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我喜欢她
    第一百零七章我喜欢她

    陆夫人搓了搓手,想要搓走手心的汗,“家族成员,有婚姻破裂,需要离婚者,必须首先申请召开家族会议……”

    老夫人表情严肃,目光凛冽,“原来还记得,我还以为你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陆夫人抿了抿唇,小心翼翼的说:“这件事我确实处理的不太妥当,但花晓芃是自愿的,我没有逼迫她。她嫁进陆家就是为了钱,我给她一千万,她嫌少,请了律师来跟我吵,要走两千万才欢天喜地的走了。”

    老夫人冷笑一声,看着她的眼神里带着讥诮的色彩,这份讥诮是对她的,而不是花晓芃,“你是不是觉得很得意,两千万就把儿媳妇打发走了。老爷子的遗嘱,在你眼里成了摆设吧?你是不是觉得你私下里解决,遗嘱就不会启动了?我告诉你,只要谨言一签字,遗嘱马上启动。”

    陆夫人惊跳,脸上一块肌肉剧烈的抽动起来,“怎么会?”

    老夫人放下手中的书,声音不疾不徐、不慌不忙的传来,“陆家的律师团是完全独立的,每一份遗嘱他们都会严格遵照,就算是我和宇晗也没有能力改变。”

    陆夫人的背心冒出一团冷汗,幸好儿子把协议书撕了,没签字,不然就酿成大错了。

    “是我的疏忽,如果我早知道是这样,一定让律师把所有的障碍条款都写进去,以防万一。”

    老夫人嗤笑了声,深邃的眼睛一睁一闭,不露自威,“你是我陆家第一个召开了离婚家族会议的媳妇,我阻止了我的儿子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你却鼓动自己的儿子做第一个人,你果然是我陆家有史以来最特别的媳妇。”

    这句话充满了无尽的嘲弄和讽刺,就像一记无形的耳光“啪”的扇在陆夫人的脸上,打得她火辣辣的疼。

    “我也是为了陆家,为了您的重孙子,总不能让他一出生就当私生子吧?”

    老夫人低哼一声:“我的重孙子?你确定那是谨言的孩子?亲子鉴定书呢?”

    “谨言自己都承认了,还能有错吗?”陆夫人撇撇嘴。

    “他糊涂,你也跟着糊涂,他和花梦黎才认识了几天,她是个什么性格,她从前结交了些什么人,做了些什么事,他都了如指掌吗?”

    老夫人的语气一直是不紧不慢的,但每个字都凛冽异常,让陆夫人的背脊不断发寒。

    “您说得对,是我考虑欠妥,我以为要抱孙子了,太过高兴,被喜悦冲昏了头。应该等到亲子鉴定出来,再禀告您和宇晗,一起商议才对。”

    她连忙认错,一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贤惠模样,不过说完,又把语气一转,“其实要是谨言喜欢晓芃,我是一定不会这么做的,主要是他不喜欢晓芃,喜欢梦黎……”

    她还没说完,就被老夫人打断了,“如果可以任由着儿子的性子胡来的话,二十年来前,你就已经离开陆家了。”

    陆夫人心里从来没有愈合的伤口被再次的撕裂了,她的脸色一片苍白,连嘴唇都失去了颜色。

    她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来维持自己的情绪,才缓缓启口:“正是因为我知道不被丈夫喜爱是什么滋味,我才不想看着那个孩子一直委屈的待在谨言身边。她还年轻,也没有孩子,离开对她而言没有什么损失,她一定会找到一个真正爱她的丈夫。”

    这是为自己开拓的最好借口。

    老夫人叹了口气,“无论如何,让他们自己去解决,你不要替他们做决定。我们陆家不会亏待守规矩的儿媳妇。从前,不管宇晗心里是怎么想的,我都让他给予你足够的尊重。希望你也能尊重你的儿媳妇。”

    说完,她就让陆夫人出去了,她想跟孙子好好谈谈。

    陆谨言走进来,做到了她的身边,“奶奶,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您就不要担心了。”

    老夫人的心里没有丝毫的安慰,早上从花晓芃的眼神里,她就看出来了,她不打算回去了。

    “你要怎么处理?”

    “我……不会离婚的,您喜欢花晓芃,我就把她留着。”陆谨言握住了她的手。

    这份语气在老夫人听起来十分的勉强,就像是被她强迫的一样的。

    “你是因为我喜欢花晓芃,而把她留着,不是因为你喜欢她?”

    陆谨言没有回答,像是默认了。

    老夫人端起手边的茶,小啜了一口。她原本以为自己是了解孙子的,但现在她发现他长大了,变了,不再是她预想的那样了。

    “你喜欢花梦黎?”

    陆谨言的目光落在了房间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那天晚上的女人是唯一拨动了他的心弦的。

    如果她真的是花梦黎的话,应该算是喜欢吧。

    见他不说话,老夫人的心情就更加的沉重了。

    “你觉得她比晓芃好?”

    陆谨言的眼底有了一丝极为幽讽的色彩。

    花晓芃喜欢的是钱,想要的也是钱。

    她满身都是毛病,谎话连篇,心机深重,还水性杨花。

    有哪一点好呢?

    “奶奶,或许花晓芃不是您想的那样。”

    “那花梦黎呢,你有多了解她?你敢说你能完完全全的了解她,完完全全的清楚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老夫人反问道。

    “我不能,所以我想等亲子鉴定出来再做决定。”陆谨言低沉的说。

    “如果是你的孩子,你准备怎么做?”老夫人像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她要知道他的想法,才好做决定。

    陆谨言沉默了,神情里充满了矛盾,似乎很难做出决定。

    老夫人一瞬不瞬的看着他,把他所有的神色尽收眼底。

    “你要跟晓芃离婚,跟花梦黎结婚吗?”

    “对不起,奶奶,我还没有想好。”他的声音很低,像是融入了黑夜里。

    老夫人摇头叹息,孙子聪明、睿智、机敏、冷静,在商场上,可以翻云覆雨,但在感情上,竟然是一塌糊涂。

    他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爱,也不知道该如何去爱!

    “你不用为难了,今天奶奶就帮你做这个决定,离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