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浴巾掉落了
    第九十六章浴巾掉落了

    “是一朵梅花,我去年纹上去的,我最喜欢的花就是梅花。”她一个字一个字缓慢而清晰度说,脸上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诡谲笑意。

    原本以为陆谨言还要说些什么,没想到他只是冷冷的甩出了三个字:“赶紧滚!”

    她心里的失意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她不会走的,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绝对不可能错过。

    “谨言!”她转过身来,露出一副凄楚的表情,“你和晓芃都误会我了,我没打算再换过来了。我已经不是清白之身,配不上你了。我从来没想过自己到希尔顿酒店送了一次外卖,就会失了身。”她故意打住了,眼泪潸然而下。

    陆谨言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仿佛罩了一个冰雕的面具,把所有的表情都冰冻了起来,唯有一双眼睛阴暗而深沉,仿佛千年的古井,望不到底。

    “过来。”他命令道。

    她露出了羞涩的模样,小步走了过去。

    “转过去。”他的表情极为凝肃。

    她转过身,知道他想看清楚她背后的纹身。

    陆谨言盯着这个纹身,看了足足有两分钟,整个温泉池的水似乎都随着时间和沉默静止了。

    花梦黎心里忐忑不安,时而转动头,想用眼角的余光去偷瞟他的反应。

    “你什么时候送的外卖?”

    “半个多月前,我记得那天是5月12号。”她用着极为肯定的语气。

    陆谨言的眸光闪动了下,“哪一个房间?”

    ”1202号房。”她一边回答,一边埋头啜泣,凄凄惨惨戚戚。

    “你竟然也知道这件事。”他低哼了声。

    她猛然转过了身,装出很惊讶的神情,“谨言,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不可能是你。”陆谨言冷冷的扫了她一眼,目光犀利如鹰,仿佛一眼就能把她看穿。

    花梦黎咬住了唇,她的脑子在飞快的转动,她得把后面的重点扯出来才行,否则就让陆谨言遮掩过去了。

    这番计划也就白费了。

    “谨言,那天晚上的男人是你吗?难怪看到你的样子,听到你的声音,我就觉得很熟悉!天啊,老天真是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那天晚上的男人竟然是你!”

    她故意把眼睛睁的比铜铃还大,装出震惊不已的表情,然后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我还以为自己失去了贞洁,再也不完整了,原来我是阴差阳错,把自己交给了你。”

    陆谨言面无表情,目光如利剑一般剐过她的脸,“花梦黎,没有人能跟我耍花招。”

    “我没有,其实我没有出国,一直都在江城,把妈妈给的钱花光了,才想着送外卖赚点钱。那天是我的同事记错了房间地址,我才误打误撞的走进了你的房间,我还记得那个客人当时叫的是鲍菇鸡丁饭和莲藕排骨汤。”她一本正经的说。

    陆谨言深黑的冰眸在夕阳下幽幽闪烁着犀利的微光,他未置一词,只是阴沉的看着她。

    她趁机拉了下浴巾,它就顺利的滑落下来,把她美好的风景完全暴露在了他的眼前。

    “对不起。“她佯装出羞赧而慌乱的模样,两只手不去捡浴巾,而是假装要把敏感处遮起来,实际上,哪里都没遮到。

    陆谨言薄唇划开了一道讥诮的冷弧,看着这个女人的身体,他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就仿佛全身的荷尔蒙都冬眠了。

    而花晓芃,明明不干净了,明明肮脏无比,却能轻而易举的激发起他的肾上腺素。

    每次一看到她,他就感到血气上涌,荷尔蒙勃发,征服和掠夺的**一发不可收拾,必须要狠狠的侵占她一番,尽情的释放出来,身心才舒坦。

    这也是她唯一的剩余价值了,否则他早就一脚把她踢出银河系外了,怎么可能还留在身边,自找晦气。

    抓起旁边的浴巾围上,他一脚踏出了温泉池。

    花梦黎没有想到他的反应是如此的冷漠。

    他不是一直都在找她吗?

    还悬赏五十万,搜寻她的下落。

    现在她出现了,他为什么没有激动,没有兴奋,没有紧紧的拥抱住她?

    为什么冷冷的转身就走?

    她才是他指腹为婚的妻子,才是她的真命天女啊!

    “谨言——”

    她慌忙跑了出来,连浴巾都没有捡,反正这里是私人别墅,除了他,再没有别的男人了。

    她从身后一把抱住了他,“谨言,我们的缘分还没有断,只是老天想要考验我们而已,否则也不会让我把第一次给了你。我是一个极为保守的女人,不像晓芃,心里可以容纳好几个男人,身体也可以交给好几个男人。我一生只爱一个男人,身体也只会交给一个男人,除了他,再也不会有任何人了。即便他不要我,我也会为他守身如玉,守候他一辈子。”

    她说得情深义重,还不忘记把花晓芃狠狠的刺一刀。

    不过这一刀也刺进了陆谨言的心坎里。

    花晓芃就是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身体不干净,心灵也不纯洁,嫁给他的只是一副残缺的空壳。

    可是这副空壳偏偏能让他产生**,连他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不可思议,觉得讽刺可笑。

    背后,这副柔软的身体紧紧的贴着他,敏感处摩挲着他的背,但他很平静,没有男人应该有的本能反应。

    酒店里的那个女人,曾经让他感觉很好,很舒服,但现在,她似乎给不了这份感觉了。

    就在这时,花晓芃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她惊呆了,头顶一记闷雷劈下来,正中她的天灵盖!

    她猜到陆锦珊在玩花样,但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花样!

    花梦黎是这个傀儡位置的唯一竞争对手,如果她成功的吸引了陆谨言,让他产生好感,甚至喜欢上她,自己就完了!

    她不能让这样的结果发生。

    她可以把陆谨言还给花梦黎,但绝对不是现在。

    在小峰的医疗费筹齐之前,她要牢牢守住自己的位置。

    “堂姐,你这样赤身果体,公然勾引我的丈夫,真的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