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霸占了姐夫
    第一百二十五章霸占了姐夫

    花晓芃的手指攥紧了,她们的话在她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又狠狠的捅了一刀。

    “我没有堕过胎,也没有怀过孕,心灵肮脏的人看谁都是肮脏的。”

    陆锦珊哼哧一声,“这种事可不好说,没有哪个女人会跟自己的现任丈夫承认从前堕过胎。”

    “大姐你这么了解,难道你堕过胎?”花晓芃反唇相讥。

    陆锦珊的嘴角狠狠地抽动了下,倏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花晓芃,你敢诬陷我?”

    “彼此彼此。”花晓芃冷笑一声,她是绝对不会再让陆锦珊踩在鼻子底下的。

    陆锦珊气急败坏,连头发丝都在冒烟,她真想把花晓芃当成一只恶臭的蟑螂,一脚踩成碎渣渣,然后一扫把扫进垃圾桶,永远都不要出现在视线中。

    “你这只不下蛋的母鸡,还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赶紧收拾行李滚回你的江城去,不要再祸害谨言和陆家了。”

    她话音未落,陆谨言阴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该滚的是你!”

    这是一记闷棍狠狠地敲打在她的天灵盖上,打得她脑袋嗡嗡作响,“谨言,我可是在帮你说话,你不要不识好歹。”

    “我的事轮不到你来废话。”他深黑的冰眸里闪过一道极为凛冽的寒光。

    说完,抬手搂住了花晓芃的肩,“这个女人不管能不能生孩子,都会坐在我正妻的位置上,其他人就不要白费心机了。”

    这话似乎是说给在场不少人听得。

    花晓芃的心里颤颤袅袅的,她不知道陆谨言为什么这么说。

    一个女人不能生孩子,就像是被判了死刑,他应该比之前更嫌弃她,更讨厌她了,还留着她干什么呢?

    难道是宇宙无敌的超强占有欲在作怪吗?

    对于花梦黎而言,这话就是凌空一脚,把她踢进了极北的冰海里,让她心里哇凉哇凉的,从头发丝到脚趾尖都冷得直冒寒气。

    她在心里拼命的尖叫、呐喊,抓狂,她不可能心甘情愿当小妾,更不可能被花晓芃踩在头顶上。

    从小到大,都是她压着花晓芃,踩着花晓芃。

    她是风光无限的豪门太太,花晓芃就是个粗鲁贫贱的野丫头,给她提鞋都不配,有什么资格强占她的位置?

    陆锦珊差点没晕死过去,她实在不明白陆谨言是怎么想的,明明不喜欢花晓芃,还一直要留在身边,不嫌碍眼吗?

    陆夫人是明白儿子的,花晓芃这婚不能随便离,要从长计议,自己之前太过冲动,差点坏了大事,成为了陆家的罪人。

    所以,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拉起了女儿的手,“谨言不喜欢你管他的事,你就不要掺和了,让他自己去解决。”

    陆锦珊暗自跳脚,她不是为了陆谨言,是为了自己,花晓芃一天不撵走,她的危机就一天不会解除。

    “妈,她连孩子都生不了了,您也不赶她走吗?花梦黎的肚子里可是我们陆家的长孙,未来的继承人,难不成让他一出生就当私生子?”

    “事情已成定局,不是可以轻易扭转的,怪只怪她当初要逃婚,否则也不会弄成这样。”陆夫人耸了耸肩。

    她当然要把花晓芃赶走了,但要经过周密的策划,保证老爷子的遗嘱不被启动才行。

    对她而言,花梦黎和花晓芃都是一样的,出生在贪得无厌的穷人家,配不上她尊贵的儿子。

    虽然花梦黎在行为举止上比花晓芃强,但她的父母太讨厌了,典型的泼皮无赖。

    她不可能跟这样的人结成亲家。

    如果她甘愿当妾,她还是可以接受的。

    花梦黎简直遭受了十万点的物理暴击,她是被花晓芃这个心机婊设计的,否则怎么可能逃婚呢?

    “伯母,我是被最亲近的人陷害的,如果不是她寄那些可怕的资料给我,让我以为谨言是个奇丑无比的大胖子,还喜欢男人,我怎么会逃婚呢?”。

    花梦黎委屈不已,垂着头呜咽起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的亲人想要把我赶走,取而代之,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她话里所指的人是谁,不用猜都能想到了。

    陆锦珊又找到了攻击方向,恶狠狠地瞪着花晓芃,“你真是太卑鄙,太无耻了。一只不能下蛋的母鸡还敢陷害自己的姐姐,鸠占鹊巢,霸占着姐夫不放,到底还有没有一点礼义廉耻了?”

    花晓芃镇定自若,十分平静的看着她们,“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如果要指证这件事是我做的,就得拿出证据来,否则就是诬陷。再说了,这本来就是我的位置,不是花梦黎的。当初在爷爷的墓前,奶奶让我们抓阄,谁抓到了谁就嫁到陆家去。第一次是我抓到了,她不甘心,说我作弊,让再抓一次,第二次还是我抓到了。我记得大伯妈当时脸都气绿了,之后就天天跑到我们家,和奶奶吵,和我爸妈吵,威胁我们,说不让梦黎嫁过去,就不让我们好过,把奶奶都气病了。我爸爸担心奶奶的病,只能同意了。”

    花梦黎脸上一块肌肉剧烈的抽动了下,这简直就是啪啪打脸。

    她最恨的就是这件事,偏偏该死的花晓芃记性那么好,记得一清二楚,又翻出来旧事重提。

    但她不会承认的,死都不会。

    “晓芃,你怎么可以信口胡诌呢,我们从来都没抓过阄呀。我是长孙女,一出生就被奶奶指定了,那个时候,你都没有生出来呢。”

    她咽了下口水,又道,“我知道你从小就愤愤不平,恨我先出生,抢了陆家未来少奶奶的位置,可这不是我的错,是天意。人不能违背老天爷的安排,如果我们这样的交换是对的,老天爷就不会把谨言的孩子赐给我,而让你怀不了孩子了。”

    她的语气并不尖锐,维持着她一惯的细细软软的语气,但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利剑插进了花晓芃的要害。

    花晓芃深深的吸了口气,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如果此刻她无言以对,就是自打耳光,默认刚才抓阄的事是在撒谎了。

    就算老天向着花梦黎,就算她得到了陆谨言的心,她也要维护自己作为原配的尊严,不能让她和陆锦珊一直这样嚣张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