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想要孩子
    第一百一十七章不想要孩子

    花晓芃确实被打击了一下,但这是她早已知晓的事,并不惊讶。

    她很清楚,花梦黎是在向她示威,她不能一直被她压着,否则以后她会变本加厉。

    “我看未必,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一个女人,什么阻碍都是浮云。犹犹豫豫的,只能说明不是真爱。”

    花梦黎的嘴角像被刺了一下,狠狠一阵抽搐,这话扎进了她的心坎里。

    “谨言跟我说,他迟早要跟你离婚的,让我暂时忍耐。我们是姐妹,我也不想这么对你,但我的孩子不能是私生子,他是你的外甥,跟你是有血缘关系的,我相信你能够体谅,成全这个可怜的孩子。”

    她又装出了楚楚可怜,需要同情的模样。

    花晓芃耸了耸肩,面无表情,“这话你去跟陆谨言说吧,下午的时候,我已经跟他说过了,只要他提出来,我随时签字。”

    花梦黎才不相信她会这么爽快,不过是在骗她而已,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幽幽一笑,“我一定把你这句话告诉谨言。”

    她一回去,就赶紧让阿竹去找陆谨言,说自己吐得厉害,吃不下东西,这样陆谨言就会过来了。

    一看到他,她就装出了极为痛苦的模样,“谨言,我好难受啊,一吃就吐,怎么办?”

    陆谨言的脸上没有表情,淡淡的吩咐阿竹去找医生。

    “不用。”她赶紧摆摆手,“我觉得是宝宝最近不开心,在惩罚我。我一点都没用,他一出生就会是私生子,没有身份,没有地位,长大了还会被周围的人嘲笑。我看过好多电视剧,私生子长大了,都会很自卑,性格内向,没有办法健康的成长。谨言,你说我们的孩子以后该怎么办呀?”她说完,就哭了起来。

    一道犀利之色从陆谨言眼底一闪而过,“你想怎么样?”

    “我……我就是想给孩子一个身份。”她垂下了头,声音很低,但很清晰。她不能说自己要转正,孩子是最好的挡箭牌。

    陆谨言的目光变得冷了,仿佛从冰山上散发出来的寒光,“花晓芃会一直是我的妻子,你要愿意可以留在我的身边,不愿意随时可以走。”

    这话就是一瓢冷水从花梦黎的头顶无情的淋了下来,淋得她心窝发冷,手脚发凉。

    这下子,她明白陆谨言的意思了,他根本没想过让她转正,只是想像陆宇晗一样享受齐人之福。所以他才没有离婚。

    她怎么可能当妾?

    正妻的位置本来就是她的,花晓芃是鸠占鹊巢,必须要给她让位!

    她想要尖叫,想要呐喊,但她不敢,要是这样,就真的完了。

    “谨言,你误会我了,我只是想……等孩子生出来,让晓芃把她认作自己的儿子,这样他就不是私生子了。我们是姐妹,她跟孩子是有血缘关系的,认他当儿子也不过分吧?”

    陆谨言深黑的冰眸闪动了下,有了一点微暖的光,“我就知道你是个识相的女人。”

    她顺势抱住了他,“谨言,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有没有名分都无所谓的。我不在乎这些虚无的东西,我在乎的只有你的心。”

    他抬手抚了抚她的头,动作也变得温和了,“这样才可爱。”

    她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将脸上的不甘和愤恨全部掩藏了起来。

    她不能着急,要先得到他的心,才能打败花晓芃,夺回所有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另一个房间里。

    司马钰儿来看花晓芃了。

    她知道花晓芃肯定会因为花梦黎的事,心里不舒服的。

    “晓芃,在权利场上叱咤风云的男人,从来都是女人追逐的对象,偶尔的寻欢作乐、逢场作戏是很正常的事,几乎没有人是例外的。你把心放宽一点,看开一点,就能好受一些了。”

    花晓芃凄迷一笑。

    她当然明白这一点了。

    身边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几乎成为权贵们的人生写照之一了。

    她哪里敢奢求所谓的专一。

    只有阿聪,才能真正给她想要的婚姻和爱情。

    可是阿聪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的人生注定要被毁掉,毁在陆谨言的手里。

    “我从来没有抱过什么希望,所以也无所谓失望。”

    “不要就这么放弃谨言,给他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你们相处的时间还不长,等时间长了,就会有感情了。”司马钰儿宽慰道。

    花晓芃在心里自嘲一笑。

    她可以给陆谨言机会,但陆谨言一定不会给她机会,他对她的感情只有厌恶、嫌弃、鄙视、嘲弄,永远都不会变。

    “强扭的瓜不甜,感情是强求不来的,在我和花梦黎之间,他更喜欢花梦黎。”

    司马钰儿叹了口气,陆谨言是怎么想的,她也不知道,不过在豪门里,一向是母凭子贵,女人有了孩子,确实是优势。

    “晓芃,你和谨言没有避孕吧?”

    “没……没有。”花晓芃微微一震,低下了头,她明白司马钰儿的意思。从前她也想过,有个孩子会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一点,但现在,她放弃了。

    她不要怀孕,不要有孩子,因为她已经决定离开了,等钱一存够就走。

    司马钰儿拍了拍她的手,“这个月,有来月事吗?”

    她惊愕的颤动了下,算一算,好像已经超过时间了,不过也没有超过很久,就几天而已。

    她的大姨妈一向不太准时,超过几天是很正常的事。

    她已经想过了,等这次的姨妈一过,就去买避孕药吃,一定不能让自己怀孕。

    “我应该不会怀孕的。”她低低的说。

    “这可说不准,还是注意一点的好。”司马钰儿正说着,陆谨言就进来了。

    他刚好听见最后一句话,就随口问了句,“要注意什么?”

    司马钰儿笑了笑,“你们没有设防,晓芃可能会怀孕,所以你们要注意一下,尤其是你,要有所节制。万一她真的怀孕,你那样会伤到孩子的。”

    这话说得有点直接,陆谨言露出了一点古怪之色。

    他估计小刺猬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他的种子也是挑人的。

    她太差了,他的种子看不上。

    司马钰儿离开之后,他勾起了花晓芃的下巴尖,“你想给我生孩子吗?”

    “不想!”她毫不犹豫的说。

    一道极为凌冽的寒光从他眼底划过,“很好,从下个月开始,你乖乖吃药,你没资格给我生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