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我怀孕了
    第一百零一章我怀孕了

    “挺好。”陆谨言面无表情,淡淡的吐出了两个字,像是在力挺花晓芃。

    陆锦珊有种被雷劈的感觉,外焦里脆。

    花梦黎见状,赶紧道:“晓芃,你误会我们了。我们是因为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才会成为好朋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

    “你老演这种圣母白莲花,有意思吗?”花晓芃低哼一声,把头转向了陆谨言,“老公,我们该回房了,我还要唱征服给你听呢。”

    陆谨言站了起来,和她一起往楼上走。

    花梦黎的嘴角抽动了下,她最讨厌的就是花晓芃总是能一眼看穿她的伪装,把她像个洋葱一样,一片一片的剥开。

    “晓芃,不管你怎么任性都没关系,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妹妹,我们手足情深。”她在后面叫道,这话是说给陆谨言听得,她要保持好自己温柔善良的形象。

    花晓芃嗤笑了声,她真的很佩服花梦黎,在心机婊的世界里,如果她认第二,绝对没有第二个人敢认第一。

    回到房间里,她从茶几的果盘里拿了一颗红提子,递到陆谨言的嘴边,想要试探一下他。

    没想到陆谨言果然没有吃,嫌弃的皱起了眉头,“拿开。”

    她微微的颤抖了下,像是被窗外袭卷而来的冷风吹动了,“你是嫌我的手脏吗?”

    “你有哪里是干净的?”他薄唇勾起一道极为幽讽的冷弧,猛地一甩手,打飞了她手里的红提子,仿佛隔得太近,都让他觉得恶心。

    她咬了下唇,一抹凄迷之色从脸上浮现出来。

    他吃了花梦黎递来的柳橙,说明在他心里,花梦黎是干净的,冰清玉洁,而她肮脏无比,是个二手货。

    “你吃过我的手,你忘了吗?”这话像是不满的挑衅。

    他微微眯眼,一点硬冷的寒光直射出来,“我要你的时候,你的角色是充气娃娃,不要你的时候,你就是个脏女人。”

    话里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一颗子弹,狠狠地击打在花晓芃的要害上。

    她的胸口隐隐作痛,让她不得不深呼吸,防止因为心绞痛而猝死。

    “你是不是对花梦黎有好感了?”

    陆谨言沉默了,深黑的眸子在夜色里幽幽的闪动。

    那个晚上,那个女人确实很美好,让他难以忘怀。

    最重要的是,她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房间里突然变得特别的沉寂。

    花晓芃的心在这片沉寂中崩裂了,覆灭了。

    他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才见了几次面,他就对花梦黎有了好感。果然那种受过贵族训练的女人,才符合他的口味和审美观。

    而她这种野丫头只能匍匐在他的脚下,犹如草芥一般,任凭他碾压。

    “很晚了,我该睡了。”她站起身,朝床边走去。

    这个晚上,陆谨言没有碰她,或许心里想着花梦黎,就觉得她索然无味了吧。

    几天后……

    花梦黎出现在了陆宅,是陆锦珊带她进来的。

    她要趁热打铁,给陆谨言心里的好感加一把烈火,燃烧成熊熊的爱火。

    陆夫人见到她,神情十分的淡漠,“你来干什么?”

    “我想妹妹了,买了些水果,来看我妹妹。”花梦黎微微一笑。

    陆谨言从楼上走了下来,花晓芃跟在后面。

    她觉得特别的讽刺,明明是来勾搭陆谨言的,却要扯出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难道做人就不能直接一点吗?

    “姐,长这么大,你还是第一次买水果来看我呢,我真是感动。”她不想再跟她绕圈子,她所有的伪装,她都要一一揭穿。

    花梦黎眼底闪过了一道不易察觉的寒光,但脸上依然带着微笑,“是你记性不好,不记得了,我……”

    她话没说完,脸色就突然变了,捂住嘴一阵干呕。

    “梦黎,你怎么了?是不是吃坏肚子了?”陆锦珊端起茶几上的水杯递给她。

    她摇摇头,没有接,手指攥紧了衣服,“我……我……”她的头垂得很低,下巴几乎要贴到胸口,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陆锦珊笑了笑,用着开玩笑的语气说道:“你总不至于是怀孕了吧?”

    花梦黎就等着有人把这句话问出来呢?

    她捂住脸,“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也是刚知道的,谨言,我该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陆谨言浑身辗过了剧烈的痉挛,惊愕无比,甚至有些难以置信。

    她怀孕了?

    怎么可能?

    才一次就能怀孕?

    花晓芃的心脏猛然收紧了,一个箭步冲到了花梦黎的跟前,抓住了她的肩,“你是什么意思,说清楚!”

    “晓芃,我也不知道自己会怀上谨言的孩子,对不起,对不起……”花梦黎哭得是梨花带雨,楚楚可怜,还带着几分惊惶。

    陆锦珊使出一股蛮力,拉开了花晓芃,“你滚开,梦黎现在是孕妇,你别把她弄伤了。”

    花晓芃跌跌撞撞的朝后退了几步,感觉五雷轰顶,脑袋里嗡嗡作响,像是有一排炸弹,在逐个逐个的被引爆,炸得她头晕晕目涔涔,而五脏翻腾。

    陆谨言和花梦黎发生了关系?

    他们竟然早就发生了关系?

    连孩子都有了?

    难怪在温泉池,花梦黎会那么的大胆!

    难怪她会有恃无恐的坐到他的腿上!

    难怪他会吃她递过去的柳橙!

    原来早就暗通款曲了!

    她还以为陆谨言真的万年不化呢?

    原来才几天的功夫,就被花梦黎给融化了!

    呵呵呵!

    她突然觉得好好笑,想要狂笑一番,大笑一番。

    可是她笑不出来,她的胸口被浓烈的苦涩塞住了,塞得她很痛,很难受,以致她不得不弯下腰去,用手按住了胸口,以免自己倒下去。

    挣扎了许久,她才模糊不清的吐出一句话来,“陆谨言,你是什么时候跟她发生的关系?”

    陆谨言没有看她,脸上是一种阴暗的、难以捉摸的神情。

    酒店的事,他不想再提,也无须告诉她。

    “不关你的事。”

    冷冷的几个字就像一记旋踢,把她踹进了冰窖中。

    她只是个傀儡,没有资格来过问他的事。

    他睡了哪个女人,搞大了哪个女人的肚子,都跟她没有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