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八章 下一个就轮到你
    第一百三十八章下一个就轮到你

    “梦黎,你来得正好,那个小贱人把你推到湖里了,谨言要惩罚她,给她上家法。我们家的家法是一只皮鞭,打在身上可痛了,待会让谨言狠狠的打,肯定让她皮开肉绽。”

    陆锦珊呵呵大笑,满幸灾乐祸的笑容,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她的脑子已经开始想象花晓芃被抽死的景象了,一尸两命,肯定非常的刺激,非常的解气。

    花梦黎原本还很失望,听到这话,立刻就振奋了,心头的阴霾一扫而空。

    但她控制住了自己的表情,不让兴奋的笑容透露出来,而是换上一副同情的神色,“这鞭子好粗啊,抽在身上一定很痛,妹妹会受不了的。我不想看到她受罚,可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是任何人都阻止不了的。我只能替妹妹默哀了。”

    花晓芃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了讽刺,“花梦黎,我又不会死,默个p的哀。我知道你做梦都想坐上我这个位置,我原本还想让给你,到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越想坐,我就越不让,我要把这个位置做穿,让你到死都爬不上去。”

    花梦黎的嘴角狠狠的抽动了下,像是被马蜂蜇到了,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强迫自己保持平静,“晓芃,我们是姐妹,不是仇人,我只是想安安静静的陪在谨言身边,没有别的想法,你一定是弄错了。”

    “别装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这么爱演戏,怎么不去当演员呢?”

    花晓芃讥笑,她突然想起了一首诗: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她们是堂姐妹,身上流的都是花家的血,她却处处要害她,置她于死地。

    花梦黎又露出了凄凄惨惨戚戚的表情,两行清泪潸然落下。

    “我知道,从小到大,我都比你优秀,你心里一直不满,对我嫉恨不已。但这不是我的错,是老天的安排。我和谨言的缘分是上天注定的,是月老牵了红线的。你想抢也抢不走啊。”

    秦如琛讥诮的目光犹如利刃一般把她从头剐到脚,“花梦黎,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晓芃离开了陆谨言,照样能嫁进豪门当少奶奶,而你这种庸脂俗粉,就是个二奶命,在哪都只能当妾。”

    这话就像一记无形的耳光从花梦黎的左脸扇到右脸。

    她是庸脂俗粉?

    她哪里庸?

    哪里俗?

    她举行优雅、高贵,衣着时尚得体,花晓芃这种素面朝天的土包子,从头发丝到脚趾尖都比不上她,给她提鞋都不配。

    “秦少,你怎么处处维护花晓芃,难不成你喜欢她?你可是锦珊的未婚夫,怎么能喜欢花晓芃呢?”她掩起嘴,故意装出极为惊讶的表情。

    “他是我哥,我们在关公庙歃血结拜,他不维护我,难道维护你这个外人吗?”花晓芃知道她又要挑拨离间,给她和秦如琛泼脏水,立刻说道。

    陆锦珊精致的五官狰狞的扭绞了起来,结拜?不过就是奸情的幌子吧?

    花晓芃一直在勾引秦如琛,而且已经成功了。

    秦如琛现在各种维护她,对她这个未婚妻爱理不理的,还凶恶的很。

    每次都会为了花晓芃跟她吵架。

    从前他很少这样凶她的。

    花晓芃就是个祸害,是她的克星,她不滚,后患无穷。

    无论如何,都要把她从陆家赶出去。

    她朝花梦黎使了个眼色,走到了陆谨言面前,“谨言,执行家法的事让我来做吧。”

    万一陆谨言手下留情,放过了小贱人一马,就前功尽弃了。由她来打,一定让她皮开肉绽,死无葬身之地。

    “是啊,谨言,就让锦珊来做吧。妹妹好歹也是你的妻子,由你来打,不太好,锦珊是长姐,就由她来执行吧。”花梦黎当旁边帮腔。

    “花梦黎,陆锦珊你们两个狼狈为奸,不得好死。”花晓芃觉得今天肯定是自己的死期了,躲过了陆锦珊的铁杆,却逃不过陆谨言的鞭子。

    她拼命的挣扎,想要挣脱出来,跑到秦如琛的身边,寻求庇护,但陆谨言的铁臂强而有力,她根本就动弹不得,“陆谨言,你不分青红皂白,你一叶障目,你白瞎了这么高的智商,我要死了就变成冤鬼来找你们报仇!”

    秦如琛的五脏六腑都纠结了起来。

    他强迫自己保持冷静,不能慌,不能耍蛮力,否则只能帮倒忙。

    他站到了陆锦珊的身边,他知道如果跟陆谨言硬碰硬,肯定救不了花晓芃。

    最好的阻止办法,是把鞭子夺过来。

    只要陆谨言把鞭子交给陆锦珊,他就夺走在,这样家法就进行不了了。

    陆锦珊恶毒的瞅着花晓芃,“你不要再做垂死的挣扎了,我们陆家的家规,谁也逃避不了。”

    说着,她伸出手来,“谨言,把鞭子给我,让我来抽她!”

    “好。”陆谨言突然就松开了禁锢花晓芃的手。

    这让花晓芃非常的意外,她还以为陆谨言会直接把她捆起来。

    她拔腿就跑,一直跑到大树后面躲了起来,拍着胸脯,气喘吁吁。

    她原本是想跑到秦如琛那边的,但临时改变了主意。

    陆谨言的身手她是见识过的,在秦如琛之上,万一两个人打起来,秦如琛会吃亏,她不能连累他。

    秦如琛看着她,但没有动,夺走鞭子才能彻底解除危机。

    “谨言,她跑了!”陆锦珊转身要追,被陆谨言一把拽住了头发,他用力一拉,疼得陆锦珊嗷嗷大叫,“谨言,你干什么呀?放开我。”

    “执行家法,你想跑到哪里去?”陆谨言低沉的声音如冷风一般,充满了肃杀的戾气,手臂猛力一甩,陆锦珊就被甩到了地上。

    “拿绳子来!”他历吼一声,拽着陆锦珊的头发一路把她拖到了大树前,陆锦珊拼命的挣扎,惊恐的大叫。

    现在她明白了,陆谨言要执行家法的人是她,不是花晓芃!

    花梦黎吓得浑身发抖,陆锦珊要被抽了,她刚才跟她一唱一和,很容易被陆谨言当成了两个人狼狈为奸。

    下一个会不会轮到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