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被虐待狂关进密室
    第一百一十二章被虐待狂关进密室

    花晓芃从昏迷中醒过来,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狭小的房间里。

    这里很昏暗,没有窗户,只有一盏微弱的灯散发着幽幽的冷光,像是地下室,又像是密室。

    她的手被铁环拷着,脚也被铁环拷着,形成了一个大字型。

    这是哪里?

    她被绑架了吗?

    她惊恐的环顾四周,左面墙上挂着头套、绳子、项圈,右边墙上挂着铁夹、匕首、皮鞭。

    她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电视剧里变态虐待狂的作案现场。

    天啊,她遇到变态了吗?

    会不会被折磨致死?

    先奸后杀,或者先杀后奸?

    没准还会被砍成两截,割开嘴巴,掏空内脏,做成“黑色大丽花”!

    呜……

    她不能就这么死了,她还没有拿到钱去救小锋呢,如果在离婚手续办好之前就死了,陆家就不会给她钱了!

    “救命啊!有没有人啊?救命啊!”她扯开了嗓子,拼命的叫喊。

    可是房间里只有自己的回应。

    这里很有可能是隔音的,她叫破了嗓子,都不会有人应。

    她死定了吗?

    今天这个地方就是她的魂断之地?

    就在这时,密室的门“哗”的一声被推开了。

    一名穿着黑色长袍的男子走了进来,那一身的漆黑,与黑暗融为一体,就好像从地狱里走出来的死神。

    他戴着一副银色的面具,昏暗的灯光洒落在上面,反射出冰冷的寒光,犹如利刃一般的狰狞。

    她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你是谁啊,放开我,放我出去!”

    男子沉默未语,缓缓的走到她的面前,冰冷的目光从面具里直射出来,把她从头刮到脚。

    “知道我会怎么惩罚荡.妇吗?”

    他的声音极为低沉,不是正常的说话方式,像是刻意压制着声带,改变了语调,不让她辨认出来。

    “我不是荡.妇!”她几乎是在叫喊,虽然她知道不会有人听到她的呼喊,但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大叫,希望恰好能有一点声音传出去。

    男子藏在面具背后的脸孔充满了暴风雨来临前的阴沉之色,修长的手指抬起,抓住她的衣襟,猛地一撕,单薄的裙子被撕裂成了两半,从她的身上滑落下来。

    他的手指抚上了她的胸口,恣意的玩弄,仿佛那是个供发泄的捏捏乐。

    她的脸色一片惨白,连嘴唇也失去了颜色,她拼命的扭动着身体,想要摆脱他,但无济于事。

    “放开我,不要碰我!”她失声痛哭。

    男子微微倾身,薄唇附在了她的耳边,银色的面具贴着她的脸,冰冷无比,“做一次一千万。”

    “你休想,我不要你的钱,一分钱都不要。你放开我,放我走!”她撕开了嗓子,几乎是在咆哮。

    这个变态还不知道会对她做出什么事来,没准是用鞭子抽,没准是用夹子夹,不把她折磨到死,是不会罢休的。

    一声讥诮的冷笑从面具里散发出来,“嫌少吗,两千万怎么样?”

    “我不是技女,你就算给我两个亿,我也不会答应的。”因为过度的羞愤,她的脸由惨白变成了绯红。

    “你答不答应,有区别吗?”男子低哼一声,三下五除二将她所有的遮蔽都撕碎了,让她完完全全的暴露在他面前。

    强烈的恐惧如黑色浊流一重一重的将她包围,她知道自己逃脱不了了,但她不想乖乖就范,哪怕只剩下最后一丝力气,她也要抗争。

    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拼命的、发疯般的挣扎,手脚上白皙的肌肤被铁铐磨破了,溢出血来。

    “不要白费力气了。”男子阴鸷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徘徊,滚烫的呼吸几乎烫伤了她的肌肤。

    她撇开了头,“你知道陆谨言吗?龙城最冷血的男人。我是他的妻子,上一个敢碰我的男人就被他阉了,变成了太监。你要是碰了我,他会杀了你,把剁碎了喂狗。”

    男子深黑的冰眸在面具背后闪动了下,有种难以形容的硬冷之色从眼底一闪而过,“他不会要一个荡.妇。”他一个字一个字凛冽的吐出来,如同烙铁般的火热抵触在了她的身前。

    她感觉到了,使出了最后的力气扭动着身体,不让对方进入。她极度的痛苦,极度的绝望,脑袋里一片空白,连思想都被恐惧淹没了。

    她什么都想不到了,什么人也想不起来了。只有一个影子在眼前晃动,那是陆谨言的影子。

    “陆谨言,救命啊!陆谨言,你在哪里,救我,救救我!”她拼命的喊,扯开了嗓子,用最大的声音喊。

    她抱着最后的一缕残念,希望他能听到,能像上次那样,在最后一刻冲进来救她。

    可是,没有!

    门紧紧的关着。

    她望穿秋水,睁的眼睛都疼了,它也没有打开。

    她的身体被大大的撑开,畅通无阻。男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轻而易举的闯了进去,虽然并不粗暴,虽然并不疼痛,但她依然感觉自己被撕裂了。

    那撕裂的不是身体,而是灵魂。

    男人每撞击一次,她的灵魂就碎裂一块。

    生平第一次,她感觉到了无比的绝望,绝望到了不想再活下去。

    即便是酒店的那一次,她也没有这样想过。

    男人的大手游遍了她的全身,让她再也没有一处干净的地方,从里到外都没有了。

    她感到天旋地转,万念俱灰,眼前和心里都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了……

    密室里,依然是一片昏暗,没有白天,没有黑夜。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手脚已经没有了束缚,她躺在一张椅子上,不着寸缕。

    她没有动,就这样呆呆的躺着,望着天花板,她的泪水已经流干了,眼角都干涸了。

    那个男子肆虐的身影如同电影中变型的特写镜头,再次凶猛的朝她扑了过来,犹如洪水猛兽吞噬着她灵魂,犹如一把把利刃,从她的身体上一刀又一刀的划过去。

    她好脏啊,真的好脏了,怎么都洗不干净了,只能把自己毁灭掉。

    转过头,她看到了墙上的匕首,那尖利的刀刃散发出冰冷的寒光,刺痛了她的眼睛。

    像是发疯一般,她忽然就跳起来,冲了过去,把匕首抽了出来。

    她要结束这一切,结束她肮脏的生命。

    一抹绝望的、凄美的、决绝的笑容从她脸上浮现出来,她举起匕首,朝手腕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