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抽的爽不爽
    第一百四十章抽的爽不爽

    “我是挺想报仇雪恨的,但婆婆要是知道了,那我不成背锅侠了。”她撇撇嘴,一本正经的分析道。

    陆谨言揉了揉她的头,薄唇划开邪戾的冷弧,“我愿意成全你。”

    “怎么成全?”她微微一怔,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握住了她的手,连带着握住了她手里的鞭子,这样既是他在执行家法,也是她在报仇雪恨。

    陆锦珊吓得三魂七魄只剩下了一魂一魄,额头和背心都被冷汗浸湿了。

    她扯开嗓子拼命的大喊,仿佛一只垂死的野牛在做最后的挣扎。

    她看到了秦如琛,他就站在旁边,冷冷的、幽幽的、阴阴的看着她。

    “如琛,救我,求你了!”

    “这是你们陆家的家务事,我管不了。”秦如琛耸了耸肩,冷漠无比。

    陆锦珊气急败坏,“那你为什么管花晓芃的事?”

    “她是我妹子。”秦如琛慢条斯理的说。

    “我还是你的未婚妻呢。”陆锦珊吐血。

    “未婚妻还是未婚,你依然是陆家的人,不是秦家的人。”秦如琛一副抱歉的神色,这个女人就是欠揍,早就该教训了。

    “秦如琛——”陆锦珊疯狂的大叫,他怎么能这样对她,见死不救,还冷眼旁观。

    难道在他的心里,她一点地位都没有,完全比不上花晓芃?

    陆谨言俊美的面庞仿佛冰封一般,格外的凌冽慑人,眼睛里闪烁着如利刃一般阴鸷的寒光。

    他修长的五指苍劲而有力,带着炽烈的温度,让花晓芃冰凝的血液全部都融化,并温暖起来。

    “第一宗罪,兴风作浪,作恶多端,破坏家庭团结。”

    他扬起手,带着她的手,一鞭子挥去,“啪”的一声脆响,陆锦珊背上的衣服裂开了,一道紫红的条痕清晰的应在她白皙如雪的皮肤上。

    她像杀猪一般的尖叫,嚎啕大哭。

    “第二宗罪,恣意行凶,欺辱伤害家庭成员。”

    “啪”,又是一鞭!

    陆锦珊叫得岔了气,连声音都快没有了。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花梦黎心惊肉跳。

    幸好她聪明,主动跟陆谨言承认了错误,否则下一个被抽鞭子的没准就是她了。

    花晓雅在心里大唱翻身农奴把歌唱,嘴角勾起了一丝狞恶的冷笑,这是给敌人致命一击之后产生的快感。

    “第三宗罪,毫无悔意,屡教不改,无可救药。”

    当第三鞭子抽下去的时候,陆锦珊用着最后的力气,凄厉的、沙哑的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像这样的细鞭子,只要控制了力道,抽在身上并不会皮开肉绽,陆谨言也没有打算真的打死她,只是让她记住这个教训。

    但她娇生惯养长大,皮娇肉嫩,哪里挨过这样的打,不被痛晕,也被吓晕了。

    “爽吗?”陆谨言附在花晓芃的耳边低沉的问道,极富磁性的嗓音如电流一般传进了她的耳朵里,让她忍不住的颤动了下。

    “爽!”她如实的、坦白的点点头。第一次打人打得这么爽。

    “记住,虎夫无犬妻。”陆谨言慢慢悠悠的说,灼热的力量从他身体里散发出来,把她的整颗心都温暖了。

    她第一次发现,原来万年不化的冰山也有变暖的时候。

    这个时候,陆初瑕放学回来了,看到被绑在树上抽鞭子的人,兴奋的大叫一声:“哇塞,执行家法,好劲爆啊,怎么不等我回来打,都打完了,我没看到最精彩的部分。”

    “暴力镜头,少儿不宜。”陆谨言揉了下她的脑袋,让佣人把荣锦珊弄进去。

    晚上,荣夫人一回来,吓坏了。

    陆锦珊在房间里狂哭狂叫,就像发了疯一般,“妈,陆谨言是个疯子,他打我,如果我身上留了疤,我就不活了。”

    荣夫人心疼的要命,赶紧给她上药。

    “没事,不严重,这种伤是不会留疤的。”

    “你知不知道,我都疼的晕过去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地不灵,他们都在旁边看着,没有一个人救我。他们肯定都被花晓芃那个小贱人收买了。妈,你快点把她赶走。把她留在家里,迟早要害死我的。”

    她满眼都是仇恨,恨不得把花晓芃碎尸万段,抽她的筋,扒她的皮,喝她的血。

    “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再跟花晓芃闹,你为什么就是不听呢?”陆夫人唉声叹气。

    “她勾引如琛,如琛的魂都已经被她勾走了,不管做什么都向着她,对我冷冰冰的。她要不滚蛋,如琛迟早会被她抢走的。”

    陆锦珊丝毫没觉得自己做错了,只要是绊脚石,就该彻底的清除掉,绝对不会遗留祸患。

    陆夫人抚了抚她的头,男人们的心思不是女人可以理解的。锦珊明明哪一点都比花晓芃强,花晓芃连她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可是秦如琛偏偏不待见她,从小就对她各种挑剔,就当年陆宇晗对她一样。

    “你以后就温柔一点,不要总是因为花晓芃的事跟她吵架,要让她看到你的好,这样才能把花晓芃比下去。”

    “难道花晓芃跟他眉来眼去,投怀送抱,我还要装做什么都没看到吗?”陆锦珊气鼓鼓的,她无法接受一个下等的贱胚在风头上处处盖过自己。

    “那也要忍,只要秦如琛在,你就不能闹,私下里再让谨言去教训她。谨言不管怎么惩罚她都是天经地义的,你不行,你是大姑子,你公然的拿根棍子跟着她满院子的赶,纵然是她的错,别人也会觉得是你飞扬跋扈。”陆夫人劝诫道。

    陆锦珊的嘴角抽动了下,她要抓住机会把小贱人肚子里的孽种弄死,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

    陆夫人来到大厅,花晓芃正在陪着陆初瑕捏橡皮泥,司马钰儿在旁边乐呵呵的看着。

    陆谨言跟陆宇晗在下棋。

    没有一个人关心陆锦珊的事,仿佛她是罪有应得,活该挨打。

    但她不能任凭这样的状况发生下去,这是纵容花晓芃的嚣张气焰,她要觉得锦珊在这个家里没地位了,以后还不知道要怎么张狂,欺负锦珊。

    必须要让她知道,在这个家里,她是没有任何地位可言的,必须要处处以陆锦珊为大,对她恭恭敬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