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关进牢子里
    第八十七章关进牢子里

    “今天爸妈和小妈都不在,出去听歌剧了。梦黎有急事要找花晓芃,我们就破例一次呗。”陆锦珊撇撇嘴。

    花晓芃假装不知道她有什么事,问道:“姐,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晓芃,我们能单独谈谈吗?”花梦黎极为小声的说。

    花晓芃把她带去了花园。

    花梦黎发现陆家的豪宅真的很大,比她想象中大多了。

    如果她能住在这里多好啊。

    一失足成千古恨。

    想当初,她咬咬牙关嫁过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现在当着这里的女主人,每天享清福。

    “姐,你到底什么事啊?”花晓芃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晓芃,我妈被派出所关起来的事,你应该知道了吧?”花梦黎低低的说。

    她的心里恨意深深,倘若眼光可以化为利箭,这会,她一定要把花晓芃万箭穿心,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花晓芃耸了耸肩,就知道是为这事来得。

    可她能做什么呢?

    “我爸来过电话,跟我说了这事。你怎么不劝劝你妈,不要到我们家闹了。陆谨言是什么性格,你应该充分的见识过了吧,你觉得我跟你,或者我们花家有决定的的权利吗?这样闹来闹去的,把陆家惹火了,我们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花梦黎承认,自己确实做了一个错误的计划。

    从前妈妈跟二叔家争,从来没输过,所以她自以为是的认为,这次也一样,但她忽略了陆谨言才是决策者。

    她只有讨到陆谨言的欢心才能赶走花晓芃,夺回自己的位置。

    “陆家知道了吗?”

    “不知道,我没说。”花晓芃摇摇头。

    “那就好,晓芃,我知道这事是我妈不对,她也是急疯了。她年纪也不小了,在牢子里经不起折腾的。我保证她以后都不会来闹了,你就原谅她吧。”花梦黎很不想低声下气的求花晓芃,以前从来都是她高高在上,鄙视花晓芃、秒杀花晓芃、碾压花晓芃,现在却倒转了过来。

    花晓芃完全不明白她的意思,“姐,你得去跟派出所求情。我爸已经跟大伯去了派出所和解,但他们不放人,估计你们得找熟人疏通一下了。”

    花梦黎眼底闪过了一道阴鸷的神色。

    小表砸还挺会装无辜的,这事难道不是她做的吗?

    “晓芃,我们也是一家人,不能自相残杀,你就别跟我装糊涂了。我爸已经找过熟人了。他们说我妈这事行不通,是上面的指示,要严惩,所以才给判了三个月,不然早就放出来了。”

    花晓芃剧烈的震动了下,“完了,你妈肯定是上我爸单位闹,得罪他们领导了,所以报警抓了你妈。赶紧让你爸去找领导求情,从宽处理。”

    花梦黎连杀了她的心都有了,小表砸,真特么会装,明明就是她做得,还跟她东扯西拉。

    她要搬出陆家儿媳妇的身份,江城谁敢不给面子。

    “晓芃,我把你当亲妹妹,你能别跟我闹了吗,我知道这事是你做的。”她只能开门见山,先把妈妈救出来再说。

    花晓芃倒吸了口气,她竟然认为是她做的,关她p事啊。

    “姐,你怎么会认为是我做的,我又那能耐吗?”

    “你现在不是从前的野丫头了,是陆家的儿媳妇,你一个电话,我妈就能进去。”花梦黎撇撇嘴。

    “我给谁打电话呀,我谁都不认识。我就一p民,就算嫁到了陆家,我也是一p民。我能打电话给谁啊。”花晓芃风中凌乱。

    花梦黎看着急于想要跳脚的样子,有点困惑了,这是太会装了吗?

    “真的不是你?”

    “我发誓,我本来是打算今天回去的,可谨言他不放我走。说如果今天大伯妈还闹的话,我才能回去。”她竖起手掌,极为凝肃

    花梦黎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想看看她有没有撒谎的迹象,但她似乎一脸的坦白,“这件事陆谨言知道?”

    “知道,我得跟他请假,所以得告诉他。”花晓芃点点头。

    花梦黎狠狠的震颤了下,一股寒意伴随着强烈的失落把她席卷了。

    难道是陆谨言做的吗?

    好歹她也是他的前任未婚妻,难道他连一点感情都不顾及?

    她想着,一道怒火就从胸腔升腾起来,是花晓芃搞的鬼,她肯定在陆谨言的面前说了很多她的坏话,让陆谨言对她的印象很差。

    所以,才会一直对她冷冷淡淡的。

    她咽了口水,狠狠的咽下了心头的怒意,依然保持着平和的,柔柔弱弱的形象。

    “会不会是陆谨言做的?”

    花晓芃愣了下,摆摆手,“不可能,陆谨言才没空我们家的闲事呢。”

    “姐,你帮我问问吧,如果真是他的话,就替我求求情,把我妈放出来,我保证她以后都不会闹了。”花梦黎心头的怨恨犹如江水泛滥。

    花晓芃想了想,点点头,“我问问,不过多半跟他没关系。”

    回到大厅,见到陆谨言,花梦黎就装出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我妈这个人就是性子急,其实心地是很善良的。都怪我没有跟她说清楚状况,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嫁我嫁不都一样吗?等她出来,我一定好好劝说她,让她祝福你和谨言。”

    她的嘴角裂的很大,笑得极为夸张,等到出来的一瞬间,所有的笑容就转化成为仇恨。

    应该属于她的位置,她一定要抢回来!

    花晓芃坐到了陆谨言身边,她还是不能相信这件事跟陆谨言有关。

    “那个……我大伯妈被派出所拘役了,你知道吗?”

    陆谨言哼了声,是答非答。

    她继续试探:“三个月太久了一点,关个十五天小惩大诫就好了。”

    “这种泼皮,不关久一点能改吗?”陆谨言漫不经心的扔出一句话来。

    这下子她基本能确定了,真跟大少爷有关。

    真没想到,大魔王还做“好事”不留名!

    “上次堂姐救了我,替我挨了一球。我还欠她一份人情,这次就当我还她个人情,把大伯妈放出来吧,以后大家各不相欠。”她用着商量的语气说道。

    虽然大伯妈不仁,不顾及亲情,但他们不能跟她一般见识,这次给她个教训,估计以后就会收敛了。

    陆谨言“啪”得敲了下她的头,蠢女人就是天真,头脑简单,“蠢蛋,你真以为在高尔夫球场,花梦黎是想要救你?”

    她微微一愣:“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