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小三终于翻身了
    第102章小三终于翻身了

    花晓芃感到全身发冷,四肢冰凉,舌头也冻僵了,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陆夫人愣了半晌之后,蓦然回神,惊喜万分。

    她要的就是一个孩子。

    至于谁当儿媳妇,都无所谓。

    “太好了,梦黎,你怀孕了,谨言终于可以给老爷子一个交代了。”

    她赶紧吩咐佣人去炖补汤,一定要保证这个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来。

    花梦黎在心里偷笑,嘴角勾起了一丝无法察觉的得意笑容,她用眼角飘着花晓芃,把她的挫败和绝望尽收眼底。

    一个又蠢又傻的野丫头,还想跟她斗,不自量力!

    “谨言!”她眨了眨眼,珠泪盈睫,握起陆谨言的手,搁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孩子快一个月了,你摸摸他。”

    陆谨言的手抽动了下,但没有移开。

    他什么都摸不到,心里也没有任何的情感,只是一片空白。

    花晓芃死死的盯着他们,她的眼睛在充血,心在滴血。

    好温馨的画面,三口之家!

    这下子,她完完全全成了多余的累赘!

    陆锦珊的心里像灌进一泓清泉,要多爽有多爽,“谨言,你真是不露声色,我都不知道,你原来早就跟梦黎好上了,连孩子都造出来,这个动作真是比火箭还快。那些不要脸的癞皮狗终于可以滚蛋了!”

    花晓芃藏在口袋里的拳头攥紧了,手指甲死死的扎进了肉缝里,鲜血慢慢的流了出来,染红了她的整个口袋。

    但她没有感到疼,因为她全身的神经都麻木了。

    她应该走开,像一条丧家犬灰溜溜的走出去,把原本就不属于她的家,原本就不属于她的男人统统还给花梦黎。

    可是双脚仿佛有千斤的重量,怎么都提不起来。

    陆夫人吩咐佣人去花梦黎家搬行李,“梦黎,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这里,安心的养胎。”

    至于另一个女人,到了该处理她的时候了。

    花梦黎高兴的心花怒放,“谢谢伯母。”

    当然,她还没有忘记花晓芃,光是这样的打击还不够,要让她遍体鳞伤,绝望到怀疑人生才好。

    她故意抚摸着肚子,走到了花晓芃的面前,“晓芃,当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感觉好突然,没想过老天还会这么厚待我,让我有了谨言的孩子。无论如何,我都希望我和谨言的关系不会影响到你。以后我们姐妹一起和睦相处,好吗?”

    这是在花晓芃的伤口上,又重重的洒下了一把盐。

    连老天爷都在帮她呢,赐给了她这么好的“礼物”!

    花晓芃的额头冒出了大滴的冷汗,她感觉眼前发黑,头晕目眩,要不是及时扶住了沙发的靠背,肯定会倒下去。

    她咬紧了牙关,她不能倒,就算要倒,也不能倒在这里!

    “恭喜你,姐姐,你赢了。”

    她一个字一个字从牙关里蹦了出来。

    “晓芃,你不高兴了吗?你生我的气了?我不是故意的,我……”花梦黎抽噎了一下,又哭了起来。

    她知道,现在是四对一,陆夫人、陆锦珊和陆谨言都站在她这边呢。

    只要她示弱,装可怜,他们都会向着她的。

    这里恶人只有一个,就是花晓芃。

    陆夫人搂住了她,“不要哭,有身孕的人,不能哭,会对孩子不好的。”

    说完,她就把头转向了花晓芃,神情变得极为凛冽,“晓芃,现在这个家里,梦黎比你大,因为她的肚子里有了陆家的继承人,你要敢让她不痛快,我就让你不痛快!”

    陆谨言一言未发,他的目光随着陆夫人的话落到了花晓芃的身上。

    她看起来,就像一片单薄的树叶,在狂风中飘荡,摇摇欲坠,似乎随时都会被卷走,再也飞不回来了。

    “花晓芃,上楼去。”他低沉的命令道,像是担心她的野性爆发,和花梦黎大闹一场。

    花晓芃嗤笑了声,花梦黎估计变成他的心头肉了,她这个多余的鸡肋,就该滚开,不要在这里碍眼,妨碍他和心头肉亲热。

    “好,不打扰你们。”她猛地一甩头,朝楼上走去。

    望着她的背影,花梦黎在心里笑了起来,无比的痛快,她总算是打了一场翻身仗,很快就能入住陆家,能为真正的少奶奶了。

    佣人端来了鸡汤。

    陆夫人让她坐下来喝,“女人怀孕,三个月前是最重要的,一定要注意身体。”

    “谨言,你以后要多陪陪梦黎,好好照顾她,以免某些心机深重的人图谋不轨,谋害她和孩子。”陆锦珊趁机道,她要落井下石,把花晓芃狠狠的砸死。

    陆谨言面无表情,淡淡的吐了句:“等做了亲子鉴定再说。”

    一句轻飘飘的话,让花梦黎浑身掠过了剧烈的抽搐,脸色陡然泛了白,“谨言,为什么要做亲子鉴定,你不相信我吗?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我可以发誓。除了你,我没有别的男人了,我是个洁身自好的人,连男朋友都没谈过,那天晚上是我的第一次。”

    陆锦珊拍了拍她的肩,“梦黎,你别着急,谨言不是怀疑你。这是陆家的规矩,所有的孩子都要做亲子鉴定的,不管是谁生的。我和谨言都做过。”

    这话简直给了花梦黎致命的一击,让她浑身发寒。

    她竭力忍住了所有惊惶的心绪,没有表露出一丝来,而是佯装出了轻松的表情,微微一笑:“那好,我也去做。”

    陆夫人吩咐佣人去给花梦黎准备房间了,就安排在儿子的隔壁。

    这几天,陆宇晗和司马钰儿都不在,一年里,他们只有很少的时间在这个家里。

    最好能趁他们回来之前,把花晓芃打发走,以绝后患。

    花梦黎看着宽敞华丽的房间,心都飘到了云端。

    不过她知道,自己还没有完全胜利,要赶紧抓住陆谨言的心,把花晓芃赶走,转正才行。

    陆谨言在外面散了会步,才回来。

    花梦黎一直把耳朵贴在门口听着脚步声。

    他刚一上楼,她就拉开门,走了出来。

    “谨言,我一个人睡在陌生的地方,有些不习惯,你可以过来陪陪我?”她眨巴着大眼睛,一副楚楚可怜,我见犹怜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