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你的子宫,我承包了
    第一百二十六章你的子宫,我承包了

    “抓阄的时候,三叔、四叔和大姑都在场,我有没有胡说,问问他们不就知道了。再说了,爷爷一直在天上看着呢,谁在说谎,谁在演戏,他一清二楚。至于所谓的天意,我揣测不了,也不想揣测。我只知道这件事的决定权在于谨言,不在于你和我,他让我留,我就留,他让我走,我就走。”

    她把这个球抛回给了陆谨言,反正他刚才说了,她红旗不倒,肯定不会出尔反尔。

    陆谨言大手一伸,罩在了她的头顶,轻轻抚摸着,就像在抚摸一只温顺的小宠物。

    “不争不抢,乖乖听话的女人,我会罩着的。”

    她转过脸,朝他莞尔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老公,只要我红旗不倒,我不介意你彩旗飘飘的。我姐现在怀孕了,伺候不了你,不如你再多找几个美女回来,好好地服侍你,顺便多生几个孩子。万一我真的生不了,就在他们中间挑选一个最听话,最乖巧,最懂事的,过继到我的名下,让他当嫡子。”

    陆谨言微微眯眼,墨黑的眸子只露出了一点,显得格外的阴黯,格外的深沉难测,“这个建议,可以考虑。”

    花梦黎在心里发狂。

    让陆谨言去找别的女人!

    花晓芃这是想跟她鱼死网破,同归于尽吗?

    陆锦珊拍了拍她的手,让她稍安勿躁,遗嘱的事,她也听说过一点,不是花晓芃可以乱来的。

    “晓芃,我爷爷立下了遗嘱的,陆家下一任继承人,只能由花家的……”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夫人迅速的打断了,“锦珊,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了,你自己的婚事都还没处理好呢,管谨言的事干什么?”

    她的表情十分的凝肃,遗嘱的事要是让花家的姐妹知道了,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乱子来。

    陆锦珊头脑简单,哪里会明白她的心思,撅了噘嘴,“妈,我就想让这个女人弄清楚,只有梦黎生的孩子……”

    “够了。”陆夫人低吼一声,微微拔高的声音把陆锦珊吓了一大跳。

    母亲还从来没有这样吼过她。

    “妈,您怎么了,我又没有说错话。”她委屈的要命。

    “从现在开始,谁都不准提孩子的事,否则家法伺候。”陆夫人凛冽而严厉的说。

    只有这样才能防止秘密泄露出去。

    花梦黎听出了些什么,但没有时间去细想,她现在最关心的是,花晓芃到底有没有怀孕。

    “锦珊,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没关系的,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跟别人争抢,我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我的孩子。我们回房间去吧,待会我弹首曲子给你听。”

    她挽着陆锦珊离开了。

    一进到房间,就赶紧让陆锦珊给医生打电话。

    “胡医生,花晓芃到底什么情况?”

    “她怀孕了。”胡医生轻描淡写的说,之前在陆家,她都是按照陆锦珊的吩咐说得,隐瞒了花晓芃怀孕的真相。

    陆锦珊和花梦黎对视了一眼,犹如五雷轰顶。

    这是她们听到过的最可怕的消息。

    “怎么办呀,锦珊,如果她把孩子生下来,我就完了。”花梦黎抓住了她的胳膊。

    她绝对不能让花晓芃的孩子活过一个月,必须要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将孽种消灭于无形之中。

    但这件事她不能自己去做,要借刀杀人,让陆锦珊来当刽子手。

    她只能在背后当军师,就像从前在家里指使母亲一样。

    陆锦珊眼底闪过了极为阴鸷的寒光,“别担心,她没有这么好的命,生不出陆谨言的孩子来。”

    花园里,陆谨言带着花晓芃在碎石小径上散步。

    花晓芃完全没有了在大厅里的“斗志”,一脸的沮丧,满心的悲哀。

    她在想自己的不孕症,她真的生不了孩子了吗?

    “陆谨言,你之前说让我吃药,看来不用吃了。”她的声音很低,犹如蚊吟。

    “等生理期过了,再去做个详细的检查,没准弄错了。”陆谨言淡淡的语气里似乎有丝安慰的成分。

    她点点头,下巴扎的低低的,几乎要贴到胸口,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

    陆谨言忽然停下了脚步,抓住她的肩,把她抵触在大树干上,“花晓芃,你老实交代,你到底有没有堕过胎?”

    “没有,真的没有,我可以发誓,要是我做过这种伤天害理,惨绝人寰的事,就让我真的生不了……”她的神情坦然而郑重,话还没说完,就被陆谨言的薄唇堵住了嘴。

    后面的话,他忌讳,不想听。

    他只做了一个蜻蜓点水的动作,打断了她的话,就放开了,“抓阄的事,也是真的?”

    “嗯。”她点点头,“花梦黎最怕我提这件事,她死都不会承认的。”

    陆谨言犀利的目光如利剑一般从她脸上幽幽的刮过,“如果让我发现你说了一句谎话,就封上你的嘴,让你三天吃不了饭。”

    她是谎话连篇的惯犯,她的话,他只相信百分之五十。

    “我没说谎。”她撇撇嘴。

    他修长的手指慢慢的滑了下来,落到了她平坦的小腹上,轻轻的摩挲着。

    她的身体里终于有一部分可以专属于他了。

    “花晓芃,你的子宫,我承包了,只能供我使用。如果敢有背叛,我就连带着野种一起割掉。”

    他的声音里带着慑人的寒气,把他吐出的温热气体都冻结成了冰晶,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被冻结了。

    “我……我要真的生不了孩子呢?”

    “那就做试管。”他弹了下她的额头。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不是古代,子宫有问题,就相当于死刑了。

    总有办法能生孩子。

    他们回到宅子里的时候,陆锦珊正在厨房里,亲自吩咐今天晚上的晚餐。

    香辣蟹、薏米、红花、甲鱼……

    她要让花晓芃吃一顿就流产。

    花梦黎在暗地里偷笑,这些菜,全都是她告诉陆锦珊的,花晓芃只要吃上一口,肚子里的孽种就完蛋了。

    花晓芃不可能知道他们的阴谋,只是觉得奇怪,陆锦珊竟然会进厨房,她可是最怕油烟沾染到脸上的。

    她要上楼吃药了。

    医生只给她开了一种药。

    这药她之前也吃过,吃完就能来大姨妈,挺有效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