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小黑屋里的暴虐
    第九十一章小黑屋里的暴虐

    “把灯打开,灯在哪里?”她哆哆嗦嗦的在墙壁四处摸索,但上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摸到。

    她的膝盖在颤抖,她的双腿在发软,大滴大滴的冷汗从她的额头滴落下来。

    她摸索到了门口,想要开门,被陆谨言一把拽开了,“你今天别指望能出去!”

    “我要出去,我不要关小黑屋,我最怕小黑屋了。”她全身都在颤抖,抖得连墙壁似乎都跟着震动了。

    她的两排牙齿也在上下打战,咬破了她的嘴唇,一缕鲜血从嘴角滑落下来。

    “地狱就是这么黑暗,永远也别指望见到光!”他的薄唇附在她的耳边,气息如火一般的炽烈,像是从地狱升起的鬼火,要把她焚成灰烬。

    她像是被一记闷棍敲在了头顶,再也支持不住,跌倒在了地上。

    挣扎着,她想要站起来,但是失败了,只能朝前爬了几步,爬到了他的脚边。

    “求你放我出去,求你了……”她惶恐的、虚弱的、一叠连声的哀求,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动物在做垂死的哀鸣。

    他居高临下的、鄙视的、轻蔑的看着她,眼神里只有厌恶和硬冷。

    抓起她的手臂,他一把将她提了起来,抵触在墙壁上。

    大手抓起她两条僵硬而无力的腿,强行掰开,横跨上了自己的腰际。

    “这不过是前奏!”他的嘴角扬起了邪戾的冷笑,那笑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

    他修长的手指移了上来,抓住了她剧烈起伏的胸口,放肆的玩弄,就仿佛那是两个专供发泄的玩具。

    花晓芃的喉头因为极度的恐惧而痉挛,说不出话来了,她拼命的吞咽着口水,艰难的挤出几个字来,“不……不……”

    “你应该说要,荡.妇就该说这个字!”他低哼一声,扯掉了她裙子下单薄的遮蔽。

    她无力的摇着头,身体因为双重的恐惧,僵硬的就像是放久了的面团。

    他几近粗暴的进入,在她狭小的空隙里横冲直闯,没有一点怜惜之色。

    她快要窒息了,不得不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喘气。

    泪水从她的眼角坠落,她的眼睛依然瞪得大大的,透过泪雾,极力在狭窄的空间里寻找光线,寻找可以苟延残喘的希望。

    换气扇不停的转动着,一丝微光又透露了进来,她慢慢的抬起了僵硬的手。

    因为他猛烈地撞击,她整个身体都在抖动,手臂也跟着上下的摇摆。

    她很努力的伸着,仿佛想要抓住那一缕微光,但它离得好远好远,虚无缥缈,怎么都抓不住。

    一次的释放之后,他把她翻了个身,让她跪在冰冷的地板上,从后面入侵。

    她看不到光了,一丝都看不到了,眼前又是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她的手臂无力支撑起身体,上半身几乎趴在地板上,身体成了一个拱形。

    陆谨言强壮的身躯在后面不停的推动着她,撞击着她,不给她一丝喘气的机会。

    她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死在这个小黑屋里,死在这个暴君的身下。

    她想要出去,谁来救救她,谁能救救她!

    她在心里拼命的叫喊,但嘴里一个字都吐不出来,因为嘴现在要呼吸,努力的呼吸,不让自己窒息而死。

    她不知道这份暴虐会在什么时候停止,不知道他要怎样才能放过她。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仿佛一个世纪了。

    她的内心充斥着极度的恐惧,身体却在一阵又一阵极致的冲击波中沉浮。

    他的每一次动作都会准确无误的撞击在她的敏感点,让她产生出最原始的快感。

    这是身体的本能,是肾上腺素激荡的结果。

    她是无法控制的。

    她几乎分不清,自己是会在恐惧中死掉,还是会在兴奋中死掉。

    黑暗中,她似乎看到一个影子飘了过去。

    是阿聪吗?

    是阿聪来了吗?

    听说人在弥留之际,就会看到逝去的亲人,他们是来接他走的。

    她是不是也要死了,所以阿聪来接她了?

    她真的好想跟他走啊,去一个无忧无虑的世界,再也不用被恶魔蹂躏。

    但她不能,她还要活着,还要救小锋。

    阿聪,对不起,你走吧,别管我了,我还不能跟你走。

    她甩了甩头,甩去眼角的泪水,强迫自己模糊的意识清醒过来。

    陆谨言透过黑暗死死的盯着她。

    倔强的小刺猬,真能忍,竟然一声都不吭!

    “花晓芃,这只是刚刚开始,我说过,会让你把地狱十八层的滋味都尝遍。”他一声粗嘎的低吼,尽情的释放出来。

    这确实只是开始,他还有很多方法来折磨她、降服她!

    就算她的骨头再硬,刺再尖利,也一定承受不了。

    花晓芃像一个被玩碎的娃娃,被扔在了地上,身上细细密密的布满了汗珠,整个人似乎只剩下一缕幽魂了。

    他大手一伸,按下门口的开关,天花板上的灯亮了。

    她像是缺了水的鱼,望着灯,大口大口的呼吸,来平复快要暂停的心跳。

    “喜欢这个滋味吗?”他走了过来,挡住了光,魁伟的身体投下了一片巨大的阴影。

    她艰难的咽了下口水,滋润干燥的喉咙,然后极为费力的吐出了几个字,“我可以走了吗?”

    他暴躁的抓住了她的后脑勺,逼她抬起头来看着他,“以后我的话,一个字都不准忘记!”

    “知道了。”她露出了逆来顺受的表情,但低垂的睫毛下面藏匿着一股野性不驯的倔强。

    她的人可以对他屈服,但她的心,她的灵魂永远都不会。

    他冷哼一声,拉开门走了出去。

    她爬了起来,蜷缩在了墙角。

    她还没有力气站起来,需要时间来缓一缓。

    俱乐部里,秦如琛走了进来,从陆家出来,他没有看到花晓芃了,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发了微信,她也没回。

    他过来是想喝杯酒散散心。

    坐到吧台前,他眼角的余光飘到了陆谨言。

    看到陆谨言走进来,坐到了安安身旁,一股极致的怒火冲进了他的眉梢。

    他站了起来,狂冲向陆谨言,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