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就喜欢吃马屁
    第八十章就喜欢吃马屁

    他们的生活经历、价值观、人生观,一切的一切都是不同的,甚至是格格不入的。

    虽然共同顶着同一片天空,踩着同一片土地,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但是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不是他最合适的妻子,花梦黎才是。

    她什么都懂,什么都会,大伯和大伯妈花费了大力气去培养她,几乎把钱都投入在了她的身上。

    他们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多年的精力和积蓄白费了,拼尽全力也会帮花梦黎夺回来的。

    陆锦珊握住了花梦黎的手,笑容可掬,“梦黎,你要是我的弟妹就好了,我们可以一起逛街,一起做spa,一起打高尔夫……不像有些人,闷闷的,傻傻的,什么都不会。”

    “大姐,我妹妹比较安静,她喜欢的是在家看看网络剧,打打免费的游戏,或者玩玩抖音。其实这样也挺好的,不需要花钱。”她微微一笑,像是在提花晓芃解释,实际上是想让他们知道花晓芃是个俗人,非常的庸俗,具备一切穷酸**的特制。

    陆谨言俊美的脸上飘过了一片乌云,目光阴鸷的瞅着陆锦珊,“你发现没有,但凡跟你臭味相投的女人,都没人看得上。”

    这话连带着花梦黎一起嘲弄了。

    花梦黎脸上的笑意瞬间凝滞,仿佛挨了一记闷棍,肩膀剧烈的抖动了下,转头望着陆锦珊。

    陆锦珊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陆谨言,我已经订婚了,马上就要结婚了。”

    “我看悬。”陆谨言薄唇划开极为幽讽的冷弧。

    这话狠狠的戳中了陆锦珊的死穴,既然她一再挑衅,没完没了,他也用不着客气。

    陆锦珊七窍冒了烟,“陆谨言,你有毒!”

    “怕就老实一点。”陆谨言低哼一声。

    陆锦珊的头发丝都快着火了。

    花梦黎这么好,他偏偏要留着一个包藏祸心的贱货家里,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看不出花晓芃有一丁点的好,有一丁点能和她媲美的地方,为什么他还能当宠物养着,也不怕污染了空气。

    “你们这些男人,到底觉得她哪里比我好?”

    “我的老婆,外人没有资格评论。”陆谨言斩钉截铁的说。

    花梦黎拍了拍陆锦珊的手,“大姐,晓芃怎么会跟你比呢?你是金枝玉叶,是豪门千金,还是龙城第一美人呢。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都惊呆了。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能有这么漂亮,这么完美的人。简直就像是月宫里的嫦娥仙子下凡了。你的皮肤好好呀,就是传说中的弹指可破,眼睛大大的,就像天上最明亮的星星,鼻子挺挺的,是最美的希腊鼻子,还有嘴巴粉粉的,跟玫瑰花瓣一样。我从来都没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人。晓芃怎么会跟你比呢,她是一定没这个胆量的,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小清新啦,小清新都不是五官很漂亮的那种,只是因为不会化妆,让别人感觉有些自然罢了。”

    这是在极尽拍陆锦珊马屁的同时,狠狠的打击花晓芃一番。让她们形成鲜明的对比,一个白富美,一个穷酸丑。

    陆锦珊的心里非常的舒服,高兴极了,嘴巴笑得都合不拢。

    陆谨言瞅了她一眼,“你就喜欢这种马屁。”

    陆锦珊气急败坏,一张脸涨得通红:“我是为了你好,花晓芃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一定会给你戴绿帽子。”

    有点奸猾的光芒从花梦黎眼底闪过,“大姐,我妹妹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她很专一的。她特别爱她之前的男朋友,他们两个如胶似漆,简直都合二为一了。”

    她故意顿了下,悄悄瞟了一眼陆谨言。

    虽然陆谨言依然不露神色,但牙关已经悄然咬住了。

    合二而一!

    这个词就像一颗子弹,准确无误的击中了他的要害。

    她的确跟那个男人合二为一过,还是该死的放纵的,不像跟他在一起的时候,自始至终都像一条死鱼,到晕过去都不会吭一声。

    花晓芃的神经紧张起来,刚才她一直默默的看着陆谨言和陆锦珊斗嘴,没有插话,她也没资格插话,只是偷偷观察着陆谨言的神色。

    他这个人是冰块脸,表情是被冰封的,很少会表现出来,判断他的表情要仔细的观察眼神。

    这是她经过无数次的观察总结出来的经验。

    不过,被激怒了就不是这样了。

    但此种情况几乎全部都是在对着她的时候。

    好像和她在一块的时候,他特别容易发怒,就仿佛随时扛着火药桶,一触即发。

    是不是她长着一副欠揍的脸?或者是他太讨厌她了?

    花梦黎这话就像点燃了一根引线。

    他特别忌讳她的过去,花梦黎还没说完,他的眼神就变得很阴沉了。

    她得赶快灭火,不然回去就死定了。

    “姐,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别提了。”

    花梦黎在心里阴笑,她才不会放过她,偏要说。

    没有男人会允许自己的妻子心里还有别的男人,尤其是陆谨言这种像王者一样的人。

    “晓芃,这关系到一个女人的名誉,你怎么能让大姐误会你呢。你明明就是个很专一的人呀,你那么爱阿聪,他死得时候,你在他的墓前发誓,一辈子都只爱他一个人,再也不会爱别人了。你还要跟他结冥婚,要不是二叔二婶阻止,你都是他的冥妻了。”

    陆谨言的胸腔里燃起了一团怒火,并迅速的在向四肢百骸蔓延,烧痛了他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细胞。

    她该死的到底有多爱那个男人,竟然还要结冥婚?

    她嫁过来的就是一具该死的空壳,什么都没有!

    把他当什么?

    废品回收站吗?

    陆锦珊呵呵笑,趁机道:“原来你的廉价宠物嫁进来的时候已经有冥夫了?是二婚。”

    花晓芃在心里暗暗叫苦,这是要把她推进万丈深渊,让她摔得魂飞魄散。

    修罗魔王不可一世的男性尊严是绝对不准被挑战的,那天晚上,她已经充分见识过了。

    她不能让“恐怖”再次上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