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主动勾引
    第一百零八章主动勾引

    陆谨言像是被一颗子弹击中,整个人都抽动了下,“奶奶……”

    他想要说什么,被老夫人摆摆手阻止了,“婚姻不是将就,你不需要为了任何人来勉强自己。回去,你就召开家庭会议,我会劝说你爸爸和其他长辈同意的。晓芃是个好孩子,她应该嫁给一个懂得珍惜她的男人。你不要,多得是人抢着要。没准这个月跟你离了婚,下个月她就被人抢走了。总之,按照她的性格,一旦离开陆家,就一定不会再回来了。”

    她的声音并不大,但陆谨言却感觉有一窜鞭炮在脑海里炸响,震的他头晕目眩,每根神经都在隐隐作痛。

    他站起身,跌跌撞撞的走了出去,望着他的背影,老夫人喟然一叹。

    希望这剂猛药能让他清醒过来。

    陆谨言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了。

    他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就像塞满了一团乱麻,剪不断,理还乱。

    推开房间里的门,一股冷风吹了进来。

    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里面这么大,这么空荡荡的。

    他望着地板。

    从前一推门,就会看到那一团“脏兮兮”的家伙睡在上面,蒙着头,蜷缩着,真的好像一只刺猬,那么的渺小、那么的卑微、那么的不起眼,却仿佛把整个空间都填满了。

    现在,地板上什么都没有了,连一片影子都没剩下,空的就像整个房间都被掏空了。

    他走到沙发前,跌坐下来,闭上了眼睛。

    他头晕目眩,神思恍惚,一想到要离婚,就觉得自己被猛力的踢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不停的往下沉、往下沉……却一直沉不到底。

    房间寂静的可怕,只有他急促的呼吸声,和狂野的心跳声。

    花晓芃!花晓芃!花晓芃!

    思想像脱缰的野马在他的脑海里奔腾。

    花晓芃!花晓芃!花晓芃!

    马蹄剧烈的践踏,这个名字和他的心跳声混合了起来,变成了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在他的脑海里炸响,震动的他头疼欲裂。

    门外骤然传来了敲门声。

    花晓芃!

    他惊跳而起,由于起身太猛,手边的酒杯打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他无心理会,径直冲向门口,急切的拉开了门。

    一阵冷风袭来,风里带着淡淡的香水味。

    还没看清眼前的女人,他就知道不是花晓芃了。

    无法言喻的失落像海浪一般席卷而来,把他整个都包围了。

    “有事吗?”他淡淡的问了句。

    花梦黎比他更失落。

    她眼睁睁的看着他把离婚协议书撕了,要不是竭力的控制情绪,她估计都要气得尖叫起来了。

    她差一点点就可以熬出头,差一点点就可以登上陆家少奶奶的宝座了。

    可那一点点终究给毁灭了。

    “谨言,以后就让我来陪你,好不好?我们才应该是天注定的缘分啊!”她扑进了他的怀里,把他抱住了。

    陆谨言没有回应她,也没有掰开她的手,任凭她抱着。

    她的手大胆的从他的衣服里伸了进去,抚摸着他坚实的肌肉,脚尖努力的踮起,主动送上红唇。

    当她的唇碰触到他的一瞬间,他下意识的撇开了头,她的唇就落在了他的脸颊上。

    她满腹的失意,但不甘心,红唇沿着他的脸颊一路滑落下来,贴在了他的脖子上。

    她要发挥浑身的解数,让他**荡漾,知道她的好。

    陆谨言之所以没有动,任凭她“放肆”,就是想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有反应。

    但是,没有!

    一点**都没有!

    她和他身边众多的女人一样,想尽了办法要勾引他、诱惑他。

    而他的感觉只是一只哈趴狗在摇尾乞怜。

    只有花晓芃让他没有这种感觉,因为她从来不会向他乞怜。

    现在花晓芃在做什么呢?

    他的耳边突然回响起了老夫人的话,“没准这个月跟你离了婚,下个月她就被人抢走了……一旦离开陆家,她就不会再回来了。”

    她是不是开始找下家了?

    是不是已经扑进其他男人的怀里了?

    她有水性杨花的潜质,随时转投他人怀抱是完全有可能的。

    他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出她和其他男人亲热的画面,胸腔里一团无名的怒火燃烧起来。

    这火焰迅速的蔓延开去,燃烧在他的每个细胞里,烧得他五脏翻腾,烧得他理智全无,烧得他全身的神经都快要爆裂了。

    花晓芃!他猛地一咬牙,甩开花梦黎,狂冲了出去。

    他就像龙卷风,急速而疯狂,一眨眼,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花梦黎懵懵的,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她努力了那么久,七十二变本事都显露出来了,她还脱光了衣服,在他的敏感处各种挑逗,但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就像个石头人。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换成别的男人,早就鼻血喷涌了。

    难道他有性冷淡吗?

    陆谨言的车在街道上飞驰。

    他给花晓芃打电话,关机。

    发微信,没有回应。

    qq,离线。

    这个女人走得十分干脆,像是要跟他一刀两断!

    唯一的办法,就是全城搜索了。

    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许若宸兄妹。

    在龙城,花晓芃只认识他们两个,想必会去他们那里。

    他没有亲自进去,在车里等着,让finn带着人当先头部队。

    许若宸把花晓芃安排在自己的秘密别墅,也是有用意的。

    他就是要让陆谨言找不到。

    很快,finn就出来汇报了,花晓芃不在许若宸的住处。

    “见鬼!”他从喉咙里咒骂了一声。

    不在许若宸家,会在哪里?

    她吝啬的要命,一毛不拔,肯定不会花钱住酒店。

    finn查了铁路和航空记录,她还没有回江城,按照她爱钱的性格,想必会等钱到手才离开。

    她会去哪里呢?

    难道……

    有点极为犀利的寒光从他眼底一闪而过,“加派人手搜索花晓芃,再派人暗中监视许若宸。”

    其实这个时候,花晓芃和秦如琛在一起。

    秦如琛原本在法国,参加时装周的活动,听说花晓芃离婚的消息,就火速赶了回来。

    他的电话,是花晓芃在关机前接到的最后一个。

    她换电话号码了,新号码是许若宸给她的。

    现在她是单身,不需要避讳秦如琛了。

    而且她说过,一定要让陆锦珊得到报应。

    “姐夫,之前你说让我帮你恢复记忆,我没答应,现在我可以做了。我不用在乎陆锦珊了,我一定会帮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