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离开陆家
    第一百零五章离开陆家

    花梦黎在房间里高兴的想要尖叫,花晓芃终于滚蛋了,没准明天或者后天,她就能跟陆谨言去民政局登记结婚了。

    她连做了两个深呼吸,压抑自己兴奋而激动的心情,佯装出了难过的神色。

    她要出去送花晓芃,目送着她团成一团,圆润的滚走。

    花晓芃在收拾行李。

    来得时候,她只有一个箱子,装了几件衣服,和日用品。

    离开也一样。

    陆谨言让设计师给她做得衣服,她一件都没带走,只带了自己的几件旧衣服。

    花梦黎走到了门口,“晓芃,不要怪姐姐好吗?姐姐也不想的,只怪老天跟我们开了个玩笑。它让你嫁给了谨言,却让谨言爱上了我,还让我和他有了孩子。人都说天命不可违,我们只能听天由命了。”

    花晓芃嘲弄一笑:“别演了,想笑就笑出来吧,恭喜你成功上位。”

    花梦黎被刺了一下,脸上一块肌肉狠狠一阵抽动,“晓芃,我们只是回到各自的原点而已,谨言本来就应该是我的丈夫。”

    花晓芃呵呵冷笑了两声,“你的丈夫?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你以为我不记得了吗?当初奶奶让抓阄,是我抓到的,我才是应该嫁给陆谨言的人。你妈天天跑到我们家大吵大闹,撒泼耍赖,不让奶奶和我们家安宁,我爸爸没办法,才让给你们的。”

    花梦黎的嘴角几乎歪到了耳朵根子,她怎么会不记得,但她不会承认,死都不会承认的。

    “晓芃,你简直就是胡搅蛮缠,谎话连篇,既然你这么不念姐妹之情,我也不跟你浪费时间了。你走了之后,就不要再回来了,谨言是我的丈夫,是我孩子的爸爸,希望你不要再纠缠他。”

    “人至贱则无敌,这句话很适合你。”花晓芃拧起了箱子,朝外面走去。

    像陆谨言这种人尽可妻的风流公子哥,她不稀罕,她尽管拿去。

    她刚走到楼下,陆锦珊就大笑的从偏厅走了出去。

    “花晓芃,我说过一定会把你从陆家赶出去。像你这样的臭虫还跟我斗,简直是不自量力。”

    “陆锦珊,我也说过,会让你遭到报应,你就等着瞧吧。”花晓芃眼底闪过了一道极为凌冽的寒光。

    既然已经离婚,就不需要再顾忌这个飞扬跋扈的女人了。

    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秦如琛才看不上你这种离了婚的二手货。”

    “他也不会喜欢你这种骄纵任性,一肚子坏水的女人。”花晓芃低哼一声,不想再跟她废话,大步朝外面走去。

    “花晓芃,你这只蟑螂、蚂蚁、屎壳郎,自从你一来,我们家就乌烟瘴气,臭气熏天。你一走,空气都新鲜了……”她在后面骂骂咧咧,花晓芃充耳不闻,她才是陆家最大的一团臭气,永远都吹不散。

    独自拖着箱子走出陆家巨大的铁闸门,她望着头顶的蓝天,深深的吸了口气。

    她解脱了,终于走出了这座地狱。

    可是心情似乎没有想象中那般的轻松,那样的喜悦,反而特别的沉重,像是有一块浮冰压在上面。

    难道这个地方,那个男人,还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吗?

    不,没有,也不可能有。

    她很坚决的否定了。

    离开是她最好的选择。

    许若宸在门口等着她。

    “我在郊外有一栋秘密别墅,你先住到那里去。”

    “谢谢你,等手续办完,我就回江城了。”她低低的说。

    他从后视镜里瞅了她一眼,想要说什么,又噎住了,换了句话,“你会开车吗?”

    “会。”她点点头,“我有驾照,以前我帮人送过货。”

    “这辆车,就交给你了。”

    许若宸的别墅在郊外一处僻静的地方,四周没有邻居,难怪会叫秘密别墅了。

    别墅里有一个佣人,平常都是她在看管这里。

    “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小莉,她可是全能型的。”许若宸微微一笑。

    “能有个地方住,就很好了,谢谢你,许若宸。”她感激的说。

    许若宸耸了耸肩,眼神温柔似水,语气如煦暖的和风,“以后不要连名带姓的叫我,太疏离了,叫我阿宸,好吗?”

    她抿了抿唇,微微颔首。

    ……

    其实陆家还是有她留恋的人,就是陆老夫人和陆初瑕。

    早上,她炖了一份汤,给陆老夫人送去。

    陆初瑕跟着公公和小妈去了外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或许没有办法和她道别了。

    她想在离开之前,再去看看陆老夫人。

    “奶奶,我今天给你炖了黄豆排骨汤。”她莞尔一笑,极力保持轻松的模样。

    她以为老夫人不知道,其实老夫人已经知道了。

    在陆家,没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只要发生重大的事,就会有人给她汇报了。

    “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住,还习惯吗?”

    老夫人低沉的一句话,让她剧烈的震动了下。

    “奶奶……”

    “我真没想到,谨言这么聪明,也会栽到一个女人手里?”老夫人沉重的叹了口气。

    花晓芃把盛好的汤端给她,一丝凄迷之色从眼里悄然划过,“奶奶,过几天,我就回江城了,不能再来看您了。”

    “晓芃。”老夫人握住了她的手,“我让谨言亲自接你回去。”

    “不用了,奶奶。”她连忙摇摇头,表情是那样的干脆,没有犹豫,“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了,这样也挺好的,对我和陆谨言都是一种解脱。这个家里有很多人不喜欢我,我的存在只会让大家都不开心,还是离开比较好。”

    老夫人的眼睛黯淡了,仿佛蒙上了一层雾气,“谨言呢?”

    花晓芃垂下了眸子,嘴边浮起一抹悲伤的、自嘲的笑意,那笑还带着一抹淡淡的哀愁,“他应该是最讨厌我的人,或许从一开始我就不该嫁过来。他……挺喜欢花梦黎的,她什么都会,懂规矩,懂礼仪,不像我总是给他丢脸。”

    老夫人摇头叹息,眼里有了一种无法言喻的失望,是对孙子的,“他会后悔的。”

    花晓芃并不这样认为,或许花梦黎就是他想要的那种女人。

    回到江城,他们就桥归桥,路归路,各不相干。

    即便哪天,他带着花梦黎和他们的孩子回娘家,她也会远远的躲开。

    这辈子最好就不要再见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