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看着我玩女人
    第一百三十章看着我玩女人

    花晓芃喝了一口矿泉水,“我一没靠山,二没势力,做不了什么,最多就是帮你牵线搭桥,让你多见见陆谨言。至于你要做什么,你自己去做,我不干涉,也不过问。”

    “我也不需要你做什么。”肖亦敏撇撇嘴,她这种一穷二白的**丝女,成不了大气候。

    午休时间,花晓芃约了郭璐璐一起吃饭。

    郭璐璐现在非常好奇她跟陆谨言的关系。

    “晓芃,你知不知道,前几天,**oss三更半夜跑到我那里找你,把我的门都砸坏了,我吓得一晚上没敢睡。他为什么要找你呀?”

    “那个……”花晓芃抿了抿唇,“**oss派我去办事,有很重要的文件落在了我的包里,他是为了找文件,不是找我。”

    “啊?原来是这样啊。”郭璐璐吐吐舌头,“我还以为他看上你了,想要追求你呢。”

    “这种事只有偶像剧里会发生,现实中是不可能的。就算真的发生了,像我这样的**丝女嫁进豪门,只会各种凄惨,各种悲哀,不可能像童话里面的灰姑娘能和王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花晓芃凄楚一笑,语气里充满了自嘲。

    “你的男朋友难道不是豪门公子吗,我可是看见他开着豪车呢。”郭璐璐笑了笑,觉得她是在唬弄自己。

    花晓芃怔了怔,蓦然想起沃尔玛超市的事,她大概把秦如琛当成她的男朋友了。

    “上次那位帅哥,不是我的男朋友,是别人的未婚夫,我们之前见过几次面,所以比较熟悉。”

    “难怪你又回来上班了。”郭璐璐叹了口气,她觉得花晓芃应该是没结成婚,被富二代玩弄了,才回来的。

    花晓芃感慨的挑了挑眉,“女人当自强,千万不能想着靠男人,男人靠得住,母猪能上树。”

    ……

    这个晚上,陆谨言是真决定去陪花梦黎了。

    花梦黎一直在大厅里等着他,等到他从书房出来,就一起去了副楼。

    她计划好了,要给陆谨言一个美妙的夜晚。

    沐浴过后,她换上了一件极为性.感的睡裙,露出傲人的事业线。

    她还涂上了专门购买的荷尔蒙香水,可以刺激男人的**。

    “谨言,我给你跳支舞吧。”

    她按下播放键,一首激情的乐曲想起。

    她甩动起秀发,扭摆着凸凹有致的身体,每一个动作都是一种暗示性的诱惑。

    空气里散发着淡淡的荷尔蒙香水的味道,这是一种可以刺激男性肾上腺素的香味。

    陆谨言不自禁的想起了酒店的晚上,那个完全不懂人事的女人,跟眼前性.感火辣的女人,似乎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画风。

    花梦黎一边扭动着腰肢,一边走了过来,美腿一撩,横跨到了他的腿上。

    “这舞,是我专门为你学的,喜欢吗?”

    陆谨言勾了下嘴角,似笑非笑,“你一点都不像没经验的女人。”

    这话不是赞扬,而是一种质疑,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所有的热情都化为了一丝青烟。

    “我以为你喜欢这样。晓芃就很有经验,她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一定很主动吧,男女之事她比我懂得多。”

    她时刻都不忘把花晓芃狠狠地捅一刀,再泼上一盆脏水。

    陆谨言深黑的冰眸闪动了下,花晓芃确实有经验,但半点都不主动,躺在床上就变成了一条僵硬的死鱼。

    连充气娃娃都比她有情趣,至少还能配合的大叫,她一声都不吭。

    一想到花晓芃,他心里就有了怒火。

    这个消极怠慢的女人,真想把她再关进小黑屋,狠狠的折磨一顿。

    主楼的房间里,花晓芃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她正在微信上,跟许若宸聊天。

    “你是真想跟陆谨言离婚?”

    “嗯,如果打离婚官司,我能赢吗?”

    “我不想打击你,可能性很小,你还是尽量做到内部解决。你只是想要两千万而已,不是难事。”

    “我怎么觉得难于上青天呢,陆谨言说,要离婚,我就只能净身出户。”

    “傻瓜,他是不想离婚才这么说,他要想离,你不开口,他都会给钱打发你。”

    花晓芃的心狠狠的震动了下,感觉自己要成为一种牺牲品。

    陆谨言不离婚,绝对不是因为对她有感情,而是陆家的子孙里,还从来没有人离过婚,他不想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我要的婚姻不是这样的,我不是个大方的女人,我不能跟别人共享一个丈夫。”

    许若宸沉默了一会,发来了一行字,“给我点时间,我替你想一个完全之策。”

    “好,谢谢你。”她暗自叹了口气。

    这个时候,外面有声音传来,是阿竹,“少奶奶,少爷让你到副楼去。”

    “去干什么?”她剧烈的震动了下,难不成他还想玩3p大混战?

    “我不知道,少爷只说让你五分钟之内赶到。”阿竹如实传话。

    花晓芃全身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了。

    她不想去,一点都不想去。

    她不会陪他玩二女共侍一夫的游戏。

    但是,她不能不去,否则今天晚上,陆谨言不会让她安逸的。

    她忐忑不安的走了出去,每一步都沉重无比。

    花梦黎的房间没有关门。

    她轻轻把门一推,就看到了大床上两个纠缠的身影。

    花梦黎没有穿衣服,一丝不挂,像一只水蛇攀在陆谨言的身上。

    陆谨言的脸埋在她的脖子里,修长的手指在她身上游走,惹得她不停发出欢叫声。

    这就是岛国片的真人版。

    花晓芃感觉一记闷棍迎头打了过来,狠狠地敲击在她的天灵盖上,让她头晕目眩。

    她慌忙抓住了门框,以免自己倒下去。

    等这阵旋转乾坤的大地震过后,她才深吸了几口气,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花梦黎看到了她,满脸得意的笑容,动作更浪,叫声更欢了。

    这是在故意刺激花晓芃。

    她成功了!

    仿佛有千万根针飞进了花晓芃的眼睛里,扎的她血淋淋的疼,几乎是下意识的,她从喉咙里发出了一个古怪的声音,就像是很艰难的咽了下一口酸水。

    陆谨言听到了,转过来,嘴角扬起一道邪肆的冷笑,“进来伺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