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没有他,我会死的
    第九十七章没有他,我会死的

    花梦黎暗地里咬了咬牙,一道仇恨的火光从眼底闪过。

    明明就应该是她的丈夫,是她鸠占鹊巢,给抢走了,现在她不过是夺回来而已。

    但她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装出一副柔弱而无辜的模样,“晓芃,你误会了,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既不多做解释,也没有放开陆谨言,而是把头贴在他的后背上哭了起来,眼泪潸然,梨花带雨。

    她希望能换来陆谨言的怜香惜玉之情,偏偏陆谨言是万年的冰山,脸上没有一丝感情.色彩。

    掰开她的手臂,他一把甩开了她,她踉跄不稳,摔倒在了地上,感觉有一瓢凉水从头顶淋了下来,淋得她的四肢发冷,手脚冰凉,满腔的热情被浇灭的连一丝烟都不剩了。

    陆锦珊跑了过来,扶起了她,“皓阳,梦黎摔倒了,你怎么都不扶她起来啊。”

    陆谨言根本就不想理会她,径直走向了花晓芃,这就是个惹祸精!

    “蠢货,你跑到哪里去了,迟到半个小时,我该怎么惩罚你?”

    花晓芃撇撇嘴,这一次她不害怕,因为不是她的错,“你得问大姐做了什么,她骗我肚子疼,让我上楼给她拿药,结果把我锁在房间里了。我猜想她肯定没安好心,就翻窗户从二楼的消防管道爬了下来。”

    陆谨言心头一震,“你从二楼爬下来的?”

    “嗯。”她点点头

    “把脚扭了?”他两道浓眉蹙拢了起来,刚才看到她是一瘸一拐走过来的。

    “没有,最后一脚踩空了,膝盖在管道上磨了一下,应该只有一点擦伤,没太大关系的。”

    她说得云淡风轻,陆谨言的神经却不自觉的抽搐了下,要是从二楼直接摔下来,这蠢货就得见阎王了。

    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一点的时候,得找罪魁祸首算账才行。

    他一个箭步冲到陆锦珊面前,直接把她从地上拧了起来,拖到了温泉边,“陆锦珊,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吗?”

    陆锦珊的脸色一片惨白,唯恐他一时失控,把她溺死在里面,“你听我解释,梦黎说有很重要的事想要单独跟你说,我就想着给她争取一点时间,才会把花晓芃关起来的。”

    陆谨言深黑的眸子里闪过了一道犀利的寒光,又把陆锦珊拎到了温泉池的另一边,不让自己的审问被花梦黎听到,“她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我不知道啊,她没说吗?”陆锦珊微微一怔。

    “除了脱光了,p都没放一个。”他故意说道。

    他要试探一下,看她们两个是不是一起串通好来设计他的。

    陆锦珊撇撇嘴,“是不是没来得及说呀?”都是花晓芃这个贱人,把他们的美好打断了。

    陆谨言低哼一声:“你替她说。”

    陆锦珊狠狠一震,“我不知道她想说什么呀,应该是告白吧,她本来就是你的未婚妻,想对你表达一下爱意,是很正常的事呀。”

    “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陆谨言眼底的寒光如闪电一般的凛冽,仿佛她一说谎就会被劈成灰烬。

    她惊惶的咽了下口水,“不知道,我要知道肯定会帮她说出来的。”她说得一本正经。

    陆谨言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不放过她任何的微表情变化。

    她是个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的人,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现在她一脸的茫然,看来没有撒谎。

    陆谨言放开了她,“以后你再敢当帮凶,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温泉池的另一边,花梦黎用浴巾裹住了身体,她并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因为花晓芃所有的一切都应该属于她。

    “晓芃,我看得出来,陆谨言不爱你,你也不爱他,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呀。你应该找一个真正爱你的男人,何必在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身上浪费青春呢?”

    花晓芃耸了耸肩,“堂姐,他也不爱你呀,你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呢?”

    “可我爱他,从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爱上他了。没有他,我会死的。你能不能看在我们身上都流着花家的血,是堂姐妹的份上,成全我,把他还给我!”

    她露出了一副哀求的神色,眼泪汪汪的,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她知道花晓芃吃软不吃硬,强硬的手段对她而言行不通,只有用软刀子,才能杀她不见血。

    花晓芃在心里沉重的叹了口气,她也想离开陆家,离开陆谨言。

    但是不行啊。

    “堂姐,我说过,这件事我和你都没有决定的权利,只有陆谨言才有,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呢?”

    “那我追求谨言,你会同意吗?”她反问一句。

    她抿了抿唇,沉吟了片许,说道:“半年,我只需要半年的时间,等半年之后,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如果你能得到陆谨言的心,我就主动离开。”

    花梦黎暗自冷笑一声,在她看来,这不过是缓兵之计。

    等她怀孕了,生下了继承人,一定就成定局了。

    她连半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

    她原本还想要说什么,看到陆谨言和陆锦珊走过来,就闭上了嘴。

    陆谨言想着花晓芃膝盖上的伤,上次的伤才刚好,又受伤了,还指望她在温泉池好好的伺候他,要是伤到不能泡温泉,就扫兴了。

    “把裤腿撩上来,我看看你的伤。”他几乎是强制的,把她按到了石凳上,旁边两个女人都被无视了。

    她的膝盖有一大块青紫,好在穿着长裤,没有磨破皮。

    “爷没兴趣泡温泉了,回去了。”他大步朝前走,花晓芃无奈的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在后面跟着。

    花梦黎死死的盯着他们的背影,眼睛都快滴出血来了。

    回到房间之后,陆谨言拿了个冰袋给她,敷膝盖,要先用冰块止血之后,她才能去泡温泉。

    “蠢女人,你以为自己是猴子吗?”

    “我是怕你……有危险嘛。”她狡狯的把舌尖的话轻轻一转,就让陆谨言听着顺耳了。

    “我不会有危险,但你要失足落下去,不是死,就是半身不遂。我不会留一个半身不遂的残废在身边。”他毫不客气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