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打我老婆?弄死你!
    第九十三章打我老婆?弄死你!

    “你胳膊上的伤怎么来的?”他用着蜻蜓点水的语气,像是随口一问。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把手臂背到了身后,像是想把它们藏起来。

    陆谨言铁臂一伸,勾住她纤细的腰肢,一把就将她拽了过来,“你是鸵鸟吗?以为这样我就看不到了?”

    “……不是。”她微微的颤动了下,只感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让她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陆谨言的脸色变得十分阴郁,仿佛被外面的夜色晕染了,“说,怎么弄得?”

    “我……我自己不小心撞到的。”她嗫嚅的说,浓密的长睫毛低垂下来,遮住了闪烁的眸子,免得它们一不小心泄了密。

    陆谨言从牙缝里吸了口气,大手一抬,捏住了她的下巴,“你要再敢说谎,我就把你狡诈的牙齿都拔光。”

    他的语气暴躁而充满威胁,她惊恐的捂住了嘴,“我要说实话,会背上挑拨离间的罪名吗?”

    “你不说才有罪,欺君罔上之罪。”他低哼一声,满脸阴鸷的戾气。

    有股寒意从她的背脊里蔓延出来,让她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声音瑟瑟的传来,“是你姐……”后面的话她打住了,不需要说的太过详细了。

    陆谨言松开了手,她赶紧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到了陆宅之后,她是先进去的。

    陆锦珊一看到她,就怒气冲冲的从楼梯上狂奔下来。

    她一直在家里发脾气。

    秦如琛过来,竟然要她向花晓芃负荆请罪,否则就正式向名流圈宣布取消婚约。

    一定是这个女人在门口跟他告状,挑拨离间,他才会这样。

    她要杀了这个贱人。

    “小表砸,我让你滚出陆家,你就站到大门口去装可怜,想博取同情是吧?我看看现在谁能来同情你!”她扬起手,劈头盖脸就朝她打了过来。

    爸爸和小妈带着陆初瑕出去看儿童剧了,她可以为所欲为。

    花晓芃把她推开了,但她不依不饶,又冲上来打,完全不知道,陆谨言已经站在了大门口。

    一道嗜血的煞气从他身上蔓延出来。

    果然是她把花晓芃赶出去的!

    他一个箭步上前,拉开花晓芃护在身后,“啪”的一巴掌朝陆锦珊扇了过去。

    陆锦珊两眼冒金光,打了个趔趄跌倒在地上,整个人都懵了。

    陆夫人跑了过来,刚才她就站在偏厅里。

    看着陆锦珊打花晓芃,她无动于衷,并不打算阻止,让女儿出出气也好。

    她在秦如琛面前,太受委屈了。

    花晓芃是间接的罪魁祸首,该打!

    当看见陆谨言出现在门口时,她就知道坏事了,想要阻止,但为时已晚。

    “谨言,你怎么可以打锦珊,她是你姐姐。”她连忙扶住了女儿,看着她红肿的脸,心疼不已。

    儿子也真够狠心的,下手这么重。

    “妈,我要被陆谨言打死了。”陆锦珊一边嚎啕大哭,一边跑上了楼。

    她已经顾不上吵架了,要赶紧冰敷,再贴面膜,免得毁了容。

    陆谨言的眼神如冰一样的寒冷,没有一丝温度,“我从来不打女人,但遇到犯贱找死的,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蠢女人是他的私有财产,只有他能动!

    花晓芃一直躲在他的身后,他高大而魁伟的身躯,就像一座大山,把所有的危险都阻隔在了外面。

    这是一次惊奇的发现,原来陆谨言还能给她安全感。

    他明明是最危险的人啊?

    想着,她突然觉得好笑,又讽刺。

    她连忙把头微微的扎了下来,免得自己忍不住的笑意被其他人看到了,还以为她在幸灾乐祸。

    陆夫人叹了口气,“锦珊今天受了委屈,难免心情不好,你这个当弟弟的要体谅一下她。”

    “我现在心情更不好,我是不是该弄死她?”陆谨言对母亲的维护很无语。

    陆夫人阴鸷的瞅了眼他身后的女人。

    或许她真是个祸害,在她来之前,锦珊和如琛挺好的,自从她来了之后,两人就闹得不可开交了。

    如琛还要锦珊向她负荆请罪。

    锦珊是长姐,是堂堂的豪门千金,凭什么向一个下等的贱胚低头?

    “谨言,你们是亲姐弟,怎么能被外人一挑拨,就自相残杀呢?”

    “谁是外人?”陆谨言阴郁的看着她。

    陆夫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需要回答,这个家里除了他身后的祸害,还能有第二个人吗?

    但也不能明说,她是个极有城府,很会把握分寸的人,否则也不会一直把司马钰儿踩在脚底上,让她永远都翻不了身。

    花晓芃也知道陆夫人说的是她,她从来都没把她当作过儿媳妇看待。

    陆谨言的眸色加深了,更阴暗,更冰冷。

    他一把将身后的女人拉了出来,大手罩在她的头顶上,就仿佛把她整个人都掌握在了五指之间。

    “除了您、爸爸和奶奶,这个女人就是我最亲近的人,因为她完完全全属于我,从头发丝到脚趾尖都专属于我,谁也不准碰!”

    花晓芃噎了下,修罗魔王的占有欲真的是天下无敌,她已经被完全纳入了他的私有财产,就像奴隶与奴隶主的关系。

    陆夫人的嘴角抽动了下,一时半会竟然无言以对。

    陆锦珊贴着面膜从楼上下来了,两只眼睛冒着火:“就算她是你的宠物,也是外人,我是你的亲姐,跟你一样流着陆家的血。你竟然为了她打我,你要六亲不认吗?”

    陆谨言嗤笑一声,慢条斯理的说:“在法律上,她是直系,你是旁系。在陆家,她是我的挂名妻子,要给我生孩子,而你是别人的老婆,要给别人生孩子,能一样吗?”

    陆锦珊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和陆夫人一样,被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陆谨言就是有这种能力,不仅毒舌,还能一针见血,准确无误的掐住关键点,反驳的对方哑口无言。

    在花晓芃的心里,对这句话是深有感触的。

    所谓的手足情深,也就是在结婚之前,结婚之后,各自为家,关系就变得复杂了,争家产、闹矛盾,最后老死不相往来的比比皆是。

    大伯一家就是典型,只会算计自己老实的弟弟,占尽弟弟家的便宜,从未见他关心过弟弟一丝一毫。

    陆夫人走到了女儿身旁,“行了,锦珊,以后皓阳的东西,你要悠着点。”

    她故意在“东西”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