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的肚子怎么没有动静
    第一百一十五章你的肚子怎么没有动静

    她要时时刻刻给花晓芃泼脏水,把她黑到体无完肤,让陆宇晗知道,她才是懂事识大体的好儿媳妇。花晓芃只会给陆家抹黑。

    花晓芃微微一笑:“不好意思,让姐姐失望了。”

    这是一语双关,一是指自己没有做错过任何事,二是指,她杀回来了,让她小三上位的希望落空了。

    花梦黎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但依然维持着平静,声音还是细细软软的,“晓芃,我知道你一点点的小事情都会在心里介怀很久,这次,你千万不要记恨伯母和谨言。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你要记恨就记恨我好了。”

    她要让众人知道,花晓芃是一个小肚鸡肠,心胸狭窄的人,这样以后她就能方便诬陷她、对付她了。

    她不可能坐以待毙,任由她占着她的位置不放,无论如何,都要把她赶走。

    花晓芃幽幽的瞅着她,嘴角勾起嘲弄的冷笑,“姐,老是演绵里藏针这种戏,累不累?”

    轻飘飘的一句话,一针见血,花梦黎被骤然揭了一层皮,恼火不已。

    在打嘴仗上,她是胜不了花晓芃的,她胜在会装、会演、会哭。

    这会,她的神情仍旧是温和的,“唉,怕了你了。你呀,就是嘴皮子厉害,黑得可以说成白的,好的可以说成坏的,对的也可以说成错的。我从来都说不过你的。谁让我是你姐姐呢,姐姐就该让着妹妹。”

    这话既是在暗指花晓芃扭曲事实,诬陷自己,也是在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不过有人就是让她下不去,“我看你一点都不是个好姐姐,说妹妹的坏话,还抢妹妹的老公。嫂子有你这样一个姐姐,真是人生一大悲剧。”陆初瑕朝她吐吐舌头。

    她是坚决站在花晓芃这一边的,而且她也有一张伶牙俐齿,跟花晓芃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花梦黎仿佛被扇了一记无形的耳光,打得脸颊生疼。

    不过她能忍。

    这是她的杀手锏之一。

    她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一脸亲和的笑容。她很清楚自己是绝对不能对陆初瑕发脾气的,她可是公公的掌上明珠。

    “小瑕,姐姐肚子里有一个宝宝了,他是你未来的小侄子。如果姐姐不和哥哥在一起,小宝宝就会没有爸爸,你说一个小孩子如果没有爸爸,是不是会很惨?”

    陆初瑕眨了眨眼。

    大人之间复杂的三角恋,她是不可能懂的。

    她转头瞅了陆谨言一眼,“老大,你为什么不把小宝宝放在嫂子的肚子里,要放到她姐姐的肚子里?”

    陆谨言狠狠的呛了下,眼睛不自觉的在花晓芃平坦的小腹上飘了一眼。

    这种事不在他的掌控范围。

    他跟花梦黎只有过一次,就中招了。

    跟花晓芃这么多次了,半点动静都没有,难不成这个女人有不孕症?

    “这种话题,少儿不宜。”他揉了揉小萝莉的脑袋。

    花晓芃也有些尴尬,牵起了小萝莉的手,“小瑕,嫂子带你去拼乐高积木吧?”

    “好呀。”陆初瑕咧嘴一笑,和她一起上了楼。

    她一走,花梦黎就乘机站到了陆谨言的身旁,伸出手来握住了他的手,“谨言,我有点怕。”她极为小声的说,声音恰出她口,入他耳。

    陆谨言任凭她握着,也没掰开,就像是承认了她小妾的地位,“先回房吧。”他低沉的说。

    “那地方空荡荡的,就我一个人,我害怕,你能陪我一起去吗?”花梦黎可怜兮兮的瞅了他一眼,珠泪盈睫,我见犹怜。

    陆谨言点了点头,带着她走了出去。

    陆宇晗望着他的背影,开始为儿子的眼光担忧了。

    原本以为凭他的能力,任何事都不需要他操心,没想到他弄得是一塌糊涂。

    他不希望他步上自己的后尘,不是每个人都会像司马钰儿一样,还能原谅他,委屈的陪在他的身边。

    花晓芃外柔内刚,性格坚韧而倔强,她不可能一直委曲求全的待在这里。

    长期这样下去,她一定会离开的。

    而一旦她走了,就不会再回头。

    儿子就算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副楼和主楼有一条长廊连接着。

    从陆初瑕的游戏室刚好可以望见长廊。

    花晓芃透过落地窗,看到了陆谨言和花梦黎。

    花梦黎挽着他的胳膊,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或许是在撒娇,或许是在寻求慰藉。

    总之,两人看起来要多亲密,有多亲密。

    要多恩爱,有多恩爱。

    她就像是个第三者,硬插在了他们中间,破坏了他们的美好姻缘。

    陆初瑕也看到了,小嘴嘟得高高的,“嫂子,完蛋了,老大看起来真的挺喜欢你姐姐的,她肯定是狐狸精变得,你不能被她打败了,赶快把老大抢回来。”

    有丝凄迷的笑意从花晓芃的嘴角流溢出来,她不喜欢做这种无聊的事,为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劳心劳力,太不值得了。

    或许她可以和花梦黎谈谈,让她说服陆谨言跟她和平离婚。

    只要他愿意把两千万给她,她就立马消失,去到一个让他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

    陆谨言把花梦黎送进了房间,“阿竹会在这里照顾你,有什么事就叫她。”

    他转身准备离开,被她从后面抱住了,“谨言,别走,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陆谨言掰开了她的手,“我得回去了。”

    “可是我一个人害怕,肚子里的宝宝也会害怕的。”她睫毛一闪,两滴眼泪就滑落下来。

    陆谨言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抚了抚她的头,“阿竹会陪着你。”说完就径自往外走。

    他不是几滴眼泪就能融化的男人。

    “谨言!”她直接追了出去,“你可不可以跟宝宝说会话再走?你好多天没回来,它都想爸爸了。”

    孩子就是她的杀手锏,她一定要好好的利用。

    陆谨言露出了一丝不耐之色,他很烦黏度太高的女人,“作为女人,要懂得适可而止,明白吗?”

    他的语气并不重,但在花梦黎听来就像一块巨石撞击在胸口,她啜泣了起来,“对不起,可能是因为怀孕,我的情绪特别不稳定,越来越多愁善感了。”

    她的态度转变很快,很会为自己找借口。

    现在的处境对她很不利,她必须要想办法扭转,不能让花晓芃骑到自己的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