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想要吗
    第八十三章想要吗

    她闭着眼睛,头高高的仰着,手指不停的收紧。

    一股股的酥麻像电流一般不停贯穿她的身体。

    但她忍住了。

    她是一个忍耐力非常强的人。

    可是,她并不知道,这只是刚刚开始。

    陆谨言端起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口酒,慢慢的喂哺进了她的嘴里。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酒,喝完身体就变得好难受,好难受。

    莫名的燥热席卷了她的全身,即便泡在水里,也缓解不了热度。

    小腹里,一股一股的热流在涌动,身体仿佛被掏空一般,感到极度的空虚,需要被填满。

    她的防御系统彻底的瓦解了,头脑发胀、意识模糊,整人都变成了一只发晴的动物,只想渴望人类最原始的交流。

    陆谨言一直在看着她,看着她拼命的与药性抗争,看着她一点点的沦陷,看看她所有的利刺都耷拉了下来,在也无法发动攻击。

    他俯首,薄唇贴到了她的耳际,“花晓芃,你想要吗?”

    她的意识已经模糊了,只残余了一丝,但似乎还在发挥着力量。

    她咬着唇,不停的抛着头,还想努力的抗争。

    他冷笑,手指滑了下去,她嘤咛了声,最后一丝理智就这样覆灭了。

    “想要吗?”

    “……想。”她眼睛迷离不清,脸颊潮红一片。

    “求我。”他的声音里充满了蛊惑,还有威胁,仿佛在引诱她一步一步的踏入禁地,走进万丈深渊。

    “……嗯……求你。”她像条水蛇扭动着,纤细的腰肢犹如杨柳一般不堪一掬。

    “自己上来。”他猛然一翻身,就让她到了上面。

    这一次是她完全的放纵,疯狂的、野性的、放肆的扭动,没有丝毫的理智,只有本能。

    满缸的暖水都在汹涌的激荡。

    陆谨言的满足感暴升到了极致,快感如乘风破浪,酣畅淋漓。

    当花晓芃醒来的时候,已经到第二天了。

    她的嗓子哑了。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哑的。

    陆谨言给她喝了一口酒,然后她难受的要命,再然后,就记不得了。

    但看看狼狈的身体,显然是被他暴虐过。

    陆谨言并没有离开,就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用着一种阴戾而邪魅的眼神看着她。

    “陆谨言,你给我喝了什么呀,我的嗓子哑了。”

    他嘴角勾起一道讥诮的冷弧,站起身,慢慢的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叫得太大声,叫哑了。”

    什么?她惊愕,简直不敢相信,“我为什么要叫?我做噩梦了吗?”

    他修长的手指抚上了她的脖子,轻轻的摩挲着,“小档妇,你伺候我,太兴奋,叫哑的。”

    她浑身辗过了剧烈的痉挛,“不可能。”她一点都不记得。

    “你要不要欣赏一下你的声音?”她掏出手机,播放录音。

    “想要吗?”

    “……想。”

    “求我。”

    “……嗯……求你。”

    “……啊……啊……”

    羞恼的热浪从她的脖子冲到脸颊,冲到耳朵,冲到头皮,让她看来就像一只被煮熟了的虾子。

    这么无耻,这么银荡、这么放浪的声音,怎么可能是她发出来的。

    “陆谨言,你到底给我喝的什么酒?”

    “你太无趣了,需要调.教。”他的嘴角流溢出邪恶的冷笑。

    “你无耻、变态、禽兽!”她蜷缩了起来,拿被子蒙住了头。

    他不准她逃避,拉下被子,捏住了她的下巴,他的目光阴戾如利刃,游走在她羞愤的脸上,“花晓芃,任凭你有再多的刺,我也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他一个字一个字冰冷蹦跳出来。

    寒气把她整个都席卷了,她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骨子里的倔强悄然透露出来。

    他可以蹂躏她的身体,辗压她的自尊,但他永远都碰触不了她的灵魂,和她的心。因为它们是封存的,永远都不会对外开放。

    吃过早餐之后,她就去上班了,顺便在药店买了一盒喉片,滋润嗓子。

    一进办公室,就看到行政部门的人来了,派发新的工作服:裤装。

    之前的短裙装不许再穿。

    听说是总裁亲自下的命令。

    花晓芃骤然响起那一次在他的办公室,他看到她的工作装,咒骂了一声:“什么鬼裙子,这么短!”

    天,不会是因为这个就换了裤装吧?

    中午时分,她正准备去餐厅吃饭,手机响了,看到来电显示,她狠狠一震,竟然是秦如琛。

    “姐夫,你有什么事吗?”

    “我刚路过jvlear,出来个饭,好吗?”秦如琛低沉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啊?”她不敢!

    要是被陆锦珊知道了,还不剥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

    秦如琛听出了她的犹豫,“你是不是担心陆锦珊?”

    “……嗯。”她低低的应了声。

    “放心,她不会知道的。我有些是想跟你说。”秦如琛说道。

    她抿了抿唇,又犹豫了一会,还是答应了。

    去到秦如琛订好的餐厅包间。

    她有些局促,这是她第一次和秦如琛单独吃饭。

    “姐夫,你想跟我说什么呀?”她困惑的问道。

    “先吃饭,吃完饭再说。”他微微一笑。

    看到秦如琛点了菠萝咕噜肉,她笑着问道:“你很喜欢吃菠萝咕噜肉吗?”

    秦如琛点点头,“我每到一家餐厅都会点菠萝咕噜肉,可惜,总吃不到最好吃的。”

    “为什么呀,这么多好的餐厅,不可能没有厨师做不出好吃的菠萝咕噜肉来?”她柳眉微挑。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差一点味道,跟我想吃的不一样。”

    她扬起眸子看着他,蓦然间就想起了从前,阿聪最喜欢吃她做的菠萝咕噜肉,他说不管是多好的厨师,做出来的咕噜肉都没有她做出来的好吃。

    “你想吃的是什么味道的菠萝咕噜肉。”

    “记忆中的味道。我觉我应该吃过一种很好吃的菠萝咕噜肉,但是失忆之后,就再也没有吃到了。”他的目光落到了某个无名的角落里,声音似乎也从那里传来,幽远而低迷。

    “记忆?”她微微一怔,“你不是失去记忆了吗?怎么会有记忆中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