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私会姐夫
    第八十四章私会姐夫

    “我的脑子是失去记忆了,可其他地方没有。你知道吗?根据科学研究,人的记忆不仅储存在大脑中,还有其他地方的细胞也会存储记忆。比如五脏六腑,皮肤,亦或味蕾。”他慢条斯理的说。

    她好奇的眨了眨眼,“所以你的味蕾储藏了那种味道的记忆,可是再也没有尝到一模一样的味道了。”

    “嗯,就是这样。”秦如琛点点头。

    服务生端上了菜。

    她嘻嘻一笑:“秦少爷,快尝尝这个咕噜肉,是不是记忆中的?”

    “好,我试试。”秦如琛拿起筷子,吃了一块,失望的摇摇头,“不是,看来我是吃不到从前吃过的那种咕噜肉了。”

    花晓芃吃了一口,咂咂嘴,“好吃,还不错嘛,酸酸甜甜的。”

    “你也喜欢吃咕噜肉。”秦如琛浓眉微挑。

    “喜欢,我还会做呢,从前我的朋友……”她说着就打住了,没有说下去。

    秦如琛替她接了过来,“他也喜欢吃?”

    “嗯,“嗯,她说我做的咕噜肉是最好吃。”她莞尔一笑,露出两个甜美的酒窝儿。

    “希望什么时候,能有幸尝到你做的咕噜肉。”秦如琛薄唇划开迷人的笑靥。

    “这个容易呀,下次你到陆家来,我可以做给你吃呀。”她咧嘴而笑,说完,眼睛又黯淡了下,“不行,大姐疑神疑鬼的,你最喜欢吃咕噜肉了,我要是进厨房做,她肯定会以为我是为了勾引你,还不是轻易冒险。”

    秦如琛摇头苦笑,“我想过了,我可能会取消婚约,我不可能跟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子结婚。”

    她狠狠的震动了下,“你们以前应该挺好的吧,是不是我来了,大姐才这样。”

    秦如琛摊了摊手,脸上没有一丝感情的流露,“我醒来的时候,听佣人说,是她找人到山下把我救回来的,我很感激,觉得可以试着交往一下。相处了这么久,我并不喜欢她的性格,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而现在,还经常发疯。”

    “大姐是很爱你的,她只是有一点点被宠坏了。”她宽慰的说。

    “我要的是一个贤内助,不是一个巨婴。”秦如琛的脸上有了一丝嘲弄之色。

    花晓芃就觉得“巨婴”这个词形容陆锦珊还真是很贴切。

    “你要是提出解决婚约,她恐怕会受不了。”

    秦如琛喝了一口茶,表情十分的淡漠,“那是她的事。她整天歇斯底里的吵闹,也没考虑过我的感受。”

    花晓芃叹了口气,“对了,你背上的伤还好吧。”

    “没事了,一点小伤而已,还好没有伤到你,不然我不会放过她。”秦如琛的眼睛里有了一点狠戾之色。

    “我真的不希望你们因为我而分开。”花晓芃清秀的眉毛颦蹙了起来。

    “就算不是因为你的事,我们估计也会因为别的事而吵闹。”秦如琛说道。

    两人吃到尾声之后,秦如琛拿出了几幅画,是他按照梦中的场景画出来的。

    花晓芃看着,剧烈的震动了下,“这些画都是你画的吗?”

    他点点头,“这段时间,我经常会做这个梦,梦到这棵老榕树,这个穿着湖水色裙子的女孩。我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每次我一靠近想要看看她的样子,就醒了。”

    花晓芃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场景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

    这是南湖边上的许愿树,从前一放学,她和阿聪就会去到那里看夕阳。

    她坐在树下画画,他在旁边吹陶笛。

    时光是那么的美好,他们的感情是那么的真挚。

    可惜都在一场车祸中全部幻灭。

    幸福像粉末一般飘散,不留一丝痕迹。

    她想着,想着,一滴泪水就从脸颊滑落下来。

    秦如琛深深的凝视着她,她的反应告诉他,她认识这个地方,她很可能就是画中的女孩。

    “我看过你穿这条裙子,看过你画这棵榕树。晓芃,我们从前是不是认识?”

    她摇了摇头,“我没有见过你,你跟我的朋友长得很像,如果见到你,我肯定会记得,而且还会很惊讶。但我真的没有见过你。”

    他捧住了头,里面充满了困惑,让他有些头疼,“那为什么我的记忆中会有这个画面?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觉得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后来听到你吹陶笛,我也觉得很熟悉,这首曲子我一定是听过的。如果我们从来没有见过,我为什么会有这些感觉?”

    “我也不知道。”一片疑云覆盖在了她的心头。

    他不是阿聪,他也不可能是阿聪。

    三年前,阿聪出事的时候是在江城,而那个时候,他人在国外,出事也是在国外,隔了十万八千里。

    阿聪已经死了。

    他们仅仅是撞了脸而已。

    包间里有了一丝寂静。

    她托着腮帮子想了很久,忽然,有一个念头如惊雷般的划过了她的脑海。

    “我觉得有一种解释可以说得过去,你在南湖边见过我,你可能在看我画画,或者听过我吹陶笛,但是我没有见过你,或者没有注意到你。”

    她顿了下,又道,“我记得如芳说过,梦是潜意识的一种反应。人的记忆会首先停留在海马体,再到达潜意识。有时候停留在大脑表皮层的记忆虽然消失了,但潜意识还储存中,会从梦里面反应出来。你的反应应该就是这种情况。”

    秦如琛笑了笑,“听起来,还像还挺合理的。总之,我确实见过你。”

    “嗯。”她点点头,“许若宸的妹妹许若芳是心理学家,我听她说可以通过催眠治疗帮人恢复记忆,你要不要去找她试一下。”

    他摇头,喟然一叹,“我早就已经试过了,没用,或许真的再也想不起来了吧。”

    “可是你想起这个好像是我人,还有南湖边的大榕树,就说明你的记忆有复苏的可能。”她安慰的说。

    他墨黑的眸子闪烁了下,“那你愿不愿意帮我?”

    “我可以做什么?”她微微一怔。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你,就好像突然要想起很多事,就好像你是开启我记忆之门的一把钥匙。”秦如琛说道。

    “我?”她有些吃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