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我能禁欲吗?
    第一百二十七章我能禁欲吗?

    晚餐的时候,陆锦珊专门给花晓芃盛了一大碗红花乌鸡汤,“乌鸡专门治疗妇科的毛病,你要多吃一点,没准就能下蛋了。”

    花晓芃幽幽的瞅了她一眼。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陆锦珊的尿性,态度稍微和善一点,就必定是在耍阴谋。

    对面,阿竹也给花梦黎盛了一碗,花梦黎赶紧摆摆手,“我胃口不好,不太想喝鸡汤。”

    厨师从外面走了过来,“按照大小姐的吩咐,专门给花小姐炖了老母鸡汤的。”

    “那我喝老母鸡汤。”花梦黎立刻说道。

    一点犀利之色从花晓芃眼底闪过,“不都是鸡汤吗?为什么要单独炖?”

    “那罐里面放了红花的,花小姐有身孕不能吃。”厨师说道,“还有螃蟹、薏米、甲鱼……孕妇都不能吃的。”

    “你今天做的菜怎么都是孕妇不能吃的?”花晓芃随口问了句,并没有太在意。

    “是大小姐吩咐做的。”厨师如实回道。

    陆锦珊恶狠狠的瞪她一眼,唯恐花晓芃发现端倪,“阿兰,回你的厨房去,怎么那么多废话。”

    “我就是怕花小姐吃错了,到时候少爷怪罪下来,我担待不起,专门过来提醒一声。”厨师说完,就走了出去。

    “多事。”陆锦珊嘟哝着,把目光转向了花晓芃,“快点把汤喝了,凉了就不好喝了。”

    “晓芃,红花是活血化瘀的,孕妇不能吃,但像你这种闭经的,喝了最好了,没准一喝完,生理期就来了。”花梦黎在旁边帮腔。她要看着花晓芃把这碗汤喝下去。

    偏偏花晓芃闻不得这个味道,勺了一口,还没送到嘴里,就觉得一阵恶心,捂住嘴朝洗手间跑去。

    她干呕了好几声,吐出了一口酸水。

    “你怎么还没好?”陆谨言站在洗手间门口,极为烦躁。

    “可能是吃了医生开得药,我看上面写的不良反应有恶心、呕吐。”她低低的说。

    “那就是伤胃,先不要吃了,等把胃养好了再说。”

    他揽住了她的肩,扶着她走了出去。

    陆锦珊在心里抓狂,吐个p呀,要吐也应该喝完了,流产了再吐。

    “这汤凉了,给她换一碗热的。”她吩咐佣人。

    花晓芃摆摆手,“不用了,我不喜欢这个味道,不喝了。”

    陆锦珊皱起了眉头,“这罐鸡汤是专门为你炖的,我今天百度过,这是专门治闭经的,你怎么说也得给个面子,喝一碗吧。”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想撬开花晓芃的嘴,给她强行喂下去。

    “对不起呀,大姐,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我闻到这个味道,就想吐,实在喝不下。”花晓芃抱歉的耸了耸肩。

    她总觉得哪里怪怪的,陆锦珊到底在搞什么鬼?

    “把汤撤了,谁爱喝谁喝。”陆谨言命令道。只要是会刺激到花晓芃胃的东西,统统都不能摆在桌子上。

    这女人一天不好,就没法愉快的当他的充气娃娃,必须让她快点好起来。

    看到佣人把汤端走,陆锦珊快要气晕了。

    花梦黎比她还要郁闷,花晓芃这个粗俗的贱人,还挺挑剔的。

    “晓芃,吃螃蟹吧,这是你最爱吃的。”她夹了一块香辣蟹到花晓芃的盘子里。

    “螃蟹性寒,肠胃不好,就不要吃螃蟹了。”司马钰儿的声音从一旁传来。

    “又不是千金大小姐,哪那么多讲究啊。”陆锦珊低哼一声,恼火的要命。

    她专门准备了一桌流产神器,花晓芃怎么说都必须吃下一道,否则她别想走出餐厅。

    花梦黎两只眼睛转了转,依然保持着微笑,“不能吃就不要吃了,吃甲鱼吧,甲鱼是温补,能吃的。”说完,又给花晓芃夹了一块甲鱼。

    花晓芃今天胃口很差,除了青菜,什么都不想吃,就淡淡一笑,“你们自己吃,不用管我了,我就吃一点青菜。”

    “吃青菜有什么用,你不好好补补,怎么下得了蛋?难不成想一辈子当不下蛋的母鸡?”

    陆锦珊火冒万丈,端起她的盘子,把自己准备的流产神器,每样夹了一份,“为了我们陆家早点开枝散叶,你必须吃,多吃一点。”

    花晓芃不喜欢这些味道,又觉得一阵恶心,捂住嘴,干呕了几声。

    陆谨言立刻夺过盘子,毫不犹豫的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命令一句:“把大小姐带下去,让她到自己房间吃。”

    陆锦珊的嘴角狠狠地抽动了下,“陆谨言,你简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陆锦珊,我不管你安得是什么心,你只要敢让花晓芃少一根头发,就别想还能有好日子过。”陆谨言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威胁,声音极为凛冽。

    陆锦珊打了个寒噤,还想说什么,被陆夫人阻止了,“行了,你回房间去。”她不想她又说错什么话。

    陆锦珊愤怒的离开之后,花梦黎就蔫了,看到花晓芃只吃了一些蔬菜,她心里在吐血,但也不敢多说什么,免得花晓芃起疑心。

    吃完饭之后,花晓芃就回了房间。

    这几天,肠胃不好,身体好像也差了很多,经常发困没力气。

    看到她躺到沙发上,有气无力的样子,陆谨言皱起了眉头,“我本来以为野丫头应该皮糙肉厚,百毒不侵,没想到还挺娇弱的。”

    “我……我肯定是肾虚了。”她撇撇嘴。

    自从花梦黎搬进来之后,他几乎每天都会回来,一进房就要侵略她,一连要好几次,她的小身子骨哪里受得了。

    陆谨言噎了下,薄唇划开极为幽讽的冷弧,“没用的家伙。”

    “我能休养一段时间吗?”她扬起眸子看着他,声音很小,犹如蚊吟。

    陆谨言微微倾身,俊美的脸几乎要贴上她的,灼热的气息扑散在她的脸上,仿佛火烧一般的滚烫,“你想怎么休养?”

    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下意识的往后缩了下,“禁……禁欲,行吗?”

    “那你还有什么价值?”他低哼一声,眼底闪着轻蔑的寒光,仿佛一刹那间,她就变得一无是处,比草芥还卑贱了。

    她抓起旁边的枕头,抱了起来,像是抱了一个盾牌,“我……我身体恢复了,价值就能恢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