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九章 由老婆来执行家法
    第一百三十九章由老婆来执行家法

    她抬手抚上了小腹。

    它是她的护身符,免死金牌,之前陆谨言说的话,肯定是吓唬她的,他怎么可能一点都不在乎孩子呢。

    院子里所有的人都倒吸了口气,惊悸无比。

    他们都以为陆谨言是要抽花晓芃,没想到竟然是陆锦珊。

    花晓芃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完全惊呆了。

    剧情逆转的太快,还不及消化。

    陆谨言不是要打她的吗?

    怎么改变对象了?

    难道她刚才慷慨激昂的言辞打动了他?

    他相信她是无辜的了?

    陆谨言把陆锦珊绑在了树上,背对着外面。

    陆锦珊扯开了嗓子,使命的叫,“救命啊,妈——救命啊——”

    陆夫人这会正在外面跟几个阔太太做spa呢,哪里知道家里发生的事,她叫破了嗓子,她也听不见。

    很快她就意识到了这一点,换人求救,“梦黎,梅姨,你们赶紧给我妈打电话,让她回来救我。陆谨言要杀我,他疯了,他一定会杀了我的。”

    花梦黎掏出手机,想要给陆夫人发微信,被秦如琛一把夺过了手机,“你最好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别指望可以给谁通风报信。”

    花梦黎吓得不敢动了,但还是不忘跟陆谨言求情,她不是为陆锦珊,是为了自己。

    陆锦珊是她的帮凶且靠山,她要是垮台了,完蛋了,她也会跟着玩完,别指望还能打败花晓芃上位。

    “谨言,我不知道锦珊做错了什么,惹你这么生气,但你跟锦珊是亲姐弟,手足情深,你放过她好不好?”

    “她做错了什么,你会不知道?”陆谨言转过身来,犀利的目光如利箭直射向她,“她是怎么知道你落水的?”

    花梦黎的脸色泛白了。

    她一直以为自己很聪明,任何事都做得很巧妙,任何戏都演的很逼真。

    此刻,她发现自己错了,她的一切举动,在陆谨言面前都是小儿科,根本就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不过,他没有拆穿她,一直都在装聋作哑,这是对她的一种纵容。

    他从来都没纵容过花晓芃。

    这说明他是喜欢她的,对她是有感情的。

    她在他心里的分量比花晓芃大多了。

    他现在生气,是因为她违背了他的命令,节外生枝了,不是因为她陷害了花晓芃。

    花晓芃的死活,他根本就不在乎,只是不允许任何人冒犯他至高的权威。

    惩罚陆锦珊也是因为这样。

    “对不起,谨言,我知道错了。我只是跟大姐说跟妹妹发生了一点冲突,掉进了湖里,并没有说别的什么。我以后一定记住你的话,什么都听你的,你不让我说得,我一个字都不说了。”

    陆谨言没有再说话,也没有一丝表情,把头转了回去,像是原谅她了。

    她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以后她得改变一下策略来对付花晓芃了,要设计的更为缜密,不能像现在这样偷鸡不成蚀把米。

    花晓芃还躲在大树后面没有出来,她怕陆谨言有改变主意,把她也绑上去。

    她是他讨厌的女人,不像花梦黎那么讨他欢心,只要一句认错的话,就能获得原谅,被各种纵容。

    陆谨言眼角的余光飘向了她,“滚过来。”他低吼一声。

    “做……做什么?”她惊惧,真是想什么来什么,他竟然这么快就叫她了。

    “还要我说第二遍吗?”他满脸的不耐,仿佛她再犹豫一秒钟,就会被他绑起来,和陆锦珊同罪。

    秦如琛连忙跑了过去,挡在了中间,“陆谨言,你还要做什么?”

    陆谨言额头上的青筋跳动了下,“这是荣家的家务事。”他一个字一个字咬着牙关说道。

    花晓芃觉得下一秒,他就要动拳头了,赶紧跑了过去,“没事的,哥,谨言他不会打我的,他有火眼金睛,是非分明,还有福尔摩斯的智慧,不用测谎仪,一眼就能辨明真相。”这话明显是在拍马屁。

    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再打她,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陆谨言铁臂一伸,把她勾进了怀里,迷人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不露自威,“你刚才骂过我什么?”

    她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摇头耍赖,“我有骂你吗?没有啊,我怎么可能骂你呢?你英明神武,目光如炬,一眼定乾坤,我崇拜你都来不及,怎么会骂你呢?”

    “算你识相。”陆谨言薄唇划开邪肆的冷笑,把鞭子往她手里一塞,“拿好。”

    “哦。”她感受了一下这条家法,它细细的,并不粗,但也不是很轻,抽上去还是有分量的,但不会很严重。

    毕竟是家里人,以小惩大诫为主。

    陆锦珊一直不停的大叫着,把嗓子都叫哑了,“陆谨言,你要敢打我,妈妈回来不会放过你的,我的身上要是留了疤,我就自杀,到时候,你就是杀死亲姐的罪人。”

    陆谨言低哼一声,眼睛里只有硬冷,没有感情,“家法是老祖宗订的,不是我订的,你要真死了,可以去找老祖宗理论。”

    “陆谨言,花晓芃是个祸害,她是陆家的瘟神,你要不把她赶走,陆家会被她搅得不得安宁。”陆锦珊又气又恨又害怕,她太冲动了,应该等母亲回来再教训花晓芃的,这样她就有护身符了。

    花晓芃抡起了鞭子,“这个家里一直都是你在兴风作浪,我处处忍让,你却步步相逼,我到底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非要置我于死地?”

    “花晓芃,你要敢我抽我,你就死定了。我妈不会放过你的。”陆锦珊用着嘶哑的嗓子大叫。

    陆谨言嗤笑一声,搂住了花晓芃的肩,“姿势很不错,这次的家法,交给你来执行!”

    花晓芃剧烈的震动了下,慌忙放下了手,把鞭子递给他,“我就是一时生气,才举起来的,还给你。”

    “怂包,一到关键时刻就怂了。”陆谨言讥笑,没有接。

    花晓芃不是怂,是冷静,外加深思熟虑。

    她很想抽陆锦珊,抽到她鬼哭狼嚎,跪地求饶。

    但她是婆婆的掌上明珠。

    陆谨言抽他,婆婆只能无奈,但她就不同了,还不被婆婆恨死,明里暗里的恶整一顿,给她的宝贝女儿出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