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和我交往吧
    第一百零九章和我交往吧

    “太好了。”秦如琛笑了起来,带着几分兴奋,他从来没在意过陆锦珊,因为根本就没爱过她。

    “不过……”她把语气一转,“我不能帮你很久,等离婚手续办下来,我就要回江城了。”

    “晓芃,留下来吧,不要回江城了,你是个珠宝设计师,留在这里会有更好的发展。”

    带着一股冲动,他握住了她的手,她狠狠一震,下意识的抽了出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她垂下头来,一抹嫣红飘上了面颊。

    她要替小锋联系医生,安排他出国就医的事,还要去美国照顾他。爸妈不懂英文,在那边语言不通,什么都做不了。

    秦如琛望着她娇美的容颜,心里就像被拨动的琴弦,颤颤袅袅的。

    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这是心动的涟漪,从她走进他梦中的那一刻,他就爱上她了。

    “那我也到江城去,你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我可以帮你。而且,我也想看看南湖边的那棵老榕树。”他低沉的说。

    天知道,当他得知花晓芃和陆谨言离婚的消息时,有多么激动,多么的兴奋。

    这不叫趁人之危,陆谨言对她一点都不好,还跟花梦黎搞上了,他根本就不懂得珍惜她。

    离婚对她而言是一种解脱。

    如果换成是他,一定会好好的呵护她、爱她,让她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花晓芃看着他,恍惚间,他的影子就和阿聪的影子重合起来了。

    他不仅长得和阿聪很像,连声音也很像,每一次都会给她一种错觉,好像他就是阿聪,只是换了一个名字。

    “喝咖啡吧。”她给他倒了一杯咖啡,像是在转移话题。

    他接过来,正要喝,一只小白猫跳了过来,毛茸茸的小身子把他的手臂一撞,咖啡就溅洒出来,沾染了他的衣襟。

    “小雪团,你又顽皮了。”花晓芃轻轻的敲了下它的头,它是小莉养得猫,特别的顽皮,就喜欢和人捣乱。

    “没事,我去一下洗手间。”秦如琛摆摆手,站起身来,准备去洗手间,被她叫住了,“咖啡渍可不是擦一擦就能擦掉的,你赶紧脱下来,我帮你洗一下,不然就洗不掉了。”

    她拿了毯子过来,转过身,等他脱衬衣。

    秦如琛盯着她纤瘦的背影,忽然有一种想要从身后抱住她的冲动,如果她是他的妻子该有多好。

    喉结滚动了下,他咽下这份冲动,披上毯子,低低的说:“我好了。”

    她转了过来,接过他的衬衣,眼睛几乎是下意识的往他身上飘了过去

    时聪的身体是什么样子,她再清楚不过了,不过秦如琛的身体,还是第一次见。

    他们差不多高,都是186公分,时聪的皮肤很白皙,而他是古铜色的,晕染了阳光的颜色,应该是和他从事很多户外运动有关。

    他们的身材都很好,肌肉坚实、匀称而性感,不过,时聪稍微瘦一点,而他要健硕一点。

    当她的目光移到他没有被毯子遮蔽的肩头时,忽而就凝滞了。

    那里有一道小小的伤疤。

    她猛然一惊,一股强烈的困惑划过脑海。

    时聪的肩头也有一个伤疤,是和在街头调戏她的小混混发生冲突时,被匕首划伤的。

    为什么他的肩头也会有一个伤疤?

    “怎么了?”看她的眼睛突然瞪得比铜铃还大,他赶紧问道。

    “你……你的肩头怎么会有一个疤?”她愣愣的说。

    “好像是登山的时候,被岩石刮伤的。”他耸了耸肩,语气轻描淡写,他自己并不记得了,是听母亲说得。

    “哦。”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努力平复激荡的情绪。

    又是一个巧合吗?

    他们两个人怎么会有如此多的相似之处呢?

    “这个疤是不是很丑,把你吓着了?”他下意识的拉上毯子,把伤疤遮住了。

    “不是。”她使劲的摇摇头,“是我的朋友肩上也有一道疤,所以……”她咬住了下唇,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秦如琛茶褐色的眸子在灯光里幽幽的闪动了下,掠过一丝无法言喻的深沉之色,“我猜他是你之前的男朋友吧?是不是每次看到我,你都会想到他?”

    “对不起……”她抱歉的垂下了头,没有人愿意被当成其他人,尤其是像他这种光芒万丈的豪门公子。

    不过,秦如琛并不是这么想的,“有时候,我都觉得我不是自己了。最近我在研究灵异学,上面说两个长相相同的人,灵魂可能会相通。现在很多学说倾向于灵魂是一种脑电波。人死了之后,脑电波就会四处游荡,遇到可以和他发生共振的人,就会产生所谓的通灵现象。我在想我一定和你男朋友的脑电波撞到一起了,灵魂产生了交融。很可能现在,我既是秦如琛,又是时聪。”

    他说得慢条斯理,却让花晓芃狠狠的呛了下。

    她发现了,秦如琛的脑子里有很多古怪的理论,就像上次他说记忆不只保存在大脑里,人的每个细胞和器官都是有记忆的。她还从来没听说过呢。

    许若宸说过,他喜欢新鲜刺激的东西,研究这些奇怪的学说估计也是爱好之一。

    “你要真是时聪就好了。”她凄迷一笑,即便只有灵魂也无所谓。

    “你就把我当成他好了,我不介意的。”秦如琛脸上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意,“我想过了,我之所以会有他的记忆,并不是因为我见过你,而是灵魂相融导致的。在某种程度上,我可以算作是他了。”

    他的眼睛里闪着一点狡黠的微光。

    她对他还很疏离,但这样一说,就能更迅速的拉进他们的距离。

    他是有优势的,因为他有一张和时聪相似的脸,只要能得到她的心,暂时的充当他,也没有什么关系。

    花晓芃并不太懂他的这套奇怪理论,但是她很想相信那是真的。

    如果人真的有灵魂。

    如果时聪的灵魂真的可以和他的融合。

    那么,他就还存在着,没有消失不见。

    在她神思间,秦如琛走过来,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晓芃,他还在,他没有离开你!”

    他的声音里充满了蛊惑,她的思想开始恍惚起来,“阿聪,阿聪……”

    “晓芃,是我,我回来了。”他趁机俯首,轻轻的吻住了她的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