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跪地求爱
    第八十一章跪地求爱

    “那都是从前的事了,那个时候,我还小不懂事,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真爱。从见到谨言的第一眼,我才明白什么是真爱。”

    她顿了下,神情变得极为凝肃,“我知道他不爱我,为了让他垂怜我,每天我都会抱着他的腿,跪地唱征服,向他求爱。”

    她说完,放下餐具,就站了起来,走到了陆谨言面前,蹲下身,抱住了他的腿。

    这个大胆的动作让陆谨言都震动了下,一点无法言喻的神采从他深黑的冰眸里流溢出来。

    “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

    她开始唱了起来,餐厅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移了过来,惊愕的、兴奋、激动的……各种表情交替呈现在他们脸上,就像在看一部狗血的偶像剧。

    花梦黎和陆锦珊也惊呆了,她们怎么都不会想到花晓芃会来这一出。

    花晓芃唱的是深情款款,堪比那英。

    她无视了所有的目光,所有的议论,把她的自尊、把她的骨气、把她的倔强都锁在了箱子里。

    唱完之后,就缓慢、清晰而有力的说:“谨言,我喜欢你,我愿意做你的小宠物,做你的小猫、小狗、小兔子,被你抚摸,被你怜爱。我把我的人、我的心,我的灵魂全都毫无保留的奉献给你。你可以随意的蹂躏,随意的践踏,我无怨无悔。老公虐我千百遍,我待老公如初恋……”

    她深情并茂,盈盈含泪,说完之后,整个餐厅的客人感动不已,有人甚至哭了起来。

    热烈的掌声哗啦啦的响起。

    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真爱的。

    花梦黎在心里气得要命,五脏六腑都要气炸了。

    这个心机婊,太会演戏了,难怪陆谨言没同意换过来,原来她恬不知耻的天天晚上唱这出。

    陆谨言俯视着脚下,卑微犹如蝼蚁一般的女人,她也在看着他。

    她的眼神复杂的让他读不懂,但他知道,她在演戏。

    她那复杂的情感里唯独没有“真心”两个字。

    她唯一的真爱是钱。

    他在啼笑皆非的同时,有感到无尽的讽刺。

    但不能否认,她有一种能力,可以影响到他的情绪,可以让他满腔的怒火都砸在软绵绵的棉花墙上,发泄不出来。

    “记得每天都要唱!”他抚了抚她的头,用叉子叉起一块肉放进了她的嘴里,像驯兽师在表扬听话的、卖力表演的猴子。

    她点点头,朝他嫣然一笑,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花梦黎和陆锦珊还处在惊愕之中,没有回过神来。

    花晓芃的大胆和无耻已经严重超过了她们的想象。

    “谨言,你的廉价宠物是不是疯了?”陆锦珊难以置信的说。

    陆谨言的火气顺畅了很多。

    虽然这个女人是在演戏,但说明她处在他的完全掌控之中,没有打算做无谓的挣扎。

    他喝了一口红酒,淡淡的扫了陆锦珊一眼,“这叫闺房情趣,如果你也会的话,嫁出去还是有希望的。”

    陆锦珊风中凌乱,“我没这么下贱,没这么无耻,没这么不要脸。”

    “说明你不懂情趣,跟自己的老公,怎么表现都不过分。”陆谨言慢慢悠悠的说。

    花晓芃很及时的添上一句,“只要老公喜欢,让我怎么做都可以。”她的嘴角裂的大大的,夸张的假笑把肌肉都撑疼了。

    此刻,花梦黎在心里问自己,她能不能做出这样的事来,然后她很肯定的回答,能!

    只要是陆谨言喜欢的,她什么都愿意做,哪怕让她放档的像技女都可以,只要他愿意上她。

    “晓芃,你真的是好大胆啊,跟你从前在家里一样,全靠着一股冲动劲,什么都敢做。我还记得小时候,你和一个人为了争一块钱,打了起来,被打到浑身是伤,终于把那一块钱抢了过来。”

    她没说一句话,都是暗中带刺的,这话是要让陆谨言知道,她是多么的恶劣,像个街头小混混一样,还特别的爱钱,嫁给他就是为了钱。

    陆谨言深黑的眸子闪动了下,他没想到,花晓芃会真的为了钱拼命。

    看来,她唯一的诚实就是在对金钱的态度上。

    花晓芃幽幽的瞅了花梦黎一眼,感觉自己像个洋葱,在一片一片的被她剥开了。

    什么时候,她变成一个大喇叭嘴了。

    陆锦珊嗤笑一声,投来轻蔑的目光,“花晓芃,我们家也救济了你们花家不少,你竟然还会穷的为了区区一块钱跟人打架,是不是生活太奢靡,把钱都花光了。”

    花晓芃耸了耸肩,“你们救济的是我大伯家,跟我们家又没关系。”

    陆谨言慢慢的品着手里的红酒,眸色逐渐加深了。

    蠢女人爱钱,是铁板钉钉的,但说到奢靡,不会,从嫁进来到现在,就没见她花过几个钱。相反,她还非常的节俭,衣服全是旧的。

    她这种应该叫抠门,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吝啬的葛朗台。

    花梦黎听到说救济都给了自己家,唯恐给陆谨言留下不好的印象,就说道:“晓芃,我不是送了很多衣服给你吗?上次去陆家,你穿的那件衣服还是我送给你的呢。”

    “那是你不想要了才给我的,哪里是送呀。”花晓芃极为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声音很小,花梦黎没有听到,但陆谨言就坐在她旁边,听得一清二楚。

    一道火光从他眼底闪过。

    他原本以为她的衣服是之前在淘宝买的,没想到都是花梦黎穿过的二手旧货。

    她该死的是想把他的脸丢尽吗?

    这一次花晓芃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埋头在吃东西,吃完之后,她抓起手边的红酒喝了一大口。

    陆锦珊连忙咂嘴,“晓芃,你没有一丁点的品味就算了,怎么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呢?”

    花晓芃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是嫌她的吃相难看吗?

    “大姐,怎么了?”

    陆锦珊端起了酒杯,“红酒不是你这样喝的,含着食物,喝这么大一口,你以为是在喝饮料吗?真的是暴殄天物。”她鄙视一笑,轻轻的晃动了下杯中的酒,然后小啜一口,动作极尽优雅。

    花晓芃跟着学了一下。

    她又嘲弄一笑:“东施效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