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给你丢脸了
    第七十九章给你丢脸了

    “没关系的,只要晓芃没事就好了。”花梦黎俨然一副爱护妹妹的好姐姐形象。

    “你对你妹妹真好。”陆锦珊故意说道。

    “姐姐对妹妹好是应该的。”花梦黎微微一笑,就像一朵圣母白莲花。

    陆谨言冷冷的瞅了她一眼,目光深沉而犀利,“多此一举。”他的语气很冷,似乎她卖力演的这场戏,并没有博得他这个vip佳宾的关注。

    “梦黎救自己的妹妹,怎么会多此一举呢,难不成你还希望你的廉价宠物被球砸到?”陆锦珊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花梦黎垂下了眸子,看起来委屈不已,又可怜兮兮。

    花晓芃这会感动的要命,走过来握住了她的手,“姐,谢谢你救了我。”

    陆锦珊低哼一声:“你姐姐对你好,可没见你对她好,把她老公都抢走了,也死赖着不肯还。”

    花晓芃没有理会她,只是说道:“我们去休息室吧,看看那里有没有冰块。”

    她似乎都忘了自己的两个膝盖还在流血。

    每动一下,就有尖锐的刺痛传过来,让她几乎都走不动了。

    当陆谨言走到休息区转过身时,她还在遥远的地方,一瘸一拐努力的、困难的、痛苦的向前迈进。

    “蠢蛋!”他无奈的嘘了口气,跑过去,一把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在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被他公主抱,她羞赧不已。

    “我没事,你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

    “真没事?”他浓眉微蹙,一点促狭的冷光闪过。

    “嗯。”她点点头,强忍着疼,朝他抛去一抹轻松的微笑。

    他薄唇划开了邪戾的冷弧,“很好,待会自己走回去。”说完,就把她放了下来。

    她惊恐不已,见他要走,本能的伸手抓住了他的手,她的脸上是一道服软的神色,“走……走不回去了。”声音很低,像是在哀求。

    “死鸭子嘴硬!”他讥诮一笑,又将她抱了起来。

    对付这种嘴硬的女人,就得狠,没有最狠,只有更狠。

    她把头埋进了他的怀里,从睫毛缝里头看着他,“其实鸭子死了,嘴就不硬了,一掰就断了。”她极为小声的嘟哝了句,像是在自言自语。

    陆谨言噎了下,低头,用着一种极为古怪的表情瞅了她一眼,“刺猬死了呢?刺还硬吗?”

    她想说还硬,又怕惹怒他,一松手暴力的让她摔下去,再把她扔在这里,让她徒步走回去。

    就小心翼翼的回道:“我不知道,我没见过死刺猬,我是吃过鸭头,才知道鸭子嘴不硬。”

    “蠢到无语。”陆谨言嘲弄的嗤了声,嘴角悄然扬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弧。

    贵宾休息室里。

    花梦黎一直隔着玻璃窗看着他们。

    她也好想成为陆谨言的宠物。

    如果没有逃婚,现在躺在陆谨言怀里的人一定是她。

    “别看了,他对自己的小猫小狗也是这样的。但凡是他的宠物,他都会霸道的护着,只准自己动,不准别人动。”陆锦珊说道。

    她让服务生给花梦黎拿来了冰块,替她冰敷。

    陆谨言进来后,又让她拿来了碘伏和纱布,给花晓芃消毒,然后包扎起来。

    “赶紧给我好起来,我最讨厌一瘸一拐的女人。”他霸道的命令。

    花晓芃风中凌乱,眼前有一百匹草泥马在呼啸奔驰,“我也想快点好呀,可这不是我能操控的。”

    她又不是游戏里的人物,补瓶血,就能瞬间恢复体力值。

    他冰冷的目光从她脸上划过,“回去,但凡能促进伤口愈合的汤,都给我使劲喝。”

    她深吸了口气,不敢挑战他,尤其是公开场合,“知道了。”她唯唯诺诺的说。

    花梦黎看着他,他望着花晓芃的眼神,很霸道,说话的语气很独裁。但这霸道和独裁的背后,似乎又隐藏什么无法探知的东西。

    她不敢去深想。

    “堂姐,你好点了吗?”花晓芃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打断了她的思绪。

    “我多敷一下,应该能减轻疼痛。”她挤出一丝笑容。

    “花晓芃,希望你能懂得知恩图报。”陆锦珊慢慢腾腾的说。

    花晓芃没有说话,如果花梦黎愿意等,等到她筹够了钱,可以送小锋出国动手术了,她还是愿意让出来的。

    但在此之前,她不敢。

    就算她能顾念亲情,但大伯妈不会,她太市侩了。

    陆锦珊看了下表,“中午一起吃饭吧,我想在外面吃。”

    “不必,回去吃。”陆谨言耸了耸肩。

    花晓芃瞅了一眼花梦黎的胳膊,用着恳求的语气说道:“就在外面吃,行吗?姐的手臂受伤了,她又是一个人住,没人照顾她吃饭。”

    陆谨言恼火的揉了下她的头。

    原来蠢女人是这么好收买的,挡了一球,就让她感恩戴德了。

    还不知道这球是从哪里飞过来的,不偏不倚就砸过来,太蹊跷了。

    但是他没有拒绝,微微的点了下头。

    一路开车去到龙城最高档的米其林三星级法国餐厅。

    里面的菜单全都是法文。

    花晓芃不会法语,一个字都看不懂。

    她就不明白了,一家法国餐厅开到中国,竟然特么的没有中文,这是不让中国人进来吃饭吗?

    她正想问问有没有中文的菜单,就听到陆锦珊说道:“你是不是看不懂菜单?这里应该就你一个人看不懂吧。我们每次来都看法文菜单,中文菜单怪怪的,很多东西翻译成中文都不明白是什么了?”

    这是刺果果的讽刺。

    花晓芃到了嘴边的话全都咽下去了。

    原来是有中文菜单的,只是没有拿过来而已,某人就是要让她这个土包子丢丑。

    花梦黎在心里偷笑,小蟑螂丢脸都快丢到法兰西了。她也没让服务生拿中文菜单给她,故意装出一副授业解惑的样子,“没事,晓芃,看不懂的可以问我。”

    她学过一点法语,这是上流社会交际的必备。

    像陆谨言兄妹这样的豪门子弟,都需要掌握好几门语言的。

    陆谨言面无表情的点了餐,然后吩咐服务生给花晓芃一模一样的,也不管她爱不爱吃。

    花晓芃的手搁在桌子底下使劲的搓着。

    她蓦然感觉,自己似乎处处都在给陆谨言丢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