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三章 给我生孩子很难吗
    第一百二十三章给我生孩子很难吗

    她专心致志的看着画纸,没有注意到陆谨言优美的嘴角微微的扬了起来,形成一道迷人的弧线。

    “好好画。”他坐到了沙发上,端起茶几上的威士忌,慢慢的品了起来,似乎心情突然间变得很好,烦躁和不耐全都消失了。

    二十分钟后,花晓芃终于画好了。

    画像中的人仿佛被一层阳光笼罩着,暖暖的、温温和和的,薄唇噙出一缕微笑,带着几分邪魅,还有几分放荡不羁。

    “修罗王大人,你看你微笑的时候是不是很好看,以后能经常笑吗?”

    “不能,你没有资格得到爷的笑脸。”他抽起画纸,连带着之前那张画,一起朝外走去。

    转身的刹那间,他的嘴角又扬了起来,一缕微微的笑意悄然垂落,只是花晓芃并没有看到。

    她不知道他要把画拿去哪里,反正画的是他,他想要怎么处理都可以。

    等到他回来的时候,花晓芃正在狼吞虎咽的吃着茶几上的饭,她饿坏了。

    “小刺猬。”他大手伸过来,揉了揉她的脑袋,“以后必须跟秦如琛保持距离,如果你真敢把他当成时聪,就滚进小黑屋,再也别想出来。”

    听到这话,她差点喷饭,“你就这么容易被人挑拨离间吗?秦如琛是我的姐夫,他跟时聪一点都不像,我不可能把他当成时聪。最重要的是,他现在是我的娘家人,是要替我撑腰的。除非这个家里安静了,没有兴风作浪的小三了,否则这个距离保持不了,我不可能坐以待毙,等着被人害死。”

    这话说得直接、简单、粗暴。

    陆谨言脸上划下了三道黑线,“你跟他非亲非故,他凭什么给你撑腰?”

    “哪里非亲非故,我们在关公庙里歃血结拜的,他是我的干哥哥,我是他的干妹妹。”她一本正经的说。

    秦如琛还真机智,弄出结拜这一套,陆谨言就没法疑神疑鬼的了。

    但陆谨言不是这么好唬弄的。

    他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蠢女人,你是在挑战我的耐性吗?”

    “我不敢,我只是想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一点。关进小黑屋是死,没有靠山还不是一样会被人害死。”她耸了耸肩,慢慢悠悠的语气近乎一种挑衅。

    陆谨言捏住了她的下巴,逼她正视他的眼睛,“你的靠山应该是我!”他一个字一个字清晰而有力的说。

    有抹凄美的笑意从她脸上浮现出来,“我的命在你眼里贱如草芥,一钱不值,你会在乎吗?”

    他像是被刺了一下,嘴角一阵抽搐,“你真有自知之明。”

    “这是必须的,我高攀了你大少爷,怎么能没点自知之明呢?”她的声音很低,似乎一阵微弱的冷风吹过,就能吹散,化成一粒粒的尘埃。

    陆谨言修长的手指慢慢上移,抚上了她的面颊,他的动作极轻,就像羽毛在游弋。

    “花晓芃,我不会让你死,你要把傀儡的位置坐穿。”

    这话与其说一种安慰,倒不如说是一种恐吓,她的背脊升腾起了一股寒意,赶紧喝汤压惊。

    不知是不是她喝得太急,胃里突然一翻,有股酸水涌了上来,她慌忙捂住嘴朝洗手间跑去。

    “哇——”

    听到她呕吐的声音,陆谨言两道浓眉紧蹙了起来,

    竟然还没好!

    花晓芃出来时,脸色苍白,有种虚脱的感觉,她的胃好难受,真的吃坏了。

    陆谨言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放到了床上,“你怎么还没好?”他一脸的烦躁,不喜欢看到这个女人病恹恹的模样。

    “胃是需要养的嘛,我本来快好了,刚才饿了一下,吃得太急,所以又有点不舒服了。”她揉了一下肚子。

    “给我乖乖躺着,今天不准到处乱跑。”他霸道的发布命令,然后走了出去。

    来到楼下,他把梅姨叫了过来,“梅姨,有没有什么汤喝了对胃比较好?”

    “少爷胃不舒服吗?”梅姨赶紧问道。

    “是花晓芃,她昨天吃杨梅把胃吃坏了,吐了好几次。”陆谨言轻描淡写的说。

    “吐?”梅姨沉吟了片许,脸上有了一丝笑意,“少爷,少奶奶这个月有没有来月事?”

    “没有。”陆谨言不假思索的回道,他几乎每天都要,她要来生理期,他不可能不知道。

    “那很有可能是怀孕了,不是吃坏了胃。”梅姨笑了起来。

    “怀孕?”陆谨言剧烈的震动了下,有种难以言表的情感一刹那间从胸口涌了出来。他自己也弄不清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总之并不糟糕。

    但大厅一隅的角落里,有人的心脏都快要裂开了。

    花晓芃怀孕了?

    天啊,为什么在这个时候?

    如果她也怀孕了,她的孩子就没有一点价值了。

    她要赶快去找陆锦珊商量对策,绝对不能让花晓芃怀孕,如果真有了,就给她弄死,别想能活过一个月!

    梅姨正准备打电话叫医生,陆锦珊快速的走了过来,“我的妇科医生特别好,中西医结合的,我给她打个电话,让她过来给花晓芃看看。”

    说完,她抢过了电话,讲了几句,就挂掉了。

    “我跟她约好了,她明天过来。”

    陆谨言回到房间时,花晓芃迷迷糊糊的,快要睡着了。

    他的手轻轻的抚上了她依然平坦的小腹。

    这里面会有一个孩子吗?

    这个女人的身体里终于有一样东西,是属于他的了?

    他的心里涌动着无数复杂的、难以捉摸的感情,这些感情就像波澜在涌动,像浪花在翻滚。

    花晓芃被他这么一骚扰,就睁开了眼睛。

    “我的胃好多了,不难受了。”她小心翼翼的说。

    “蠢女人,你可能怀孕了。”他的声音很低沉,却像一阵飓风,在她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怀孕?不不不,这不可能!”她受惊不已,简直难以相信。

    她怎么会怀孕呢,她哪里会有这么“好”的运气?

    “我们没有设防,你怀孕不是很正常的事吗?除非你不孕不育。”他的神色微微阴了下,这个女人脸上竟然没有一点喜悦之色,仿佛正在经历一场大劫难。

    给他生孩子是一种折磨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