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第八十八章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花晓芃狠狠一震,“什么意思?”

    陆谨言没有马上回答,走到酒柜前,倒了两杯红酒,一杯递给她。

    她接过来,瞅了一眼,不敢喝。

    想起上次浴室里的那口酒,她心有余悸。

    不想再变荡.妇了。

    “你没有放什么东西吧?”

    她眨了眨眼,带着几分忐忑的盯着他。

    他优美的嘴角勾起了一丝邪戾的冷笑,微微倾身,俊朗无匹的面庞贴了过来,离她只有咫尺的距离,“想念做荡.妇的感觉了?”

    她羞恼交加,一股热浪从脖子冲向了头皮,让她看起来像只熟透的华盛顿苹果,“我绝对不会再让你得逞了。”

    “我只是激发了你的本性,拆穿了你的伪装。”他批判的目光犹如利剑一般把她从头剐到脚,语气里充满了极为幽深的讥讽。

    她是荡.妇,不知廉耻,肮脏无比的荡.妇,一辈子都翻不了身。

    她缩到了沙发的一角,仿佛想把自己隐藏起来。

    她的嘴角像被强行喂进了一片黄连,极致的苦涩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了五脏六腑。

    这个话题永远都没有结果,一个洁癖深重的人不可能接受一具残缺的身体,何况他是像神祗一样的人物,完美、优秀、高高在上。

    只有纯洁、干净、完美的女人才配得上她。

    她这种不干净的脏女人,对他而言,就是一种玷污。

    “我们还是说正事吧,你刚才是什么意思啊?”

    赶紧转移话题,是最明智的作法。

    陆谨言晃动了下杯中的酒,脸上所有的神情一瞬间全部消失,只剩下如极北冰山一般的寒冷。

    “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球,不偏不倚正好‘

    砸到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

    “就是巧合呀。”她耸了耸肩,还是一脸的困惑不解。

    “笨。”他弹了下她的额头,一点犀利之色从眼底闪过,“所有的巧合背后都可能有一个阴谋。”

    她倒吸了口气,这家伙是不是太多疑了。

    “如果说,有人恨我,想要用球狠狠的砸我一下,我是信的。可是故意设计来救我,这说不通。堂姐的手臂都被砸肿了,这不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他冷笑的揉了揉她的头,这个女人的性格就是受了点小恩小惠,就会感恩戴德,对对方掏心掏肺,苦肉计对她是最管用的。

    “白痴,被人卖了还会替人数钱。”

    她淡淡一笑,带了几分云淡风轻的神色,“无论如何,我都相信堂姐是真的想救我,我们是堂姐妹,身上流的都是花家的血,总归会有一点亲情存在。如果亲戚之间都只剩下算计了,那人跟人之间该有多可怕呀。”

    “她要不算计你,你能嫁过来?”陆谨言低哼一声,木鱼疙瘩脑袋,点都点不醒。

    她撇撇嘴没有说话。

    就算不是巧合,也是陆锦珊想要害她。

    堂姐肯定是不知道的,她救她完全是出于本能。

    “反正,不管怎么样,把我伯妈放出来吧,这次她肯定害怕了,不敢再闹了。”

    “我没空去理会市井小民的事。”他一脸的淡漠和冷酷,站起身,朝外面走去,显然没有半分疏通和商量的可能性。

    花晓芃郁闷,她又跟父亲打了个电话,大伯妈已经被押进拘留所了。

    她的事可大可小。

    她在花父的单位闹,吵得大家没法正常工作,抓伤了来劝架的领导。在花晓芃的家门口闹,扰的四周邻居没法正常休息,不仅打了花母一巴掌,还推倒了隔壁调解的邻居。

    对于这种构成了人身伤害的,判她三个月拘役完全是合理合法的,并不是徇私枉法。

    所以,她没地方可申辩。

    花晓芃叹了口气,在陆谨言面前,她就是只臭虫,哪里有说话的权利。

    估计她是帮不了大伯妈了。

    跟父亲通完话之后,她就给花梦黎打了个电话,花梦黎还在等着她的回信呢。

    “梦黎,我问过陆谨言了,被他骂了一顿,他说他没有闲工夫管我们这些市井小民的事,还把我训斥了一番。这会出去找他的情人了,估计晚上都不会回来了。我就说吧,这事不可能跟他有关系。我在他心里的位置连那个情人都不如呢,他哪里会管我家的事啊。”

    她说这话,就是为了打消花梦黎的猜疑。

    如果如实的说,事情真的跟陆谨言有关,但他不肯开恩特赦,花梦黎是万万不会相信的,搞不好还觉得是她不肯原谅大伯妈,有意要关着她呢。

    花梦黎在判断着她话中的真实性,如果花晓芃没有把自己说的如此悲惨,她是不会相信的。

    但现在,她宁愿相信这是真的。

    这说明,陆谨言半点都不在乎她,只把她当成一个宠物在玩弄,等到玩腻了,就会扔进垃圾桶了。

    陆谨言一出去,就没再回来。

    花晓芃知道,他去找那个情人了,或许还不止一个情人。

    陆少爷想要女人,就是勾勾手指的事。

    她不在,她乐得逍遥,一个人霸占大房间,连呼吸都变得格外顺畅。

    许若宸发来了微信,得知陆谨言不再,就开启了视频。

    他似乎刚刚沐浴过,穿了一件蓝色花纹的睡衣,领口大敞着,性格的胸肌显露在外。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想到了酒店的那个晚上。

    原本那是一场恐怖的噩梦,每每想起来,都让她痛苦不已,但得知对方是许若宸之后,心里的阴影似乎悄然的消失了。

    而对于许若宸的那种距离感,也悄然的拉进了。

    毕竟他是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像她这种保守而传统的女人,对于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或多或少都有特殊的情感,尤其对方是她不讨厌,甚至还有好感的男人。

    许若宸深知这一点,所以设计了别墅里的这一出戏,让真相大白,这样,她对他就完全没有顾忌了。

    “你老公夜不归宿,不是好现象啊。”他俊美的脸上带着调侃的笑容。

    “我一个人挺好的,自由自在。”她莞尔一笑。

    “傻瓜,你太消极,太被动了。”许若宸叹了口气。

    她浓密的长睫毛闪动了下,似乎想到了什么,朝他做了个鬼脸,“好了,别谈我的事了,你知道秦如琛找了个女人吗?这件事不会跟你有关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