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还要施暴吗?
    第九十二章还要施暴吗?

    “陆谨言,你个混蛋,玩得还真开心。”一想到花晓芃独自坐在门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他心里的怒火就疯狂的燃烧,烧得他头昏脑胀,烧得他理智全无,烧得他不知所云。

    陆谨言一把甩开了他,整理了下衣领,“秦如琛,你发什么疯?”

    秦如琛额头上的青筋在疯狂的抽动,“你老婆被赶了出来,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你却带着野女人在外面鬼混。你跟陆锦珊不愧是姐弟,一个飞扬跋扈,一个冷血无情。花晓芃嫁到你们陆家,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陆谨言剧烈的震动了下,他怎么都没想到花晓芃是被赶出来的!

    “谁把她赶出来的?”

    “除了陆锦珊,还能有谁?”秦如琛火冒万丈的说。

    这个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晓芃就在这里,我开车路过,恰巧看见她在路边流浪,就顺便把她带过来了。”

    说话的人是许若芳,她是故意这么说的,刚好接上秦如琛的话。

    陆谨言俊美的脸上一块肌肉抽动了下,像是被根小刺扎到了。

    这个没用的蠢货竟然该死的一句话都不吭,是哑巴了吗?

    秦如琛焦急的望向了许若芳,“晓芃呢,她在哪里?”

    “去洗手间了,去了还挺久的,一直没回来。”许若芳看了下表。

    秦如琛转身要去洗手间找,被陆谨言拦住,“我的人,用不着你来操心。”

    “你有把她当成你的妻子吗?”秦如琛哼哧一声。

    “那是我的事,你没资格管。”他暴躁的走了出去。

    花晓芃从小黑屋出来了,沿着墙壁虚弱的往前走着,看到他的一瞬间,她犹如被一击霹雳击中,浑身辗过了恐惧的痉挛。

    他的脸色阴沉无比,难道还没发泄够,还要继续施暴?

    她狠狠的吸了口气,把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转过身,拔腿就跑。

    那模样就是老鼠见了猫,兔子见了野狼。

    陆谨言吐血,连忙在后面追,“花晓芃,你给我站住。”

    她跑得更快了,

    她要站住,就是傻子了。

    前面有消防通道,她径自往楼下跑,想要逃生。

    陆谨言在后面穷追不舍,“花晓芃,你又不听话了!”

    刚教训过,还敢犯倔,看来教训的还不够!

    “我没惹你!”她气喘吁吁,跑得太急,还剩最后两个台阶时,一脚就踏空了。

    她的身体失去重心,朝前狠狠的栽去,额头‘砰”的一声猛烈地撞到了墙上,当即肿起了一个大包。

    她被撞懵了,一屁.股跌坐下来,头晕目眩,两眼直冒金光。

    “见鬼!”陆谨言从喉咙里咒骂一声,捧住了她的头,“花晓芃,看着我,头晕不晕?”

    “晕。”她下意识的说。

    “有没有恶心,想吐?”他皱起了眉,本来就蠢,别撞成白痴了。

    “没有,就是疼。”她呻吟了声。

    他松了口气,没想吐就说明没有造成脑震荡。

    花晓芃晕了会,突然惊醒,跳起来想逃走,被他用力的按住了肩头,“你跑什么?”

    “你不是又要把我抓回小黑屋吧?”她惊恐万分,瑟瑟的看着他。

    “你想念那里吗?”他嗤笑一声。

    她战栗的抱住了胳膊,“不要,一辈子都不要再进去了。”

    他露出了一丝促狭之色,“那就乖乖听话,下次我喊停,你要再敢跑一步,就把你关一天。”

    “不跑了。”她想要点头,但才动了一下,额头就好痛,痛得她忍不住的抽搐了下。

    “活该!”他暴躁不已,不知是在生她的气,还是在自己的气。

    带着她进去之后,他让服务生拿来冰块给她敷了起来。

    秦如琛连忙走了过来,“晓芃,你的额头怎么了?”

    “在洗手间不小心撞了一下。”她支支吾吾的解释。

    “难怪这么久都没出来,回去煮个鸡蛋滚一下,消肿。”许若芳说道。

    “晚上好好休息,要是头晕,想吐,一定要看医生。”秦如琛心疼不已,不停的叮嘱。

    陆谨言幽幽的瞟了他一眼,目光犀利而深沉,“秦如琛,我怎么没见过你这么关心过陆锦珊?”

    秦如琛的嘴角颤动了下,眼睛微微一闪,迅速的说道:“我就喜欢关心弱势群体,最讨厌恃强凌弱的人。”

    “这一点,秦少倒是一直都没变过。”许若芳笑了笑,这话就像是在给他打掩护。

    作为一个心理学医生,她有一双可以看穿真相的眼睛。

    听到她这么一说,陆谨言就没有再多想,在他看来,秦如琛应该不会这么蠢,真的敢觊觎他的女人。

    进到车里。

    花晓芃还有些余惊未了,时而用睫毛偷瞧陆谨言,观察他的动静。

    陆谨言从车载小冰柜里拿出一瓶冰水,喝了一口,用极为低沉的语气问道:“你今天为什么出来?”

    她微微一怔,不知道他想问什么。

    “许若芳给我打电话,约我出来玩,我就出来了。”她极为小声的说。

    陆谨言眉头一横,冷冽的寒光透过车内的昏暗直射过来,“给你一次说实话的机会!”

    她的背心窝一阵发寒,他明显是不相信她的话,难道是秦如琛对他说了些什么。

    垂下眸子,她沉吟了片许,才低低的说:“姐夫来了,我怕姐有误会,就自己出来了。”

    陆谨言那双冰冷的桃花眼,一睁一闭,不露自威,“是你自己出来的,还是陆锦珊赶你出来的?”

    他的语气慢慢悠悠的,仿佛只是随口一问,但声音里弥漫着一股瘆人的气息,就像巨浪来临前海底的伏流,缓慢而阴鸷的流动着,随时都能掀起惊涛骇浪。

    她缩到了车窗旁,保持和他最远的距离,“是……是我自己出来的。”

    他薄唇微抿,未动声色,晦暗不明的表情让她十分的忐忑,下意识的蜷缩了起来,抱住了身体。

    她的手臂上,几块青紫落进了他的眼里,还有几道破了皮的血印子,像是被指甲抓伤的。

    他目光骤凛,俊朗的浓眉拧绞了起来。

    这不是在小黑屋里被他“折腾”出来的,之前就有,只是他没有注意到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