孩子还没开始念书,就要先记牢家规,而新媳妇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家规。

    陆宇晗几乎不管家族内务,都是由陆夫人在处理。司马钰儿跟在他身边,大部分也是处理集团的事,家里的事,她不会过问,也避免了和陆夫人发生争执。但谁都没有想过,陆夫人连家规都没有给花晓芃看过。

    陆夫人幽幽的瞟了花晓芃一眼,满心的恼怒。

    下等的贱胚,果然是心计满满的,一点就通,立马就拿家规来说事了。

    “我是看晓芃刚进门不久,和谨言的婚礼也还没举行,就想等婚礼之后再让她学习。”

    她呐呐的解释道。

    刚开始,她是故意不让花晓芃知道家规的,因为没指望她能待很久,像这种下等的贱胚有什么权利在陆家指手画脚,有什么权利凌驾在她们这些尊贵的金枝玉叶之上。

    而在之后,她跟女儿发生冲突,就更不想让她知道了。女儿是长姐,对她呼来喝去是应该的,她只能卑躬屈膝,言听计从,别指望能在女儿面前翻身。

    “进了陆家的门,就是陆家的儿媳妇,婚礼只是仪式,影响不了她的地位。你马上让她学家规。”陆宇晗严厉的说。

    “知道了。”陆夫人暗中咬紧了牙关。

    花晓芃在心里暗中偷笑,一拿到家规,就开始认真的学习。

    她原本以为家规就是一张纸,几条禁令,以前在家里,爸爸也会跟她和小锋订家规。比如晚上放学就要回家,不准在外面玩,看电视不能超过两个小时……

    但没想到陆家的家规竟然是一本厚厚的书。

    书的装订非常华丽,简直就是一本黄金版的法典。

    “家规竟然这么多,简直就跟皇帝的宫规一样了。”

    “陆家算上旁支人口众多,相当于一个小王国了,有家规,才方便管理。”梅姨说道。

    “还有负责执行、监督和修订家规的家族委员会啊?”花晓芃张大了眼睛,果然是豪门大家族,跟他们这些市井小民的家庭完全不能比。

    “豪门家族讲究颜面和凝聚力,都是亲戚,不可能有纠纷就对薄公堂。一般家族成员发生纠纷,就会来找主母申请调解,由主母和家族委员会成员一起讨论处理方案。”梅姨解释道。

    “也是。”花晓芃点点头,这叫家丑不可外扬。

    她决定了,一定要牢记家规,这就是家族内部的法律武器,要用来保护自己。

    回到房间里,陆谨言正靠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看着一本商业杂志,他没抬眼皮子,只是漫不经心的吐了一句,“家规学的怎么样?”

    “我会把重点都记住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家规这是个好东西。”她狡狯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你最该记住的,是我的规矩。”他浓眉微挑,一副唯我独尊的霸道表情。

    “我知道,要做一个安安静静的傀儡。”她吐舌。

    他怎么风流快活,左拥右抱,准备造出多少个私生子来,她是不会过问的,也没有资格过问。

    “还有呢?”他幽幽的瞟了她一眼,目光冰冷如风,没有一点暖意。

    花晓芃很清晰的感觉到,常温又回来了。零下180度,是他的四季常温,偶尔上浮是极为罕见的现象。

    “还有就是对你言听计从,不能反抗你命令,不能干涉你的事情,不能给你丢脸。”她浓密的长睫毛闪动了下,一边一回想一边说。

    陆谨言放下杂志,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小啜了一口,声音慢悠悠的传来:“最后一句话抄写一千遍。”

    她剧烈的震动了下,“为什么?”

    “你从来没有做到过。”他批判的、嘲弄的目光犹如刀风一般,从她脸上冰冷的划过,让她隐隐作痛。

    确实,她是一个低劣的傀儡,总是在给他丢脸,时时丢脸,处处丢脸。

    “我这么差,你怎么不休掉我,找不给你丢脸的花梦黎呢?”她嘀咕了句,声音很低,完全是自言自语。

    但陆谨言还是听到了,大手一伸,扣住了她的下巴尖,“被我休掉,你也回不了江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