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联手对付情敌
    第一百二十九章联手对付情敌

    他皱了下眉头,“你希望我去吗?”

    她耸了耸肩,“无所谓,睡都睡过了,多睡几次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是一种破罐子破摔的语气。

    她很清楚,花梦黎是赶不走的了,孩子都有了,能把她赶到哪里去?

    至于自己,和陆谨言的关系也不可能会有升华。

    他们的婚姻只会有两种结局,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陆谨言讨厌看到她这种消极的态度,像个没有火种的炉灶,心灰意冷,毫无生机。

    “但愿你不会后悔。”

    “最坏的结局都出现了,我还有什么可后悔的。”她忽然就笑了起来,笑得如此的讽刺,如此的悲哀。

    小三插足,最坏的结局就是造出了私生子,成功上位。

    花梦黎已经做到一半了,至于另一半,她愿意拱手相让,退去这场闹剧,成全他们。

    他的嘴角绷得紧紧的,像是在咬牙,半晌,他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滚下去!”

    她乖乖的爬了起来,铺好自己的地铺,睡到了上面,一声都不多吭一下。

    陆谨言有种火冒万丈的感觉,最可恶的是,这些怒气都是扑打在棉花墙上的,让他发泄不出来,内伤深重。

    蠢女人真的是讨厌,很讨厌,让他咬牙切齿!

    房间里变得像死一般的沉寂,时而可以听到沉重的呼吸声震荡着空气。

    花晓芃隐隐的,可以察觉到某人在生气,但她不知道,他在气什么,她不过说了句实话而已。

    拉上被子,蒙住头,她蜷缩成了一团。

    她感到有些冷,在这个家里,在这个男人身旁,很少能感到一丝温暖,永远都是冷冰冰的,连阳光照射在身上,都是冷的。

    早上,当她醒来的时候,陆谨言已经不在房间里了,他一向起的早。

    她收拾好自己,就下了楼,今天,她要回公司上班。

    去到餐厅,她就看到了陆谨言,他正在吃早餐,花梦黎坐在他身旁,有说有笑的,不知道在谈论些什么。

    他们有共同的话题和兴趣爱好,而她什么都不懂,是个局外人,插不上话。

    端了一份燕窝粥,夹了两个灌汤包,她坐到了对面的位置上。

    这格局,就仿佛她是小三,花梦黎是原配。

    花梦黎很满意这样的位置,花晓芃就应该滚到离他们远远的地方,最好滚出陆家,在她的视线里永远的消失。

    “谨言,今天的水晶饺做得特别好吃,你尝尝。”她夹了一个水晶饺,送到陆谨言的嘴边。

    陆谨言咬了一口,“还行,你自己吃吧。”

    “嗯。”她嫣然一笑,把他吃剩的一半,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两人看起来,真的是亲密无间,相濡以沫。

    花晓芃知道,如果是她夹得食物,陆谨言是一定不会吃的,嫌脏。

    她三下五除二,吃光了碗里的粥,化悲愤为食欲。

    花梦黎嘴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谨言,昨天晚上我给你打电话了,是晓芃接的,她说你睡了,你睡得好早哦。”

    “对着无聊的风景,当然会犯困。”陆谨言耸了耸肩,语气像一阵路过的冷风,吹得花晓芃冷飕飕的。

    无聊的风景,显然是指的她吧。

    花梦黎也是这么想的,在心里偷笑。看来小贱人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也没讨到什么好处。

    “谨言,今天晚上你过来陪我,好不好?”

    “好。”陆谨言爽快的答应了。

    花晓芃听到了,但未动声色,埋头吃着自己的包子。

    她无所谓,真的无所谓。

    他们孩子都已经造出来了,也不可能再造出第二个了。

    “我吃饱了,先去上班了,不打扰你们了。”说完,她起身就走,头也不回。

    一点绯色钻进了陆谨言浓密的眉毛,不识相的女人就是欠调.教。

    花晓芃一去到公司,肖亦敏就过来了。

    她原本在法国度假,看到花梦黎怀孕的消息,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

    这个小婊砸速度太快了,连种都盗走了。

    她当初真是做了一件天大的蠢事,把一只狐狸精弄到了陆谨言的身边。

    “花晓芃,你真够怂的,连自己老公都看不住。”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男人要出轨,是随时随地的事,难不成我能24小时跟着他吗?或者买个贞洁裤给他穿上,锁着他老二。”

    花晓芃讥诮一笑,话糙理不糙。

    “你就该弄死花梦黎。”肖亦敏愤愤地说。

    “我没这个本事,人家背后有陆锦珊撑腰呢。她能爬上陆谨言的床,陆锦珊功不可没。”花晓芃端着杯子,一口一口喝着水,像在发泄心中的怒气。

    肖亦敏七窍生烟,这个该死的陆锦珊,不帮她,反而去帮花梦黎,太过分了。

    “这几天,圈子里都在传,你有不孕症,不会是真的吧?”

    有丝凄迷的笑意从花晓芃脸上浮现出来,自从花梦黎成功入住陆家开始,她就成为了名流圈最大的笑话,再多一条也无所谓。

    搞不好,她还应该自黑,把自己变成个黑煤炭,可以提早走出“牢笼”。

    “医生说,我体质不好,很难怀孕,我时刻准备着二次下堂。”

    肖亦敏毁得肠子都青了。

    如果早点知道花晓芃有不孕症,她死都不会把花梦黎那只千年的狐狸精给招过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花晓芃,我本来还以为你挺能耐的,没想到连一点战斗力都没有。”

    “哀莫大于心死,我已经想过了,主动退出,成全花梦黎和陆谨言。”她摊了摊手,说得云淡风轻,这也是她真实的想法。

    “你疯了。”肖亦敏咂咂嘴,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每天被花梦黎整的很惨。

    一只不能下蛋的母鸡,还能有什么地位,迟早都是要下堂的,就算能勉强待在位置上,也只是表面的名分。

    只要能把花梦黎pk掉,她入主陆家就有希望了。

    “我跟你联手,除掉花梦黎,怎么样?”

    “跟你联手,对我有什么好处?”花晓芃挑眉。

    肖亦敏两个大眼珠子转动了一下,“你可以保住你的位置,我做花梦黎的位置,你生不了孩子,就把我的孩子过继给你当嫡子。”

    只要把花梦黎铲除了,以后想赶走这只不下蛋的母鸡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