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一起洗温泉
    第九十五章一起洗温泉

    陆锦珊今天变得特别和善,邀请陆谨言和花晓芃去泡温泉,说要改善两人的紧张关系。

    陆谨言决定给她一次机会。

    去到温泉别墅,他就看到了花梦黎,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又跟他耍把戏?

    “陆锦珊,我从来只给一次机会,你的机会已经用完了。”

    “大家都是亲戚,一起出来玩嘛,我跟梦黎已经是好朋友了,我们很合得来,不像跟某些人,气场不和。”陆锦珊撇撇嘴。

    花晓芃在心里低哼一声,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会安好心。

    花梦黎走了过来,瞧着陆谨言低柔的唤了声:“谨言。”

    陆谨言面无表情,没有理会她,仿佛她是一团无形的空气。

    她咬了下唇,相信很快,他就不会这样无视她了。

    “堂姐,你不是回江城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花晓芃问道。

    陆锦珊白了她一眼,代替花梦黎回道:“她妈妈的事,我已经找二叔替她解决了,她当然就回来了。”

    有道幽冷的寒光从陆谨言眼底闪了过去,“不要理会无关紧要的人。”说着,抓起她的手,朝里面走去。

    “我堂姐不会放弃你这个金龟婿的,你大姐现在是她的护盾,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了。”花晓芃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他薄唇划开一道讥诮的冷笑,“应该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话一针见血,尖锐的扎进了她的死穴里。

    确实,他大不了换个老婆,而她就得下堂了。

    她垂下了头,一点忧郁之色从脸上悄然浮现出来。

    陆谨言并没有察觉到,她的沉默令他烦躁,最讨厌她这份无动于衷,消极面对的姿态。

    连狗都知道要保护自己的领地,而这个蠢货什么都不会。

    “你最好积极应战,否则就准备滚蛋。”

    “我知道了。”她的声音轻如蚊吟,明显底气不足。

    她一没钱,二没势,三没护盾,要怎么应战?

    好像只有挨打的份!

    他用食指敲了下她的头,“我看你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我有啊,我每天危机感爆棚,做梦都梦到被你赶出去了。”她带了几分沮丧的说。

    他转身将她抵触在房门口,两只铁臂撑在墙上,形成了一个禁锢的姿势,像是在开堂问审。

    “我怎么没见你有丝毫的行动?”

    她瑟缩了下,吐吐舌头,“我现在主打防御。”

    “哦?”他浓眉微挑,掠过一丝嘲弄之色,“我怎么觉得你的防御值为零。”

    “怎么会?”她攥起了两个小拳头,“我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小三可以有,但休想上位。”

    陆谨言听出这话的意思了,脸上拉下三道黑线,“你想捍卫的不是你的丈夫,而是挂名的傀儡位置?”

    对啊!她在心里毫不犹豫的回道。

    但看见他的神情不对劲了,就把这两个字咽进了喉咙里。

    “你说过,娶我的是陆家,不是你,所以我等于只有头衔,没有丈夫呀。”

    陆谨言有了种一股怒气扑打在棉花墙上的感觉,这话就像塞了一根骨头在他的喉咙里,让他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傀儡也是要有用处的,你最好让自己有点价值。”他低哼一声,走进了房间,啪的关上门,把她关在了外面。

    她吃了闭门羹,低叹一声,躲进了隔壁的房间,不敢去打扰修罗魔王。

    躺在沙发上,她玩玩手机,然后睡了一觉,直到被修罗魔王的召唤微信吵醒。

    他召唤她到温泉池伺候。

    一下楼,她就被陆锦珊拦住了。

    “你要去哪?”她用着质问的语气。

    她是故意要拦住她的,不让她去破坏了花梦黎的好事。

    “谨言让我过去找他。”她淡淡的说。

    “我刚好有点事,想让你帮我做一下。”陆锦珊说道。

    “那我回来再做。”她径直往外走,修罗魔王脾气不好,只给了她五分钟的时候,她得跑步才赶得上,万一她去晚了,他肯定大发雷霆。

    陆锦珊脸上飘过了一丝狡狯之色,一手拽住了她的胳膊,一手捂住了肚子,“哎哟,我肚子很疼,只是想让你上楼替我拿盒药而已,你该不会见死不救吧?”

    花晓芃无奈至极,“什么药?”

    “整肠生,就在我房间的抽屉里。”陆锦珊嘴角勾起了诡谲的笑意。

    花晓芃飞快的跑上了楼,进到她的房间里,正要拉开抽屉时,听到后面房门被“砰”的一声关上了。

    “该死!”她咒骂一声,意识到中计了,想要拉开门,但已经被陆锦珊锁住了。

    “陆锦珊,你要干什么,放我出去!”她用力的拍门。

    “小婊砸,你就在里面好好呆着吧。”陆锦珊冷笑两声,走了下去。

    下等的贱胚子,还想跟她斗,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温泉池里。

    陆谨言看着手表,满脸的不耐之色。

    蠢女人在磨蹭什么,竟然敢超过他的时限,又欠调.教了,看他待会怎么教训她!

    花梦黎从竹林悄悄的绕了过来,她只围了一条浴巾,方便让陆谨言看清楚她娇美的身体。

    远远的,她就看到了浸泡在温泉池里的男人,他完美的面庞、性.感的肤色和坚实的肌肉,让她春心荡漾,恨不得立刻就冲进水里,把自己敬献给他。

    陆谨言闭着眼睛,听到脚步声,以为是花晓芃,低吼一声:“迟到十分钟,滚过来受罚。”

    花梦黎知道他认错了人,但看他没有睁眼,就默默的走进了池子里。

    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飘散过来,他微微一怔,立刻睁开了眼睛。

    花晓芃不化妆,也不会涂香水,她的身上有得是最清新的女儿香,而不是人造的香水味。

    花梦黎只感到一阵冷冽的寒光直射过来,让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

    “谨言。”她细声细气的唤道,声音还没落地,就被陆谨言阴戾的声音打断了,“马上滚!”

    她的嘴角抽动了下,转过身,但没有动。

    她在等着,等着陆谨言看到她背上的标志。

    那么明显,他不可能看不到。

    陆谨言厌恶的目光飘过时,就落在了她的纹身上,一点无法言喻的深沉之色从眼底悄然划过。

    “你的背上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