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专属发泄用品
    第一百一十三章专属发泄用品

    就在刀尖触到脉搏的刹那间,一道狂风般的力量袭卷而来,攥住了她的手腕,对方五指微微一用力,匕首就从她的指间掉落下来。

    转过头,看到面具男子,她惊恐无比,使出一股蛮力推开了他,想去捡匕首,被他一把拽了回来,圈禁在强悍的铁臂中。

    “放开我,你这个魔鬼,我杀不了你,我杀我自己,我杀我自己总可以吧。”她用着沙哑的声音吼叫,原本的恐惧全部化为了愤怒。

    “原来你还带点贞洁烈女的潜质。”男子换上了正常的声音,这个声音低沉而充满磁性,是她无比熟悉的。

    她浑身辗过了剧烈的痉挛,张大了眼睛直直的盯着他,唯恐自己听错了,“你……你是谁?”

    陆谨言摘下了面具,露出他邪肆而俊美的面庞。

    她差一点吐血而死,带着极度的羞恼,她一头朝他的胸膛顶去,“你这个变态、疯子!”

    “这是对你红杏出墙的惩罚!”他薄唇划开阴戾的冷笑。

    “我没有红杏出墙。”她委屈的要命,他总会变着花样带给她地狱般的折磨,层层升级,一层更比一层狠辣。

    他的眉头蹙拢了起来,眼睛里闪着狮子般阴沉的寒光,“前天晚上你跟哪个男人在一起?是你找到的下家吗?”

    她颤动了下,脸色微微泛了白,这似乎是心虚的表现,他压制在胸口的怒火瞬间就窜烧起来,“花晓芃,我真是小看你了。”

    他猛地把她提了起来,走到了挂着锁链的地方,像是又要把她拴起来,严刑拷问。

    她吓坏了,恐惧的大叫:“我没有找下家,前天晚上我……我在超市遇见了姐夫,就一起买了点东西,我哪来的下家呀。”

    “秦如琛?”他狠狠一震。

    她点点头。

    他有一瞬的惊讶,然后就全部变成了恼火。

    连秦如琛竟然都能比他先找到她!

    “他是怎么找到你的?”

    “打电话。”她嗫嚅的说。

    “你的手机一直是关机的!”他郁闷,难道这个女人把他拉黑了?

    “他在我关机之前打得。”她回答的小心翼翼,唯恐一不小心又惹恼了他。

    “为什么关机?”

    “我换号了?”

    “为什么换号?”他一连串的问题狂轰滥炸。

    “我……我想跟过去一刀两断,重新开始。”她的声音微微拔高了些,“既然我们已经离婚了,以后就互不相干,不要再见面了。”

    她说得坚定而干脆,没有一丝留恋,他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击了一下,微微一抖,“我把协议撕了。”

    “为什么?”她惊跳。

    “你只能净身出户!”他阴鸷而沉郁的说。

    她犹如五雷轰顶,脑袋里嗡嗡作响,“凭什么,我不是过错方!”

    “你嫁过来的只是一具肮脏的驱壳,这就是最大的过错!”他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了出来,每个字里都充满了无尽的嘲弄和讽刺。

    屈辱的泪水涌进了她的眼眶,密室里的一切和他可恶的面庞全在泪雾之后浮动,她努力想要平复自己的情绪,但被越来越被升高的愤怒弄得呼吸急促,胸腔燃烧得要爆裂开来了。

    “陆谨言,你这个混蛋,大混蛋!”她挥动着拳头发疯般的在他的肩头捶打,她快要气疯了,满心的怨恨,她恨死这个男人了,“我有律师,我要跟你打官司。”

    “我看看哪个律师敢接!”他任凭她打,她那点小力气就是隔靴搔痒。

    她打累了,就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许许多多的委屈、悲愤、无奈、痛苦和几乎要把她压垮的沉沉重担,都化为悲伤的哭泣,像洪水一般汹涌澎湃,一发而不可控制。

    陆谨言在旁边看着她,面无表情,脸上像带了一个面具,但眼睛格外的深沉难测,就像无底的深潭。

    “从现在开始,只要你乖乖当傀儡,我每个月多给你十万零花钱。”他慢慢悠悠的说,语气像在谈判。

    她抽噎着,瞪着他,这话明显就是不离婚的意思,她不明白,他到底想做什么?

    “你不是喜欢花梦黎吗?你们连孩子都有了,为什么不跟她结婚?”

    “这不是一个傀儡该过问的。”

    他轻描淡写,刻意的遮掩了潜藏的心思。

    喜欢和**难以成正比。

    他对花梦黎有好感,但没有办法产生**,那晚的美好再也不复存在了。

    而她,让他满满的厌恶,满满的嫌弃,却随时随地能让他荷尔蒙迸发。

    此刻,她倔强的面孔,挑衅的眼神,不驯的语气,又让他征服欲爆棚,肾上腺素澎湃激荡。

    他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朝外面走去。

    她这才发现,原来外面就是房间。

    “我手疼,脚疼!”她像是变相的抗议,不想被他宠幸。夫妻之事,她从来没有自愿过。

    他拿来了药箱,让她自己涂药。

    等她一涂完,他就欺身而上。

    他的荷尔蒙已经蓬发到极致,急于喷泄。

    昨天晚上,他才做到一半,她就晕过去了,他只要了一次,这对他而言只是前奏,是远远不够的。

    “小刺猬,老实交代,你到底有过几个男人?”

    “……两个。”她抿住了唇。

    “你要敢说谎,里面的工具,我让你试个遍。”他霸道而阴森的威胁。

    她咽了下口水,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眼神坦然而直白,“在嫁给你之前,我只有过一次。”

    他的目光闪动了下,像是有什么东西被融化了,但表情依然硬冷,“一次也脏了。”

    他有深度洁癖,只要完璧之身,被人用过的东西都是脏的,哪怕一次也一样。

    “随你怎么想。”

    她无所谓。

    这原本也是她的一个心结,但知道对方是许若宸之后,这个结就解开了。

    “你不会再有第三个男人。”他斩钉截铁的说。

    从今往后,她是他的专属发泄用品,专属充气娃娃,仅供他解决生理需求。

    她的心揪了起来,她不会一直待在他的身边,任凭他欺凌,只要存够了钱,她就会离开,一定会离开!

    他俯首吻住了她的唇。

    她的味道和花梦黎的不一样。

    花梦黎虽然干净,却让他看感觉像只小狗在舔着自己。

    而她,是个女人,实实在在的,满身都是雌性荷尔蒙的女人。

    她闭上了眼睛,心里、脑子里全是他和花梦黎之间的缠绵,几乎是下意识的,她一把推开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