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被赶出陆家
    第八十九章被赶出陆家

    许若宸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笑了笑,“我跟秦如琛的关系还算不错。”

    这等于是间接的承认了。

    花晓芃相当的惊讶,“许公子,你的能力真是超乎我的想象啊。”

    “我这个人一向可以为了朋友两面插刀,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许若宸迷人一笑,眼睛眯成了月芽状。

    花晓芃也笑了,在龙城,她最愿意相信的人就是他。

    “我知道你对我很好,可是我不想你受到牵连,万一让陆锦珊知道了,估计要跟你闹翻天。”

    许若宸冷笑一声:“我还不至于怕一个花瓶。”

    花晓芃在心里叹了口气。

    陆锦珊可不只是个花瓶,兴风作浪的本事大着呢,现在她跟花梦黎结成联盟,一起对付她,还不知道会导演出多少闹剧来。

    “真希望她能消停一点,把精力都放在姐夫的身上,不要再把我当成幻想的情敌,处处找茬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我在,什么都不要担心。”许若宸低沉的声音里充满了安慰的力量,让她感觉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孤军奋战,还有一个人可以让她信赖,让她依靠。

    第二天,陆锦珊一回来,就在陆夫人面前嚎啕大哭。

    秦如琛要求解除婚约,不跟她结婚了。

    陆夫人大惊失色,就知道上次秦如琛带了一个女人过来,就是一根导火线。

    秦如琛的忍耐已经超过极限了。

    今天陆宇晗在外面有饭局,她得在陆宇晗知道之前,把这件事解决好,否则这婚就真结不成了。

    她赶紧派了人过去接秦如琛,让他到家里来吃饭。

    花晓芃下班回来,刚走到门口,就被陆锦珊拦住了,“你个不要脸的小表砸,下等的贱胚,都是你害的,你给我滚,从陆家滚出去,我不准你进来。”

    花晓芃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又惹得她大发雷霆,好像一天不跟她吵两顿,她心里就不舒服。

    “我才刚回来,貌似没有惹到你这位大小姐吧?”

    “都是因为你一见面就勾引秦如琛,才害得他跟我吵架。你还在爸爸面前挑拨离间,让爸爸冻结了我的零用钱,收走了我的衣服,我没有办法打扮好自己,如琛嫌弃我了,才会跟我解除婚约。”陆锦珊说着,劈头盖脸就朝她打了过去。

    她使出一股蛮力推开了她,“陆锦珊,我告诉你,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你不要欺人太甚。”

    陆锦珊咬牙切齿,她真想拿刀划烂花晓芃这张脸,看她还怎么勾引男人。但她不敢,陆谨言的警告让她心有余悸。

    他发起狠来,根本就不会把她放在眼里,上次烫了她的脚,下次泼硫酸也是有可能的。

    她能做得就是冲上去,继续掐她,打她,“我就是要欺负你,谁让你死皮赖脸的赖在我们家不走,你就是个替身,该嫁给谨言的是花梦黎,不是你。你一身的穷酸味,只会给我们陆家丢脸,我告诉你,每天看到你,我连饭都吃不下。”

    花晓芃再次推开了她,“陆锦珊,你再发疯,我就要还手了。”

    “你敢!”陆锦珊低哼一声,在她的眼里,她就是只臭虫,是只蟑螂。她想怎么踩,就怎么踩,想怎么捏,就怎么捏。

    花晓芃满脸的愤怒。

    是可忍孰不可忍!

    “陆锦珊,我忍着你,不代表我怕你!”

    她攥紧了拳头,只要陆锦珊再敢动她一下,她就一拳挥过去。

    陆夫人看出花晓芃出离愤怒了,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她走过来,拦在了她们中间,免得女儿被她伤到。

    “好了,晓芃,今天锦珊心情不太好,难免情绪激动。你先不要在家里了,出去外面走一走,等晚些时候再回来。”

    把她支出去是最好的作法,女儿一看到她就情绪失控,到时候又惹得秦如琛不高兴,觉得她性格不好,婚约的事就没有办法谈了。

    花晓芃暗地里吸了口气,什么都没说,转身朝外面走去。

    她不知道自己能去哪。

    偌大一个龙城,根本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地。

    在陆夫人、陆谨言和陆锦珊的眼里,她就是一个乞丐,靠着他们的施舍而生活。

    夕阳洒落了最后一缕光辉,她迎着夕阳朝外面走着,像一条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四周是那样的安静,仿佛整个世界都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铁栅门外,有个长椅,她坐了下来,在那里等着。出去一趟太麻烦了,她也没地方可去,不如就坐在这里,还能省下车钱。

    秦如琛的车开了过来,他一眼就看到了椅子上单薄的身影。

    他赶紧停下了车,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晓芃,你在这里干什么,怎么不进去?”

    花晓芃没想过会被他看到,有点局促,“我……我在这里等谨言,他还没有回来。”

    他微微一怔,“你们吵架了吗?”

    “没有呀。”她摇摇头。

    “那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等,不在家里等?”他皱了下眉头,直觉告诉他,她没有说实话。

    她裂开嘴角,想要对他抛出一个轻松的微笑,但笑容还没成型就消失了,仿佛被夜风吹散了一般。

    这微妙的表情被他尽收眼底,他的心扯动了下,“晓芃,天黑了,你一个人坐在外面不好,跟我一起进去,有什么事,我帮你解决。”

    “我没事,姐夫,你快点进去吧,陆夫人和大姐都在里面等你,你不用管我。”她垂下了眸子,浓密的长睫毛在白皙的皮肤上投下了两道悲凉的阴影。

    她瘦削的身体看起来是那样的单薄,藏在阴影里,小小的一团,似乎一阵大风,就能刮走。

    秦如琛的心里隐隐作痛,他有一种冲动,想把她搂进怀里,给予她呵护,给予她温暖,不让她这样孤零零的一个人。

    但是不能。

    她是陆谨言的妻子。

    “我不进去了,本来我也不想进去,看到那个刁蛮千金就心烦。”

    “不要,你得进去,不然我就走了。”她一脸的固执,站起身就朝外走,她不想再跟他有一点点的接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