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一屁股坐到大腿上
    第九十九章一屁股坐到大腿上

    花梦黎偷偷的瞧着他,眼睛里闪过不易察觉的诡谲光芒。

    刚才的话不仅成功将自己洗白,还把花晓芃狠狠的捅了一刀,让自己逐渐由被动变为了主动。

    陆谨言晃动了下手中的酒杯,小啜了一口酒。

    灯光在他俊美的面庞涂上了一道深浓的阴影,令他的面色更加的阴暗。

    这个时候,花晓芃从楼上走了下来,她换上了一件白色花边的裙子,令她看来清纯无比。

    陆谨言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目光里充满了研判的色彩。

    花梦黎的话,他不全信,但也不是不信。

    一个贪慕虚荣、心机深重的拜金女,做出这种事情来,并不奇怪。

    何况她嫁过来,就是为了一千万。

    这个女人就是有一副完美的伪装,把她的肮脏和丑陋全部掩饰了起来。

    见到花梦黎的手臂缠了纱布,她微微一怔,赶紧问道:“姐,你的手臂怎么了?”

    “不小心划了一下。”花梦黎轻描淡写的说。

    “哦。”她挑了下眉头,还以为她向陆谨言割腕示爱了呢。

    听小瑕说,曾经有女人这么做过,鲜血四溅,结果陆谨言只说了一个字:“脏!”

    他嫌人家血脏,然后掩起鼻子冷酷的走开了。

    佣人端来了水果。

    花梦黎特意拿起一块柳橙,递给了陆谨言,“谨言,吃柳橙。”

    陆谨言接了过来,虽然面无表情,但这个微妙的动作,花晓芃没有忽视。

    如果是她递的,陆谨言肯定不会接,嫌脏。

    她是脏女人,她碰过的东西都是脏的,尤其是食物。

    花梦黎是清白之身,比她干净,比她纯洁,他当然不会嫌弃了。

    未动声色,她移开眸子,吃了一块柳橙。

    橙子没有想象中的甜,似乎有些苦涩,她咽了下口水,默默的把这个味道咽了下去。

    花梦黎在暗中偷笑,陆谨言对她的态度比从前温柔多了。

    从前,他根本就不理她,把她当空气,而现在,他看着她的眼神似乎都是温暖的,还接过了她递来的橙子。

    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始。

    她相信,他们的关系会火热的上升,到时候花晓芃就得卷铺盖滚蛋了。

    她吃得很优雅,一只手半掩着嘴,,虽然没有出生豪门,但举止和豪门千金没有丝毫的差异。

    而花晓芃把整瓣橙子都塞进了嘴里,吃相十分的不雅,和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陆谨言自然也看在眼里,虽然是同姓的堂姐妹,却有着天壤之别,一个温柔似水,一个野性如火;一个看似善良无害,一个貌似心机深沉。

    花梦黎站了起来,“我回房间了。”

    她刻意往陆谨言的那边走,脚故意伸进了茶几下面,假装一不小心被绊倒,踉跄的扑进了陆谨言的怀里。

    “对不起,对不起……”她羞得满脸通红,一个劲的道歉,却不站起来。

    她想要感受一下自己美好的娇躯给他的身体带来的变化。

    她并非是没有男人、没有经验的,相反她很会勾引男人,知道怎么样勾起男人的**。

    逃婚的那段时间,她就勾搭上了一个富二代,准备嫁过去了,只是没想到情节反转的那么快。

    她就坐在陆谨言的腿上,臀部紧贴着他的身体,轻轻的扭动着,摩挲他的敏感处。

    只要他稍微一有反应,她就能体会到。

    可是没有,一丁点儿都没有。

    他竟然对她没有发应!

    一种难以置信的挫败感席卷而来。

    这还是第一次,一个男人对她没有反应!

    陆谨言也发现了,他之所以没有动,任凭花梦黎坐在自己的身上,就是想要看看,自己到底会不会对她有反应。

    但是没有,依然没有。

    他的肾上腺素在零值以下,荷尔蒙水平处于沉睡之中,没有丝毫的**。

    有一种病叫做心理性性冷淡。

    陆谨言就是患者之一。

    酒店那次,他是被下了药,才会没有选择的睡了一个女人。

    虽然一夜的缠绵让他对花梦黎有了好感,但好感不等于**,她还是被摒弃在了障碍网之外。

    因为她就跟他身边众多的、数不清的女人一样,对他爱慕至极,哀哀乞怜,这样的女人让他索然无味,没有丝毫的挑战性。

    碰触着她们的身体,让他感觉像是碰触着一只对自己摇着尾巴,万分讨好的哈趴狗。

    他怎么可能会有**?

    而花晓芃,她跟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样。

    第一次见面,在浴缸里,她赤身果体,他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其后,她一次又一次的挑衅,把他的征服感挑拨到了极致,让他的人生词典里,第一次出现了“挑战”这个词。

    她天生长有反骨,浑身都是利刺,充满了野性、倔强和不驯。

    她看着他的时候,眼睛并没有他,她从来没有真正的把他放在过眼里。

    她的心里更没有他,只有那个死去的男人。

    每一次,她都在表面上对他屈服,但骨子里没有,她从来没有真正的投降过。

    他要征服她,就像人类要征服无法登顶的山峰一般。

    这种征服**把他的洁癖都盖住了。

    此刻,花晓芃正看着他们,花梦黎真的是越来越大胆了,完全没有把她放在眼里。

    就算陆谨言喜欢上她了,她也还是名正言顺的正妻。

    她上前两步,抓起花梦黎的胳膊,把她拉了起来。

    “堂姐,这个位置是我的。”她一屁.股就坐了下来,还有一点用力。

    她以为陆谨言硬了,但坐上去之后,才发现没有,这倒是让她有点惊讶。

    不过,她只坐了几秒钟,就感觉到他的变化了。

    这是滞后反应吗?

    她刻意的扭动了两下。

    陆谨言顿时欲火焚身。

    现在,他一看到她都会有反应,想要去侵略,想要去掠夺,想要在她的领地插上自己的旗帜。

    花梦黎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晓芃,你别误会,我只是不小心跌倒了。”

    “姐,你挺会跌的,跌的还挺准确,我就不会。”花晓芃讥诮一笑。

    跟花梦黎从小一样长大,她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她还是清楚的。

    会装、会演,堪称戏精。

    花梦黎的眼睛里闪过了一道阴冷的寒光,但脸上依然带着笑容,“你呀,还像从前一样,爱耍小性子。”

    这话是在暗中讽刺她任性不懂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