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老公,要抱抱
    第一百三十五章老公,要抱抱

    就在她的手接触到花晓芃背心的刹那间,她突然就闪开了,因为鱼游开了,她在追鱼。

    花梦黎用力过大,整个身体都往前倾,根本就刹不住车,“噗通”一声扑进了湖里。

    “救命啊——救命啊——”她吓得魂都没了,拼命的在湖里扑腾,明明该掉进湖里的人是花晓芃,怎么就变成了她?

    花晓芃懵了一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花梦黎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掉水里了?

    不会是她的幻觉吧?

    远处,有女佣跑了过来,她才从惊愕中恍然回神。

    不是幻觉,花梦黎真的掉水里了!

    “快点,我姐姐掉湖里了,我不会游泳,你快点去救她。”

    女佣跳进水里,把花梦黎救了上来。

    她呛了几口水,但意识还是清醒的,看到远处陆谨言走过来,赶紧闭上眼睛装晕。

    陆谨言已经看到了他们,闪电般的冲到了跟前,“怎么了?”

    “花小姐掉湖了,可能呛了水,晕过去了,不过还有气。”女佣给她按压心脏,做人工呼吸,她学过护理,知道怎么做。

    花梦黎在心里抓狂,十分的郁闷。

    按个鬼呀。

    她要陆谨言给她按,要陆谨言嘴对嘴给她人工呼吸,不是一个佣人。

    只是陆谨言并没有动,女佣的救护动作很专业,他看在眼里,所以没有动。

    花晓芃打了电话叫救护车,陆谨言看她衣服是干的,知道她没有落水。

    “她怎么会掉水里?”

    “我也不知道,我都没看见她过来,这里明明只有我一个人。我在看鱼,听到噗通一声,抬起头就看见她掉水里了。”花晓芃一副二丈和尚摸不清头脑的模样。

    花梦黎再也装不下去了,睁开眼睛,一道清泪滑落下来,“谨言,真的是你吗?我是不是死了,在做梦?”

    “你死了,就做不了梦了。”陆谨言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走上前,把她扶了起来。

    她假装身子一软,跌进了他的怀里,“谨言,我好害怕,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没事就好。”陆谨言拍了拍她的肩,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花晓芃知道他是万年的冰山脸,再疼爱再宠溺也会放在心里,不会从表情上表现出来。

    她垂下了头,拨动着脚下的野草,它们就跟她一样卑微、渺小,被人遗忘,自生自灭,而花梦黎是花园里的玫瑰花,被精心的培育、灌溉,呵护备至。

    陆谨言的目光似有意似无意的从她脸上扫了过去,回到花梦黎这里,“你怎么会掉进湖里?”

    花梦黎抹了抹眼角的泪,抽噎了两下,像是在犹豫着,难以启口,“谨言,你别问了,行吗?”

    “说。”陆谨言命令似得吐出了一个字。

    花梦黎的眼泪忽然又滑落下来,仿佛遭到了极大的冤屈和委屈,“你可不可以别怪妹妹,不是她的错,是我不好。我不能听妹妹的话离开,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爸爸,我惹妹妹生气了。这不是她的错,是我的错。这件事我们不要再提了,好不好,我不会怪妹妹的。”

    她说得楚楚可怜,我见犹怜,又一副宽容大度的模样,成功的给花晓芃泼了一盆脏水。

    花晓芃风中凌乱,这简直就是躺着也中枪,“花梦黎,你是想碰瓷吗?你自己掉下去的,为什么要诬陷我,这样有意思吗?”

    花梦黎把脸贴在陆谨言的胸前,仿佛她才是原配。

    这个举动是对花晓芃无声的挑衅。

    “妹妹,我没有,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件事我不会追究,也不会怪你的,谁让你是我的妹妹呢。可是,能不能看在我肚子里孩子的份上,不要再任性了。孩子是无辜的,他是谨言的骨肉啊,和谨言血脉相连。你伤害了我们的孩子,不就是伤害了谨言吗?”

    她细细软软的声音显得更加无辜,完全就是一副受害者的样子。

    花晓芃的拳头不自觉的攥紧了,愤怒的火焰从胸口一直燃烧到脑门,她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被人诬陷。

    “花梦黎,你真是个戏精。我就说嘛,湖边明明就只有我一个人,怎么你就突然冒出来,还落进湖里了呢,原来你是故意跳进湖里,想要诬陷我?”

    花梦黎抬手抚上了依然平坦的小腹,“晓芃,我是孕妇,这个孩子是我和谨言的骨血,对我而言比自己的命都重要,我生怕会做出一点点可能伤害到他的事,怎么可能冒着流产还有被淹死的危险,跳进湖里呢。”

    花晓芃深吸了口气,没有做过的事,谁也别想陷害她,“那就是你自己失足掉下去的,想要诬陷我。我根本就没看到你过来,我们一句话都没说,看到你在水里扑腾扑腾的,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呢。”

    “算了,只要我的孩子没事,这件事就算翻篇了,我不想再跟你计较。你从小就是这样,不管做错什么的,打死都不会承认的。”

    花梦黎眼底闪过了一道阴森而狡猾的寒光,语气还是细细软软的,她很善于伪装自己,这是她的杀手锏。

    陆谨言把佣人叫了过来,“你说,是怎么回事?”

    佣人搓了搓手,“我也不知道,我过来的时候看到花小姐在水里喊救命,少奶奶站在岸上看着,我就跳下水去把花小姐救了起来。”

    花梦黎很清楚自己已经占了上风,因为陆谨言站在她的身边,搂着的女人是她。

    她抬手攥住了陆谨言的衣襟,“谨言,我好冷啊,我要回去换衣服。”

    陆谨言微微颔首,目光扫过花晓芃,幽幽的、淡淡的,完全看不出情绪,“今天的事到此为止,谁也不准节外生枝。”

    说完,转过了身,花梦黎却没有动,“我腿好软,走不动了。”她整个身体都贴在了他的身上,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要抱抱。

    这一次,陆谨言没有忽略她的暗示,一把将她打横抱起来,朝外面走去。

    掠过他宽厚的肩膀,花梦黎把头转了过头,望着花晓芃,嘴角勾起了洋洋得意的笑容,她在宣扬自己的胜利。

    花晓芃撇开了头,她眼睛疼,心也疼。

    她知道花梦黎是故意的,要把她打击到体无完肤。

    而陆谨言不会选择相信她。

    这口锅,她是要背到黑了。

    花梦黎一回去,就偷偷给陆锦珊发了微信。

    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让事情过去,她还要找人替她闹起来。

    不是要找花晓芃的过错吗,这就是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