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秘密见面
    第八十五章秘密见面

    像这样的人都应该是身边最熟悉的人。

    他们之间并不熟悉,就算他碰巧在江城见过她,也只能叫做萍水相逢。

    “晓芃,我知道你有些惊讶,我也一样。在南湖的梦境是在见到你之后出现的。三年了,我的梦境从来都是一片空白,从来都没有梦到过关于过去的画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萍水相逢,你的一切让我觉得那么的熟悉。或许老天在冥冥之中就给我安排了你,让你来重新开启我的记忆。”他的语气里带了几分恳求的意味,她知道自己不该拒绝,可是……

    “如果大姐知道了,怕是要闹翻天的。”

    “不让她知道,我们秘密见面,好吗?”秦如琛说道。

    她在心里叹了口气。

    秘密见面被发现了,岂不是更糟糕?

    会被认为是在偷.情,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姐夫,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给我打电话。”她极为小声的说。

    秦如琛苦笑了下,“我明白了,等我先把陆锦珊的事处理好再说。”

    花晓芃瞅了他一眼,知道他想要作什么,“再给大姐一次机会吧,如果她愿意改,你就原谅她,行吗?”

    秦如琛沉默未语。

    他不爱陆锦珊,从见到她之后,他就更确定自己不爱陆锦珊了。

    “如果和一个你不爱的人结婚会不会很惨?”

    这话像是击中了她,她的肩膀颤动了下,“如果他爱你,会好一点,就怕他也不爱你,就真的很惨了。”

    她的反应被他尽收眼底,“你爱陆谨言吗?”

    她的嘴角浮现了一丝微笑,那笑似有若无,更像是一缕无奈的叹息。

    “我们才认识不久,感情是需要长时间培养的。”

    “我知道,他对你并不好,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还公然带出来。”秦如琛的眼睛里有了一丝愤怒。如果换成是他,一定会好好的珍惜她,呵护她,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她的嘴角像含了一片黄连,极致的苦涩从舌尖一直蔓延到了五脏六腑。

    这件事好像整个名流圈都知道了。

    她失宠了,不,应该是陆谨言从来都没有喜欢过她,她从来都没有得宠过。

    “名流圈的男人在外面终究是要有别的女人的,我习惯了,就好了。”

    “我就不会。”秦如琛坦然而斩钉截铁的说,“我只要一个妻子就够了,一生一世一双人。”

    她的眼里蓦然被泪水充斥了。

    以前阿聪也这么跟她说过,一辈子就只要她一个人,一生一世一双人。

    或许,她注定是个婚姻不幸的人。

    爱她的人就会被老天带走。

    她只能嫁给一个厌恶她,鄙视她,嘲弄她,嫌弃她,想要把她折磨到死的男人。

    她的表情,秦如琛看在眼里,他知道自己猜对了。

    陆谨言是个冰山,根本就不懂得怜香惜玉,怎么可能对她好。

    “如果他对你不好,就离开他。”

    他伸出手抚上了她的面颊,轻轻替她抹去脸颊的泪水,一股浓烈的熟悉感席卷而来,让她有了一种错觉,仿佛眼前的人是阿聪。

    可是她很快就回过神来,像针刺一般的退后了一步。

    秦如琛连忙把手缩了回去,一点莫名的失落从眼底划过,“对不起,我只是……”

    “没关系。”她打断了他,知道他只是想替她抹泪。

    “我该走了,姐夫。”她不敢待得太久,虽然他不是阿聪,但实在太像阿聪了,她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失态。

    ……

    设计师送来了一批衣服,是专门为她定制的。

    陆谨言命令她一件一件的试给她看。

    最令她受不了的是,他竟然让她直接在面前脱和换。

    在他眼前,她好像不仅是个宠物,还是个换装的芭比娃娃。

    “陆少爷,我换完了,你满意吗?”

    “身材普普通通,穿什么都一样。”他薄唇勾起讥诮而邪肆的微弧,给她打了个差评!

    她知道他喜欢的是性.感火辣型,有一对**,像他的小情人。

    老实说,他既然有女人了,干脆直接抛弃她得了,让她做个彻彻底底的花瓶,仅供装饰,或者彻彻底底的电灯泡,照亮他们,黑暗自己。

    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还要在她的身上发泄生理需求,难道那个大波妹火候还不够,还不能满足他?

    最最变态的是,他竟然给她下药,让她变成一个档妇,太过分了?

    “陆谨言,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对吧?”

    “废话。”他冷冷的甩出一句。

    她撇撇嘴,确实是废话,明知故问。她是他厌恶的类型,没有最厌恶,只有更厌恶。

    “那我姐花梦黎是不是啊?”她忍不住的问道。

    “你觉得呢?”他反问一句,冰冷的桃花眼在黑暗里幽幽放光。

    她沉吟了片许,“应该是吧,你喜欢**,她是d。”花梦黎花了好多钱去弄她这对玩意,用得是什么按摩法,这样自然,不是塞硅胶造假。

    陆谨言呛了下,铁臂一伸,敲了下她的头,“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是啊,我猜对了吧。”她的心里有一股莫名的酸涩,感觉自己真的鸠占鹊巢了。

    如果花梦黎嫁进来,会跟陆锦珊相处的很好,家里就不会有争执。

    她有大家规范,有高大尚的品味,他可以随便带出去,不怕丢脸。不像她,不管在哪里,做任何事,都会给他丢脸。所以他宁可带情人,也不会带她。

    陆谨言俊朗的眉毛皱了下,“你是想让我换回来吗?”

    “不是。”她赶紧摇摇头,“我就是随便问问,让自己不能掉以轻心,时刻记得危机感。”

    “拜金女,你不就是为了钱吗?”他讽刺的冷笑。

    她苦涩一笑,“你不会再冻结我的钱了吧?”

    “看你的表现。”他目光微微一凛,寒光慑人,她打了个哆嗦,“我尽力。”

    陆谨言嗤了声,她相信为了钱,她是什么都能做,什么都敢做的。

    晚上时候,花父打来了电话。

    这几天,大伯妈天天上他们家闹,逼他们去龙城把她带回来,否则就不让他们好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