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你要做到死
    第一百二十一章你要做到死

    花晓芃感觉快要窒息了,大脑严重缺氧,导致身体无力而虚弱,像块海绵,软软的瘫倒在他的怀里。

    这个反应,让他有了一种占有的快感,就算她只剩下一副肮脏的躯壳,那也是属于他的,谁也不准觊觎。

    花梦黎看着他们,五脏六腑都拧绞了起来,陆谨言从来没有这样吻过她,他都不让她碰唇。

    她脱光了,赤果果的挑逗他的敏感处,他没有一丝的反应,她还以为他是性冷淡。

    可现在看来不是,他面对花晓芃的时候,不是这样的。

    花晓芃这个狐狸精,连跪地唱征服的事都能做出来,晚上还不知道有多骚,多浪。

    看来,自己的火候还远远不够。

    秦如琛和她一样,几乎要崩溃了。

    他死死的、直直的、一瞬不瞬的瞪着陆谨言,眼睛里闪着疯狂的火焰。

    陆锦珊冲了过来,挡在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视线,“如琛,你是不是被那个贱人勾走了魂,是不是被她迷晕了,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啊!”

    秦如琛幽幽的瞅了她一眼,他很想立马就跟她解除婚约,但他知道,如果跟她断绝了关系,以后想要出入陆宅,想要见花晓芃就更加困难了。

    “如果你想和好,我愿意给你一次机会,你不用负荆请罪,现在立马向晓芃道歉。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姘头是你牵线搭桥,送到陆谨言怀里的。你是豪门千金,不是技院的老鸨,别自贬身价。”

    陆锦珊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我怎么可能向她道歉,她是个什么东西?”

    “连错误都不敢承认,你又能是什么好东西。”秦如琛的嘴角勾起了极为幽讽的冷笑,眼睛里闪着狡狯的寒光,“既然你这么热衷于破坏别人的婚姻,我也该让你尝尝被第三者插足的滋味。不过我不会找那样的庸脂俗粉,为了后代着想,至少也要选一个超凡脱俗的。”

    陆锦珊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这是要造私生子的意思吗?

    按照他的性格,只有别人想不出来的事,没有他做不出来的。

    他要真的造出了私生子,那她就彻底的凉凉了。

    “道歉就道歉!”她攥紧拳头,深吸一口气,走到了花晓芃的面前。

    忍下这口气,先把他夺回来再说。

    陆谨言终于放开了花晓芃,她大口大口的喘气,免得自己因为呼吸困难而晕过去,哪里有空理会陆锦珊?

    “对不起!”陆锦珊极为小声的,模糊不清的说了句。

    花晓芃脑袋嗡嗡作响,哪里听得清她在说什么,还以为她是在跟陆谨言说话,没有搭理她。

    她气得咬紧了牙关,她这么低声下气了,小贱人竟然敢无视她?

    “你这么小声,谁听得见?”秦如琛低哼一声。

    陆锦珊的肺都气得在颤抖,“对不起。”她几乎是在吼叫。

    这笔账,她会记在花晓芃的头上,到时候新账旧账一起算。

    只要有花梦黎这颗棋子在,花晓芃就不会有好日子过。

    花晓芃这下子听清楚她的话了,但她知道,陆锦珊不是真心的,想让她不兴风作浪,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大姐,我跟哥可是在山上的关公庙里歃血结拜的,就跟亲兄妹一样。哥说了,谁要敢欺负我,他随时都会帮我出头。”

    这话既是澄清了自己和秦如琛的关系,也是借着秦如琛的力量来压制陆锦珊,让她不敢过于嚣张

    俗话说的好,一物降一物,陆锦珊就算是一只狼,在秦如琛面前,也变成了吉娃娃。

    而且,秦如琛这个人,表面上温温和和的,变起脸来,也是狠厉无比,毫不留情。

    陆锦珊脾气大,没脑子,哪里掌控得了他?

    秦如琛看着花晓芃,眼神变得极为温和,温和的几乎要滴出水来,“妹子,放心,我会时刻罩着你的。”

    陆谨言眼睛冒火,心里也在冒火。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置他与何地?

    “我的女人用不着别人来罩!”他暴躁的挤出几个字,揽在花晓芃腰间的手臂骤然一紧,水性杨花的女人真的很会招蜂引蝶。

    花晓芃知道他在生气,也知道待会秦如琛一走,她就要遭殃,但她什么都没做,只是漠然的站着,一动不动。

    其实从前,她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的,如果能努力,获得陆谨言的一点好感,她可以留下来,安心当个傀儡。

    但现在,她心如死灰,唯一想的就是存够了钱,赶紧结束这场灾难。

    秦如琛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

    现在花晓芃是他的妻子,不代表一直是,只要花晓芃一句话,他就会立刻带她走。

    他从牙缝里吸了口气,正要说话,看到不远处,陆夫人从外面走进来,就一伸手,把陆锦珊拉进了怀里。

    这个举动,让陆锦珊心花怒放,适才的阴郁顿时一散而空。

    “如琛,你不生气了?”

    “只要你乖,我会对你好的,晓芃是你弟媳,也是你的小姑子,帮我照顾好她,不要让你弟弟和姘头欺负她,知道吗?”秦如琛修长的手指抚上了她的面颊,在她额头轻轻贴了一个吻。

    陆锦珊的心头积了一口淤血,说来说去,总是离不开花晓芃。

    但他好不容易不生气了,她不能煞风景,连忙抛出嫣然的笑意,“我知道了,如琛。”

    陆夫人看到两人和好,高兴极了,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看到你们和好了,我心里这块石头就落下了。”

    “楚姨,我下午要回阳城,就先走了。”秦如琛微微一笑,十分的和气。

    “明天过来吃饭,我让厨子做你最喜欢的咕噜肉。”陆夫人笑呵呵的说。

    陆谨言懒得听他们闲话家常了,把花晓芃打横抱起,就朝里面走去。

    进到房间,他把她扔到了沙发上。

    “下家找得不错,一个许若宸,一个秦如琛,都被你收归囊中。”

    “随你怎么想。”她撇开了头,也不解释,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消极神色。

    陆谨言火冒万丈,每个细胞,每根神经里都蔓延着怒火,感觉整个身体都要燃烧起来了。

    “花晓芃,这个傀儡的位置,你要坐到死,别指望还能有第二条出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