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只是发泄需求
    第一百零六章只是发泄需求

    “奶奶,您喝汤。”她露出了一丝微笑,“这几天,我还是能给您送汤的。明天我给您炖青笋老鸭汤,好不好?”

    “好。”老夫人笑着喝了一口汤,抬起头来,看着她,“晓芃,你能跟奶奶说句实话吗?你喜不喜欢谨言?”

    花晓芃微微一怔。

    这是个简单的问题,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怎么可能喜欢陆谨言呢?

    她没这么傻!

    在他的眼里,她如草芥般低劣,如臭虫般肮脏。

    她唯一的价值就是当他的充气娃娃,供他发泄生理需求。

    花梦黎才是他的菜,是他的最爱。

    “对不起,奶奶!”她垂下头,声音极低,与安静的空气融成了不起眼的一体。

    陆老夫人明白了,一抹幽幽的叹息从嘴角流溢出来,“是谨言没福气。”

    “不是的,奶奶。”她摇摇头,“是我高攀了,他喜欢的是尊贵、高雅的女人,我是个野丫头,配不上他。”

    陆老夫人的嘴角抽动了下,带着一种难以置信的神色,“谨言不该是这样的。”她的声音很低,完全是自言自语。

    花晓芃还是听到了,但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口味,不管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都无可厚非。

    等老夫人喝完汤,她就回去了。

    这两天,名流圈特别热闹,

    花晓芃被扫地出门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名流圈。

    陆谨言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他已经有两天没回陆家了,一个人乘着游艇,在海上散心。

    他不想看到花晓芃,看到就烦躁,心烦意乱。

    finn打来了电话,“boss,夫人,不,前夫人昨天递交了离职手续,是批还是不批?”

    陆谨言剧烈的震动了下,“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前夫人?”

    “您已经离婚了,当然是前夫人了。”finn说道。

    晴朗的天际里,似乎有一记惊雷直劈下来,猛烈地击中了陆谨言的天灵盖。

    他离婚了?

    “我什么时候离得婚,我怎么不知道?”

    finn的咳嗽声传来,像是狠狠的呛了下,“整个名流圈都知道了,夫人昨天已经离开了陆家,您是当事人,怎么会不知道?”

    这话在陆谨言听来特别的讽刺。

    他跳起来,狂冲向驾驶室。

    一进陆家大门,花梦黎就迎了过来,这两天他不在,她闷坏了。

    好不容易把花晓芃赶走了,她想跟他一起过美好的二人世界。

    “谨言,你回来了,这两天你去哪了,我和孩子好想你呀……”

    她嘀嘀咕咕说了些什么,陆谨言半个字都没听进去,径自奔上楼。

    推开房间的门,他直接望向角落里的桌子。

    房间里,只有这张桌子是属于花晓芃的,放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她没什么东西,除了一个很丑的猪头储钱罐,用来放零钱,还有一个相框,是她全家的照片。

    现在桌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了。

    梅姨走了进来,“少爷,大小姐让我把少奶奶的衣帽间清理出来,把她没带走的衣服都扔掉,好让花小姐搬进来。我没敢动,得先向你请示,是扔还是不扔!”

    一道阴鸷的戾气划过了陆谨言俊美的面庞,“一件都不准动。”

    花梦黎就站在外面,心里的失意仿佛海浪一般此起彼伏。

    花晓芃都滚蛋了,为什么不把她的东西扔掉,留着多碍眼呀!

    陆夫人听说儿子回来了,赶紧上了楼,离婚协议书还得让他签字呢。

    “谨言,这是离婚协议书,花晓芃已经签了字,你也赶快签了,把离婚手续办完。”

    陆谨言的眼里冒着火,额头上青筋翻滚,一把抓过文件,看也没看,狂暴的、愤怒的、暴躁的撕成了碎片。

    他手指一挥,纸片就像雪花一般纷纷落下,洒了陆夫人满头、满肩。

    她惊悸的抽搐了下,“谨言,你这是做什么呀?”

    “你有什么资格,什么权利来干涉我的事?”他俊朗的浓眉拧绞成了一道直线,语气凛冽如冰,似乎要把四周的空气都冻结成冰晶。

    陆夫人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这是儿子生平以来第一次冲她发火。

    他看起来火冒万丈,几乎要把入眼的人全都烧成灰烬。

    “我也是为了你好,你不是不喜欢她吗?”

    “她的去留,只有我能决定!”陆谨言一个字一个字斩钉截铁的说。

    陆夫人感到憋屈,她儿媳妇的位置只能由跟她一样出生尊贵的女人才能坐上去,她不允许像司马钰儿这样的低贱货色来玷污他的儿子,污染她的空气。

    看到这样的人,她就会想到自己的失败,就会心不平,气不顺。

    她关上了房门,免得后面的话被花梦黎听到了。

    “谨言,现在是把她赶走的最好机会,你要不喜欢她,就别留着了。她是个贪心的女人,我给了她一千万,她嫌少,还带了律师来,找我要了两千万。如果让她知道了你爷爷的遗嘱,一定会狮子大开口的。”

    陆谨言的肩头颤抖了下,仿佛挨了一记闷棍,随后一丝不易察觉的、讥讽的、轻蔑的神情从他脸上升腾起来。

    在他和钱之间,她果然又选择了钱。

    嗜钱如命的拜金女,心里永远都只有钱。

    不过,既然都带了律师,为什么只要两千万?

    是她太蠢,还是她的律师太不专业?

    按照婚后财产的划分,她能得到的远远不止两千万!

    “妈,您太天真了,您的身份还没有资格来决定花晓芃的去留,您已经违反了陆家的家规,先想想看怎么跟奶奶和爸爸交代吧。”

    这话一针见血,扎的陆夫人神经一阵抽搐。

    但尽管如此,她还是要做,为了自己的清净,不能让她的家充满了卑劣的穷酸味。

    “他们怪罪下来,我来负责。”

    她正说着,管家就过来了,“夫人,少爷,老夫人请你们过去一趟。”

    陆夫人的平静刹那间就碎裂了。

    老夫人叫他们过去干什么,她不用猜都能知道。

    去到疗养病房。

    老夫人正坐在窗前,看着一本医书。

    陆夫人先进来,陆谨言在外面等着。

    老夫人看着儿媳妇,挑了下眉,语气冷冷的,像一阵从湖面吹来的水风,“家规第22条,背完再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