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求你淘汰我
    第一百一十六章求你淘汰我

    陆谨言听说过怀孕会改变女人的脾性,所以看在那天晚上的份上,原谅她,“有事找阿竹。”

    他毫不犹豫的走了,直接去找花晓芃。

    在大厅里,这个女人故意逃走,让他很不爽。

    看到他走进来,陆初瑕撇撇小嘴,“老大,你是不是喜欢嫂子的姐姐,不喜欢嫂子了?”

    陆谨言幽幽的飘了花晓芃一眼。

    他什么时候喜欢过这个女人?

    从来没有!

    只有厌恶,无比的厌恶!

    至于花梦黎,他喜欢的是那天晚上的她,不是现在的她。

    现在的她,就跟他身边众多的庸脂俗粉一样,像哀哀乞怜的哈趴狗。

    但***深,他还是愿意再给她一次改变的机会。

    “大人的事,小孩子就不要管了。”他轻轻的捏了下她的小脸蛋。

    “我是担心,你不爱嫂子了,嫂子就会跟你离婚,变成别人的嫂子了。”小萝莉歪着脑袋,一本正经的说。

    “她没这个本事。”陆谨言浓眉微挑,抛出一丝轻蔑之色。

    他笃定,花晓芃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的。

    花晓芃自顾自的拼着积木,像是没有在听他说话,心里却是充满了想法。

    陆谨言肯定是想像公公一样一妻一妾,二女共侍一夫。但她和花梦黎是不可能共存的。

    花梦黎不会甘心做妾,一心想上位,难免各种兴风作浪。

    而她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最好的办法就是她离开。

    “其实我走,你和花梦黎结婚,挺好,happyending,完美大结局。”

    有抹绯色钻进了陆谨言的眼睛里,“不思进取的女人就该被淘汰。”

    “那你淘汰我好了,我又不愁嫁,离开你,总能找到一个真心爱我的人。”她的声音慢慢悠悠,满不在乎,似乎对她而言,他只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他俊朗的浓眉拧绞成了一道直线,抓起她的胳膊,把她从垫子上提了起来,“回房间。”

    她没有挣扎,不想小萝莉以为他们在吵架。

    “小瑕,我待会再陪你玩。”

    “你们要去玩游戏吗?”陆初瑕问道。

    “我们讨论一下人生。”花晓芃尬笑。

    回到房间,陆谨言一脚踢上了门,把她甩到沙发上。

    “花晓芃,你是不是时刻都在想着找下家?”

    “如果终究是要离婚的,未雨绸缪,也没什么不好。”她耸了耸肩,语气淡淡的,就像一阵破窗而入的夜风。

    “你就这么想离婚?”他额头上的青筋滚动起来,嘴角绷得紧紧的,他在咬牙,她的话惹火了他,让他怒火中烧。

    她扬起头来,看着他,带着一种不怕死的、挑战的勇气,“花梦黎要的是正妻的位置,而我要的是一心一意的丈夫,我们之间不可能和平共处。”

    “一心一意?”他嗤笑一声,充满了无尽的讽刺,“你配吗?”

    “对你来说,我不配,所以最后的结局一定是我离开。”她毫不犹豫的,直白干脆的回道。

    他的内心深处,有一根神经抽动了下,像是被什么东西刺到了,“如果不是呢?”

    她微微一怔,从来没有想过还有第二种可能,也不可能有第二种,“你会让花梦黎离开吗?”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他的声音里,有种蛊惑的意味。俊美的面庞覆盖上来,几乎要贴上她的,灼热的呼吸扑散在她的唇瓣上,仿佛间接的接吻。

    她有点晕晕乎乎的,无法去思索他的意思,也不想去思索。

    她没有这个本事,他们连孩子都有了,她还能做什么呢?

    “如果你想通了,要离婚的话,随时可以提出来,我还是上次的条件,只要你答应,我立马签字。”

    她说得好干脆,没有一丝犹豫,没有一点留恋。

    陆谨言的怒火越烧越旺,怒气越冲越高,一丝戾气从脸上划过,他扬起拳头暴怒的砸向茶几。

    茶几玻璃发出一阵刺耳的炸裂声,一道巨大的雪花纹蔓延开来。

    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下意识的蜷缩到了沙发的一角。她不明白,他为什么又生气,她说得话明明每个字都对他有利。

    她不会缠着他,也不会赖着他,难道这样还不够吗?

    他的目光变得阴鸷无比,整张脸似乎都在冒火,“你可以祈祷,在临死之前,我开恩放过你。”

    每个字都是咬碎了从牙缝里吐出来的。

    说完,他就暴怒的走了出去。

    他猛地一摔门,用力很大,“砰”的一声响,整个房子似乎都在震动,像出了十二级的地震。

    她感觉自己像个泥人一般被震碎了,碎成一片一片,再也合不拢。

    陆谨言怒气冲冲的进了健身房,把里面五个沙袋都打成了稀烂,但还不足以发泄他心头的怒气。

    这个女人一点都没把他放在眼里,实在是野性难驯。

    他就不信征服不了她。

    总有一天,要让她像其他哈趴狗一样,匍匐在他脚下,跪舔、哀求!

    今晚,是一轮满月。

    看了一会电视,花晓芃就去花园散步,没想到正好碰到花梦黎。

    “晓芃,你可不可以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从来没打算离婚,离开陆家只是想惊动所有人,为你申冤,把我赶出去?”

    花晓芃嗤了声,觉得很好笑,“花梦黎,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上位吗?”

    花梦黎一尘不变的、伪装的和善面孔里,有了羞恼之色,这里没有别人,她不想装了。

    “这本来就是我的位置,如果不是你使出阴谋诡计,用假资料来吓我,我根本就不会逃婚。”

    花晓芃狠狠一怔,猛然发觉自己竟然背了一口大锅,“你以为是我寄的资料?我有那闲工夫专门跑一趟龙城,给你寄快递吗?我要真想当豪门阔太太,当初你妈闹翻天,我也不会让给你。”

    花梦黎根本不相信她的话,满眼的仇恨,“你当然不会承认了,你要认了罪,就会被陆家赶出去了。”

    “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你威胁不了我。还有一件事,你也最好弄清楚,不肯离婚的人不是我,是陆谨言。我可是签好协议书搬出去了,是陆谨言撕了协议书,逼我回来的。”

    她一针见血,每个字都像子弹狠狠的击打在花梦黎的死穴上。

    她确实亲眼看到陆谨言撕毁了协议书。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难道他还舍不得花晓芃吗?

    “谨言爱我,他亲口说他不爱你,只爱我,他一定是迫于家庭的压力,才不离婚的。”

    她不能让花晓芃得意,要狠狠的打击她,保证自己一直处在上峰的位置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