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是进,还是不进呢
    第一百一十八章是进,还是不进呢

    “我正有这个打算,像我们这种名义夫妻,本来就不该有孩子。而且你已经要当爸爸了,我的孩子对你和花梦黎来说,就是累赘。”

    她像是故意在挑衅,她的脸上有一种心灰意冷的神情,仿佛冰从眼睛一直凝结到了心底。

    他的心里某个地方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

    他发现,她和从前不同了,消极的就像一个没有火种的炉灶,就像一个濒死的人放弃了求生的**,完全听天由命了。

    “花晓芃,还记得你每天的任务吗?”

    “你还想听我唱征服?”她幽幽一笑,那表情就像秋风里飘零的落叶,像从夕阳下飞过的孤鸿,凄美而绝望。

    “一个人在不知道结局的时候,才会想要争取,想给自己一个美好的结果,但已经知道结局了,又何必做无用功,浪费时间呢?”

    她从柜子里搬出了自己的地铺,自顾自的铺好后,躺了下去,用被子蒙住了头。

    他不停的从牙缝里吸着气,胸腔沉重的鼓动着,里面的怒火越烧越旺,几乎要裂腔而出。

    他一把掀开了她的被子,欺身而上,“你是在考验我的耐性吗?”

    “如果你觉得我在这里只会惹你生气的话,我可以搬到其他房间去住,不打扰你。”她一瞬不瞬的看着他,那种万念俱灰的眼神,就像一把锋利的刀,从他的心脏上划了过去。

    “你哪也不准去!”他暴跳如雷,狠狠的封住了她的唇。

    这不是吻,是惩罚,这张恼人的嘴已经快把他气疯了,真想把里面所有的伶牙俐齿全都拔掉,一颗不剩。

    她用力地在他肩头捶了两下,突然觉得胃里翻江倒海,十分的难受。

    他从来都不会因为她的挣扎而放过她,吻得更加粗暴,更加用力,让她快要透不气来了。

    她觉得自己要吐了,狠狠的咬了下他的唇,他闷哼一声,放松了力道。

    她趁机使出全身的力气,把他推开了。

    这个动作就像火上浇油,见她站起来想跑,他暴躁的一把拽住她的胳膊,把她拉了回来。

    这个女人越来越放肆了。

    他要让她三天都下不了床,看她还敢不敢跟他对抗!

    一股酸水从花晓芃的胃里涌了上来,他压着她,她动不了,一口酸水全都喷在了他的身上。

    这个举动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这个女人竟然用这种方式来反抗他?

    花晓芃来不及跟他解释,捂着嘴往洗手间跑,“哇——”她吐得昏天暗地,整个人都站不住了,瘫软在地上。

    陆谨言这才意识到,她不是在挑衅他,而是真的不舒服。

    他脱下衬衣,扔到了垃圾桶里,走向洗手间,“花晓芃,你怎么了?”

    “别进来,脏!”她虚弱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他现在只想知道她怎么样了,哪里还会想别的,立刻拧开了门。

    她坐在地上,脸色惨白的像一张纸,没有一丝血色,连嘴唇也泛了白。

    “见鬼。”他从喉咙里咒骂一声,把她打横抱了起来,“很难受吗?”

    “可能刚才杨梅吃多了,胃有点难受,睡一觉就好了。”她有气无力的说。

    他直接把她放到了床上,让她受宠若惊,上一次荣幸的睡到他的床上,是发烧。

    好像她一生病,他就会变得温柔一点。

    “我还是睡自己的地方,免得把你的床弄脏了。”

    “我自己都脏了,还在乎一张床吗?”他嗤笑一声,拉上被子,替她盖上了。

    “对不起。”她有些忐忑的抓住了被角。

    他没有发狂,没有把她直接从窗户踢下去,她是不是应该感激涕零?

    “欠我一个晚上,下次连本带利还回来。”他嘴角划开一道邪肆的冷弧,转身走了出去。

    很快他就回来了,扔给她一盒益生菌,“赶紧吃,明天必须好起来。”他的语气极为霸道,隐藏着某种威胁。

    她有点晕。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完成的命令,她也希望快点好呀,可是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不是她可以控制的。

    “我睡觉了。”她闭上了眼睛,这个时候,还是三缄其口,默默装死比较好。

    陆谨言去浴室沐浴了,她原本以为他会嫌房间被她吐脏,不进来了,没想到他竟然会回来,还躺到了她的身旁。

    人家说跟细菌待久了,抵抗力会增强。

    跟她这种脏女人待久了,他的抗污能力好像也增强了。

    这应该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的同床共枕。

    以前,他想要的时候,会在地铺上、沙发上或者桌子上做,做完就各回各位睡觉,从来没有真正睡在一起过。

    不知为何,她的心突然砰砰直跳,有点紧张。

    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平复心跳,然后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大家楚河汉界,各不相干。

    没想到,他的铁臂突然就伸过界来,揽在了她的腰间,大手一路向上游弋,握住了她的球儿。

    天啊,这是她身体的一部分,不是他的玩物,他这样明目张胆的骚扰,让她怎么睡?

    她想求他放下来或者直接掰开他的手,但一想到惹火了他,没准就直接来个霸王硬上弓,只能忍住,强迫自己习惯、适应。

    他的手就这么抓着,也没乱动,呼吸均匀而轻缓,仿佛已经睡着了。

    她在心里数着羊催眠,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趴在他的身上,两条腿儿大张着,骑在他的腰间,像只青蛙。

    她羞赧无比,一股热浪从脖子冲到了头皮。她一抬起头,就对上了他墨黑的眸子。

    他正用着一种玩味的、邪魅的目光看着她。

    “你的睡相,还挺特别的。”他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漂亮的弧线,半带讥诮,半含调侃。

    她的脸更红了,像个熟透了的华盛顿苹果。

    她想要溜下来,被他两只铁臂禁锢住。

    她不自觉的扭动了下,惊恐的发现他的庞然大物正抵触在她的闺房门口,虎视眈眈,蓄势待发。

    “都到门口了,你说我是进,还是不进呢?”他邪恶一笑,眼里燃起一道欲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