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永远别回来了
    第八十六章永远别回来了

    这都是花梦黎出的主意,她在龙城,她在阳城,对他们双面夹击,施加压力。

    花晓芃气极了。

    当初祖宅的事,她也是这么耍泼,父母老实,就把祖宅让给了她。

    聘礼的事也是这么闹得。

    现在指望能把女儿少奶奶的位置闹回来,实在是得寸进尺,贪得无厌!

    有句话叫是可忍,孰不可忍,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挂上电话,她就走进了房间,“陆谨言,我想回一趟江城。”

    “怎么了?”陆谨言挑眉。

    “大伯妈天天在我们家闹,还跑到我爸妈单位闹,让他们都没法上班了。他们性格老实,不爱争斗,总是处处忍让。我要不回去,他们不知道要被大伯妈欺负成什么样子。”

    “没用的笨蛋,一点小事还要跑回娘家。”他敲了下她的头。

    “你没听说过吗?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大伯妈没读过几天书,就会耍横,一哭二闹三上吊。我爸妈又偏偏怕这种人,每次都会妥协。我要不回去,他们没准被吵得生病了。”她着急万分的说,恨不得现在就飞过去。

    “老实巴交的两个人,怎么会生出你这种反骨来?”他嘴角勾起一丝讥诮的弧线。

    “基因突变呗。”她吐吐舌头,不跟他多说就跑去收拾行李箱,被他野蛮的夺了过来,“给我乖乖待着,拿都不准去。”,

    “陆谨言,这不是普通的事情,大伯妈是个泼皮,我爸妈处理不好的,真的。上次,因为祖宅的事,我爸都气病了。”她眼睛一红,快要急哭了。

    “你要去了,就永远别回来。”陆谨言的表情硬冷无比,没有一丝同情之色,没有半分的动摇。

    她的五脏六腑都抽搐起来了,差一点就要跪到他的面前了,“求你了,十万火急,我爸妈好歹也是你挂了名的岳父母,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他双臂环胸,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慵懒模样,“给我滚去睡觉!”

    “陆谨言,你这个冷血动物!”她气结,像一头被激怒的小牛,扎着头,发疯般的朝他撞去。

    他铁臂一伸,五指一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罩住了她的天灵盖,轻轻一推,她就跌倒在了大床上,四脚朝天。

    她不动了,“哇”的一声哭了起来,就像个要不到糖吃在哭闹的孩子。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闹!

    “你也想耍泼吗?”他眼底闪过了一道嘲弄的冷光。

    没想到,蠢女人竟然还会这一招,性格该有多么的复杂!

    “我就耍了,怎么样,那是我爸妈,是我最爱的人,不是别人。”她一边啜泣一边抹泪。

    他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像俯视着动画片里一只爆笑的虫子。

    “你不是最爱钱吗?”

    “钱能跟爸妈比吗?亲情第一,钱第二。”她坐了起来,咬牙切齿的、悲愤万状的、目眦尽裂的瞪着他。

    他眼神一凛,忽然俯下身来,灯光照射在他高大的身躯上,投下一道巨大而深浓的阴影,把她整个都笼罩了。

    “爱情呢?”他用着一种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

    她瘪瘪嘴,把名次重新一排,“亲情第一,爱情第二,金钱第三。”

    他的嘴角有了一丝细微的弧线,不知道是不是对她的答案满意了。

    虽然这个女人慌话连篇,但对父母的亲情应该不会有假。

    “如果明天泼妇还来闹,就准许你回去。”他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吞吞的说。

    她黯淡的眸子立刻就被点亮了,使劲抹着脸,把所有的眼泪都抹去了。

    第二天午休的时候,她刚想给父亲打了个电话,问大伯妈还有没有来闹。

    没想到父亲先来了电话,大伯妈被警察带走了。

    “爸,你们报警了?”

    “没有啊,她再不好,也是自家的嫂子,我这么会报警呢?”花父说道。

    “你们早就该报警了,太忍让她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我们家凭啥老被她欺负啊。”花晓芃十分的解气。

    “晓芃啊,话不是这么说的,报警抓自己的嫂子,总归不太厚道。”花父说道。

    “你对他厚道,她对我们厚道吗?最好抓她进去蹲几天,看她还不敢闹。”花晓芃愤愤的说。

    “现在可不是蹲几天的问题了。你大伯来找我了,说要定寻衅滋事罪,拘役三个月呢。”花父说道。

    “不是吧,把她关这么久?那出来还不得脱一层皮?”花晓芃惊了下,没料到这么严重。

    “这还不是更严重的,你大伯来求我,我跟他去了派出所和解,想把你伯妈放出来。可派出所说,要照章办事,不能放,非得拘满三个月。”花父说道。

    “她不是把你们打伤了,你们没告诉我吧?”花晓芃的心一下子咔到了嗓子眼。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这次事关你的幸福,我们是不会退让的。你妈就跟大伯妈起了一点冲突,不过没有受伤。”花父轻描淡写的说。

    “那活该她被关。”她气愤的说。

    “你大伯已经跟我们道歉了。”花父说道。

    “那人家警察要照章办事,我们也没办法,就当是个教训,她以后也会收敛了。”花晓芃说道。

    父母没事,大伯妈也闹不了,她就放心。

    傍晚回到陆家,她看到陆谨言就坐在沙发上,最近他回来的次数似乎比以前多了。

    不会是跟他的**妹吵架了吧。

    “蠢女人,还回去吗?”他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问道。

    她讪讪一笑:“还是魔王大人英明,阻止我做出了一件冲动而不理智的事。幸好没回去,不然浪费两张火车票的钱。”

    陆谨言无语,真是一毛不拔,葛朗台转世。

    她坐到了沙发上,正想说话,陆锦珊进来了,还带了一个人,是花梦黎。

    她眼泪汪汪的,像是刚哭过。

    她猜一定是为了大伯妈的事。

    陆谨言桃花眼微眯,掠过一道极为凌冽的寒光,

    “陆锦珊,陆家的规矩,不准擅自带外人进来,你是想念家法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