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毫无顾忌的探进去
    第九十四章毫无顾忌的探进去

    花晓芃何尝听不出来,这是故意在讽刺她、损她。

    陆锦珊其实就是婆婆的翻版,高高在上,自以为是,狗眼看人低。

    唯一不同的是,陆锦珊的飞扬跋扈都是外露的,而婆婆藏得很深,满副的心计和城府。

    这应该跟她的处境有关。

    如果她像陆锦珊这样,早就被公公休了。

    在公公的眼里,她也不过是个摆设,比她好不了哪里去。

    她从服侍司马钰儿的佣人夏姨那里得到了一个小道消息。

    其实小妈并不是小三,她才是小三,是她害得小妈和公公发生误会分开,还害得小妈不能生育,然后成功上了位。

    如果不是奶奶极力阻止,公公肯定会跟她离婚。

    也是因为这样,陆谨言从小就跟她分开了,被公公送去了美国,没有在她身边长大。

    陆锦珊恼怒的直跺脚,指着花晓芃骂道:“这个小贱人最会挑拨离间了,她在秦如琛面前告我的阴状,害得秦如琛生我的气,让我给她负荆请罪。她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让我负荆请罪,应该她给我负荆请罪还差不多。”

    陆谨言嘴角勾起了极为幽讽的冷笑,“你太把自己当成一回事了,除了化妆、购物、开派对,你还会什么?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男人最讨厌的特点你都占全了,喜欢的优点,你一个没有。”

    陆锦珊整张脸都涨红了,红得发紫,像猪肝一样,好在贴了片面膜,挡住了大部分。

    她怼不过陆谨言,只能跟母亲撒娇,“妈,陆谨言有毒,你能不能管管他?”

    陆夫人拍了拍她的肩,眼睛望着陆谨言,“你就不要老是挖苦你姐姐了,女人的职责是相夫教子,不是在外面抛头露面,锦珊高贵、漂亮,这就是她最大的优点。”

    “您的看法不代表秦如琛,她的价值是需要丈夫来认可的,不是您。”陆谨言说完,抓起花晓芃的手朝楼上走去。

    花晓芃其实并不认同他这句话,女人的价值不需要男人来认可,而是要靠自己创造。除非她倒贴,跪舔男人,渴望得到认可。

    陆谨言身边的女人应该都是这样,哀哀乞怜,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观点。

    谁让他是众星捧月的太阳神呢。

    进到房间里,陆谨言抛来一道鄙视的目光,“你的尖刺利爪呢?怎么变成打不还口、骂不还手的怂包了?”

    她叹了口气,“我是审时度势,婆婆就站在旁边看着呢,她要看到我还手,打她的宝贝女儿,还不得火冒万丈。”

    陆谨言扣住了她的下巴尖,“蠢女人,你记好了,你要绝对服从的人只有我一个。”

    她浓密的长睫毛闪烁了下,张大眼睛望着他,像是没有听懂他的话,“什么意思?”

    他的手指微微紧了下,但并没有用力,“别跟我装傻,你还没有蠢到听不懂话的地步。”

    她狠狠的咽了下口水,她不是没听懂他的话,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她和陆锦珊闹起来,他会给她撑腰?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婆婆一定觉得我在中间挑拨离间,害得你和陆锦珊姐弟不和吧?”

    陆锦珊的背后是不分是非黑白,对女儿无条件宠溺的陆夫人,倘若她真的跟陆锦珊对着干,陆夫人是不会饶过她的。

    在豪门里,跟婆婆撕破了脸皮的媳妇是不没有好果子吃的,即便有丈夫撑腰也没用。

    丈夫是婆婆的儿子,不可能跟婆婆对着干。

    她要在陆家待下去,就得和陆夫人维持表面的和谐。

    陆谨言深邃的桃花眼在灯光里闪烁了下,露出一点阴鸷之色,“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再让我看到你这么怂,你就真的惨了。”

    她打了个哆嗦,一股寒意从背脊蔓延出来。

    不撕逼还要被惩罚,这是要逼死她的节奏吗?

    她不是一个撕逼爱好者啊!

    “当你的老婆可真难。”

    “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你只是个挂名的。”他冷笑一声。

    “我只要挂个名就够了,难道还能奢求别的吗?”她秀美的脸上浮出了一丝凄迷之色。

    能挂个名都不容易啊,还要随时担心会被换掉,得想方设法的讨修罗魔王欢心,稳住自己的位置。

    陆谨言猛地把她壁咚在墙角,俊美的面庞覆盖下来,几乎要贴上她的,“你没有奢求的资格。”

    “我知道。”她的表情是唯唯诺诺的,带着几分瑟缩,但眼神里暗藏了几分倔强。

    她在陆家的目的只是为了给小锋存医疗费,感情、婚姻、丈夫对她而言,都是浮云,是她可望而不可及的东西。

    她不会让自己陷进泥沼里,更不会做飞蛾扑火的事。

    只希望在离开的时候,灵魂和心还是完完整整的。

    轻轻的来,不留下一丝遗憾,默默的走,不带走一份念想。

    陆谨言冰冷的眸子里有一缕火焰在摇曳,不知是被激怒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总之,她的回答和表情都让他很不满意。

    “你总是该死的很有自知之明。”

    “这不是你希望的吗?”她的声音低迷的像一阵掠过的晚风。

    她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自己又莫名其妙的惹火他了。

    他的坏脾气,就像随时扛着一个火药包,一触即发。

    “你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像是惩罚般的,他的薄唇罩了上来,狠狠的吻住了她。

    他的吻从来都不是温柔的,总是充满了侵略性,舌尖毫无顾忌的探了进去,恣意的掠夺她瑟缩的唇舌。

    她僵硬的一动不动,任凭他进攻。

    这似乎让他的怒火更盛,牙齿在她的唇间陡然一咬,力道虽然不重,但依然能清晰的感觉到疼痛。

    她惊恐的颤栗了下,下意识的想要把他推开,他抓起她抗争的小手禁锢在了身后,如烈火一般滚烫的气息把她重重的包围了……

    这个时候,江城,花梦黎正在积极的救助母亲。

    她来到一家餐厅时,遇见了花晓芃的同学小美,“你不是晓芃的姐姐梦黎吗?好久没看到你了,你知不知道最近江城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什么事?”

    “有人在各大餐厅悬赏,找一个送外卖的女孩,赏金有50万呢。”小美说着,狡黠一笑,“我觉得我要发财了。”

    花梦黎也是个十分八卦的女人,就好奇的问道:“小美,我请你喝奶茶,你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