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小秘密被拆穿了
    第一百一十九章小秘密被拆穿了

    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平复紊乱的心跳,“我……还没好,万一又吐你身上怎办?”

    这话果然很煞风景,他皱了下眉,轻轻一甩,就把她甩到了旁边,“今天给我好好调养。”

    “我也想早点好,可是胃伤了,起码要两三天才能好转,哪有那么快。”她撇撇嘴。

    “以后不准吃杨梅。”他霸道而蛮横的发布禁令,说完,起身去浴室冲凉降火。

    当她下楼时,他正在厨房里警告佣人,家里不准再买杨梅,还暴躁的命令她们把冰箱里所有的杨梅都扔掉。

    她风中凌乱,仿佛看到杨梅正在垃圾桶里默默的哭泣。

    这个时候,阿竹来了,花梦黎让她来找陆谨言,“少爷,花小姐一早上就喊肚子不舒服,不知道是不是上次摔跤的影响,你赶紧过去看看吧。”

    陆谨言跟她一起走了出去。

    花晓芃看在眼里,一块浮冰飘了过来,压在了她的心头。

    她知道花梦黎肯定是装的,有了这个孩子,她必定会纠缠着陆谨言不放,没完没了。

    她的婚姻里,再也不会有一片晴天了。

    大宅门口,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看到那个身影,她就感觉看到了从天而降的天使,晦暗的心头洒入了一丝阳光。

    那是秦如琛。

    她重回陆家的消息又在名流圈传遍了。

    这对秦如琛而言是个沉重的打击,他很担心她是被陆谨言逼迫回去的。

    陆锦珊看到他过来,高兴坏了,慌忙跑上楼去换衣服。

    其实她不管怎么打扮,对秦如琛而言,都是庸脂俗粉。

    他之所以过来,是担心花晓芃,想亲眼看看她好不好。

    花晓芃微微一笑,唤了声:“姐夫。”

    她轻柔的声音像一把利剑刺进了他的心头。

    一夜之间,他们重新回到原点,他又变成了她的姐夫。

    他讨厌这个称呼,他要得是拥有她,把她变成自己的女人。

    “晓芃,你还好吧?”他低沉的问道。

    她点了点头,表情里暗藏着几分无奈。

    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她果然不是志愿要回来的。

    陆谨言怕是脑子一时发热,才提出离婚,她一走,就后悔了。

    “晓芃,你要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的,我不会让陆谨言欺负你。”他的声音很低,恰出他口,入她耳。

    “我没事,姐夫。”她垂下了眸子,陆谨言的占有欲宇宙无敌,她不想连累他,就像不想连累许若宸一样。

    陆锦珊走下楼来,一看见他们两人在一块说话,立刻妒火中烧。

    “花晓芃,你给我滚开。”

    秦如琛一个箭步站到了花晓芃的身前,把她护在了后面,“我是来找晓芃的,不是来找你的,我已经把晓芃认作干妹妹了,谁要欺负她,就是跟我过不去,尤其是你。”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他得给自己和花晓芃找到一个合适的相处身份。

    “干妹妹?”陆锦珊低哼一声,“我看是这个女人想要勾引你,当你的情妹妹吧。”

    花晓芃冷冷一笑,眼睛望着秦如琛,并没有看陆锦珊,“哥。”她特意换了一个称呼,回应秦如琛刚才的话。

    “你觉得好不好笑,我家这个大姑子,天天提防你被勾引,却乐此不彼的给别人老公介绍小三。双标也太严重了吧?”

    秦如琛满脸的嘲弄之色,“这种人就是有病,欠教训,你放心吧,妹子,你要是不跟你负荆请罪,我是绝对不会原谅她的。明天我就去找两个女人玩玩,让她知道什么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话没有给陆锦珊一点面子。

    陆锦珊感觉被狠狠的扇了一记耳光,花晓芃走得时候,就说过要报复她,难道她已经开始行动了吗?

    “秦如琛,你是不是被这个女人迷昏头了?”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懒得解释。”秦如琛并不打算多待,他过来就是为了看花晓芃一眼,“妹子,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先走了。”

    他伸出手来,抚了抚花晓芃的头,就像一个哥哥在疼爱妹妹一般,实际上他的心里在滴血。

    如果他能早点认识花晓芃该有多好,他一定会抢在陆谨言之前把她娶进门,让陆谨言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

    当他走到门口时,花梦黎从院子里走了进来,陆谨言跟在她身旁。

    看到秦如琛的一瞬间,她惊恐的尖叫了起来,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就像是看到了鬼。

    “时聪,你……你不是死了吗?”

    陆谨言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

    他震惊无比,时聪这个名字,是他最忌讳的,化成灰,他都会记得。

    “你在叫谁?”他的牙关不自觉的咬紧了,他憎恶听到这个名字。

    花梦黎钻进了他的怀里,瑟瑟发抖,“他……他是时聪,花晓芃以前的男朋友,他……他是鬼!“

    “姐,你认错人了,他不是时聪,是秦如琛,秦家的大少爷。”花晓芃赶紧走了出来,她就知道花梦黎一旦见到秦如琛,他们的秘密就保不住了。

    但纸包不住火,花梦黎住在这里,迟早都会见到秦如琛,这是没有办法避免的。

    秦如琛幽幽的扫了她一眼,“原来你就是花梦黎。”他嗤笑一声,把目光转向了陆谨言,“最近大家都是在讨论你的眼光问题,没想到堂堂的龙城第一少,眼光会这么low。”

    这话是从陆谨言的左脸扇到了花梦黎的右脸。

    花梦黎在心里发狂,她从来不自觉的自己会花晓芃差,她端庄贤淑,美丽高雅,花晓芃连她一个脚趾头都比不上。

    她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保持平静。

    原来这个男人不是时聪,而是秦如琛,陆锦珊的未婚夫。

    这就有趣了,他竟然和时聪长得一模一样。

    陆锦珊跟她说,花晓芃之所以没有被休,是因为没有犯错,陆家只有犯错的儿媳妇才会下堂。

    她正想着,怎么让花晓芃犯错,机会就送上门来了。

    如果要说花晓芃想勾引他,连证据都不需要找了。

    “天啊,晓芃,锦珊的未婚夫怎么跟你最爱的时聪长得一模一样,你不会把他当成时聪吧?”她故意拔高了声音,好让里面的人都听到。

    陆锦珊从里面跑了出来,仿佛也找到理由了,“我就说花晓芃一直在勾引如琛吧,你们都不信,觉得是我疑神疑鬼,现在铁证如山了。她把如琛当成了他的前男友,所以千方百计的暗中勾引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