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第一百二十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

    秦如琛瞪了花梦黎一眼,“你的眼神有问题吧,我帅得无与伦比,怎么可能有人跟我像?”这话回复的相当机智。

    花晓芃笑了起来,她知道,自己表现的越轻松,才越能化解危机,“哥,其实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也觉得你跟我的朋友有点像。不过仔细一看,就不像了,你们无论是五官、身材还是皮肤都不一样,尤其是性格,相差太多了。”

    花梦黎眼底闪过一道奸诈的寒光,“晓芃,当初,你和时聪爱得死去活来,还要结冥婚,我感动的都快要哭了。我记得你在时聪的墓前发过誓,这一辈子都不嫁人了,就守着他的魂一辈子,没想到才过了三年,你就改嫁了。不过,阿聪跟你青梅竹马,你的初恋、初吻和初夜都给了他,他对你而言,肯定是没有人可以替代的了。”

    她故意用了“改嫁”这个词来坑害花晓芃,让陆谨言知道,她不过是个被别人用过的二手货,不像她,“纯洁无瑕”。

    陆谨言的心里憋了一团无名火,感觉有无数颗子弹狠狠的击打在了要害处。

    对他而言,她的每个字都是大实话。

    花晓芃嫁给他的就是一具肮脏的驱壳,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了。

    秦如琛走到了花梦黎面前,“你还真是个心机婊,每个字都是在给我妹子泼脏水。”

    “我没有,你误会我了,我只是实话实说。晓芃是我的妹妹,我怎么会给她泼脏水呢?”花梦黎一脸的委屈,靠在陆谨言的身上,眼泪汪汪的。

    陆谨言搂住了她的肩,轻轻拍了拍,仿佛是在安慰她。

    花晓芃下意识的撇开了头,这副画面很刺眼,很刺心。

    他只有对花梦黎才会这般的温柔,对她永远都不会。

    “家里女人多了,终归会勾心斗角。有人爱演苦情戏,爱装林黛玉,就让她演好了,无所谓。”她看着秦如琛,想要对他微笑,但笑容还没成型,就消失在了嘴角,仿佛被冷风吹散了一般。

    秦如琛心疼的要命,如果是她,一定会把她捧在手心里,绝不会让她被任何人欺负。

    “晓芃,如果你需要律师的话,尽管来找我,我一定会给你请全球最好的律师,来帮你打离婚官司。”

    “谢谢你,哥,我缺的就是律师。”她扯开僵硬的嘴角,终于挤出了一丝笑意。

    说这话的时候,她故意瞅了陆谨言一眼,像是在对他挑衅。

    陆谨言额头上的青筋滚动了下,他看出来了,这个女人没有死心,还想着要跟他离婚,还想着那两千万。

    在她眼里,两千万比他重要多了。

    而秦如琛,是个帮凶。

    “秦如琛,你管得太宽了。”

    “我已经认她当干妹妹了,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她,尤其是你和你的姘头。”秦如琛低哼一声,“姘头”两个字把花梦黎打击的体无完肤。

    那张满满都是戏的脸孔几乎要崩塌,支撑不住了。

    “我不是姘头,我爱谨言,谨言也爱我,我们只是被老天捉弄了一把,想让一切都回到正轨而已。”她眼泪汪汪的,趴在陆谨言的胸膛呜咽,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模样。

    她以为陆谨言会帮她说话,会护着她,会跟她一起秀恩爱,没想到陆谨言面无表情的掰开了她的手,“这里没你的事,进去。”他的语气很淡漠,仿佛她是个多余的存在。

    她感觉有一瓢冷水从头顶淋了下来,浇得她透心凉,她就像张膏药,重新贴在了他的身上,“谨言,我肚子难受,一定是孩子知道妈妈被欺负,难过了。我们一起进去,你帮我安慰一下宝宝,好不好?”

    “马上滚!”陆谨言从来不是个好脾气的人,更不懂得怜香惜玉,他下意识的抓起她的手臂,把她往一旁甩去,完全忘了她是个孕妇。

    她没想到陆谨言会翻脸翻得这么可怕,脚底不稳,踉跄的朝后面倒去,好在陆锦珊就站在旁边,眼疾手快,拉住了她。

    “谨言,你做什么呀,梦黎怀孕了,她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你们两个都给我滚。”陆谨言现在火冒万丈,眼睛死死的盯着花晓芃,他只想教训这只处处惹他生气的刺猬。

    她明明应该站在他的身旁,竟然一直靠着秦如琛。

    他原本以为陆锦珊是捕风捉影,她跟秦如琛不可能有暧昧关系,现在他不这么认为了。

    秦如琛要是真的跟时聪撞脸,她就会不自觉的把秦如琛当成时聪,不暧昧就怪了。

    花梦黎委屈的要命,在旁边嘤嘤呜呜的哭,就是不肯离开。

    她凭什么走呀,要走也是花晓芃走。

    她就是要站在他的身边,时刻占着那个正妻的位置,不是原配胜似原配。

    陆谨言懒得理会她,眼不见心不烦,他上前一步,抓住了花晓芃的胳膊,猛力的一拉,把她拽进了怀里,“花晓芃,你要是不记得自己的身份,我可以时刻提醒你。”他的每一字都散发着凛冽的怒气,每一个字都是威胁。

    花晓芃没有回应,只是呆呆的站着,就像一块石头。

    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只是不想再配合了。

    秦如琛脸上一根神经在剧烈的抽动,他很想把她抢回来,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在名义上,她依然是陆谨言的妻子。

    “陆谨言,她是你的妻子,你应该给她应有的尊重。”

    陆谨言阴鸷的瞅着他,目光里充满了嗜血的戾气,“我怎么调.教老婆,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晓芃现在是我的妹妹,她的事就是我的事。”秦如琛斩钉截铁的说,花晓芃的事,他管定了。

    “你管不了,也别指望能有机会管,这个女人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他的语气冷如寒冰,硬如磐石,说完,抓起花晓芃的下巴,狠狠的吻住了她。

    他的薄唇炽烈如火,但她没有感到一丝的温暖,她满心都是寒意,沿着四肢百骸缓缓的蔓延,把她所有的细胞都侵蚀了。

    她想要推开他,想要离开,但他力大无比,她根本就挣脱不了。

    他是那样的粗暴,那样的霸道,疯狂的掠夺着她的唇舌,不让她有一丝喘息的机会。他的舌头和他一样的蛮横,撬开她的贝齿,闯入进去,横冲直撞,交缠着她的,仿佛要把她的舌头吞入腹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