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掠夺到彻底断气
    第一百三十四章掠夺到彻底断气

    她捂住了肚子,有些难受,陆谨言敏锐的察觉到了。

    “怎么了?”

    “肚子有点疼,可能是要来大姨妈了。”她忍不住的呻吟了一声,推迟了这么多天,肯定会痛经。

    他浓密的眉毛微微蹙了下,适才明明没有太用力,怎么会疼?

    这个脆弱的女人,真是脆弱的让他讨厌。

    “药吃了吗?”

    “今天……没吃。”她低弱的说。

    “赶紧去吃。”他带了一点烦躁,不知道是在恼火她,还是在恼火自己。

    她没有作声,不太想吃那个药了,吃了胃就难受,而且好累,好困,不想动。

    可是她要不乖乖从命,大魔王会把她拧起来吧?

    想着,她费力的撑起了身体。

    陆谨言一直在看着她,一瞬不瞬,她艰难的样子,就仿佛稍一用力骨头就要散架了。

    他身体里某种情绪超出了极限,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冲过桌前,把水和药递给了她。

    吃完之后,她的肚子好像舒服了一点,迷迷糊糊睡着了。

    陆谨言没有睡意,心里有股气不顺。

    都是这个蠢女人惹得祸,看到她,就觉得哪里有根神经被扯动了,异常的不舒服。

    像是下意识的,他坐了起来,把她连人带被子,一起抱上了床。

    她惹得他睡不着,她也别想好睡。

    不过,花晓芃依然睡得很熟,雷打不醒,半点意识都没有,等到第二天醒来,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

    陆谨言没有消失,还在旁边,大手捧着她的球儿,就像一个孩子抓着自己的毛绒玩具。

    她一转身,就对上了他墨黑的冰眸。

    “我怎么在床上?”

    “你自己爬上来的,胆子真大,敢爬爷的床。”他嘴角勾起一道邪肆的冷弧,大手揉捏起她的球儿来。

    “不可能吧,我没有梦游症。”她扶住了额头,难以置信。

    他修长的食指缠绕起了她胸前的一缕秀发,饶有趣味的玩弄起来,“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每天都在想爬爷的床吧?”

    “没有,我从来没想过。”她慌忙摇头,一股热浪从脖子迅速蔓延到头皮,让她变成了一只煮熟的虾子。

    她怎么可能,又怎么敢爬他的床,躲还来不及呢。

    他浓眉突然一横,眼底直射出两道凌冽的寒光,“没想过,更讨厌,不思进取。”

    花晓芃想吐血,果然对于不喜欢的人,无论怎么做,都是错,无论做什么,都讨厌。

    她掀开被子,想要爬起来,被他几近粗暴的拽了回去,他强悍的大手按住了他的肩,让她动弹不得,“一天都给我躺着,你要再不恢复,就扔山上自生自灭。”

    “我还要上班。”她狂汗,眼前有一排黑乌鸦呱呱飞过。

    “请假。”他像个将军在发布命令,低等士兵只许遵从,不得违抗。

    她咬住了下唇,肚子咕咕响了两下,“我饿了。”总不至于不让下楼吃饭吧。

    “知道饿,说明不会死。”他薄唇有了一道微弧,似乎还在介意她昨晚的话,她看着也不像一个短命鬼。

    按下呼叫铃,他让佣人把早餐端上来。

    今天的食谱,是他吩咐梅姨安排的,温补类。

    厨房里,有人并不死心,又吩咐佣人炖了红花大补汤,还叮嘱端上去的时候,把红花挑出来,不让花晓芃看到。

    可是药材终究是有味道的,花晓芃还没喝,只是闻到这股气味,就觉得恶心,捂起嘴一阵干呕。

    陆谨言两道浓眉拧绞了起来,他也闻到了药材味,“里面放了什么?”

    “好像是红花,这汤是大小姐吩咐炖的。”佣人如实回道。

    “重新炖,不准有一片药材,所有的菜都不准有。”陆谨言狂躁的发布命令。

    花晓芃叹了口气,“你姐为啥总让我吃红花呀,我要怀孕了还说得过去,我又没怀孕。”

    直觉告诉她,这里面有问题,陆锦珊不会突然转性,这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但她想不出,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陆谨言微微眯眼,闪出一道犀利的寒光,“怀孕能吃红花吗?”这鬼东西干什么用的,他还是知道的。

    “传说中的宫廷堕胎神药,宫斗剧的铁搭档。你姐这么讨厌我,一心想把花梦黎扶正,应该不会希望我怀孕吧?”她说得慢条斯理,纯属一种分析。

    陆谨言俊美的脸上划过一道嗜血的杀意,陆锦珊要是敢害死他的孩子,他就割掉她的子宫,让她这辈子断子绝孙!

    楼下,看到佣人原封不动的把汤端回来,陆锦珊恼火的要命,气急败坏。

    下等的贱胚,牙关还挺紧。

    真想撬开她的牙齿,把所有的汤都给她灌进去,然后看着她血流成河。

    厨子炖好了新的汤,按照陆谨言的吩咐,什么药材都没有放,原汁原味。

    花晓芃终于喝得舒服了,吃下两个大鸡腿,十分的满足。

    陆谨言一直绷紧的脸色也平和了一些。

    “小刺猬,赶紧康复,否则你就惨了。”

    花晓芃知道他的意思,就算她奄奄一息了,他也不会放过她,依然要无休无止的掠夺,把她的身体全部掏空,直到她彻底的断气为止。

    就这样,像只小猪一般,她懒洋洋的躺了一天,傍晚才下去。

    晚饭之后,她经常会去花园散步,走过人造小溪,到达碧湖,站在湖边的草地上沐浴夕阳和晚风。

    湖水绿得像一池透明的液体翡翠,在夕阳下反射着诱人的绿光。

    忽然一群小鱼游了过来,她兴奋的弯下腰观看起来。

    不远处,一双阴森的眼睛正瞅着她。

    周围没有一个人,她不会游泳,如果掉下水去,不仅会流产,还会一命呜呼。

    这是个好机会,她不能错过。

    她把脚步放到了最轻,湖边的人丝毫没有察觉。

    她弯着腰,专心致志的看鱼,脚底不稳。她只要轻轻一推,她就会掉下去。

    没有人会来救她,她会站在旁边,看着她扑腾、挣扎,然后沉没下去,不留一片水花。

    等到陆家人发现她的尸体,估计是几天后了吧。

    她的嘴角有了一丝诡谲而阴冷的笑意。

    抬起手,她用尽全身的力气,朝她背后推去,唯恐自己力气小了,她掉不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