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被设计了
    第七十八章被设计了

    陆锦珊赶紧缓和气氛,“出来玩,大家都高兴一点,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就不要谈了。”

    “好呀。”花梦黎点点头,竭力表现出大家闺秀的模样,要把花晓芃比下去,从气质上秒杀她。

    花晓芃不会玩,就小声的说:“我到旁边看着你们吧。”

    陆谨言的大手罩在了她的头顶,像在安抚自己的宠物,“学。”他吐出一个字,这是命令!

    她不敢违抗,只能硬着头皮上场。

    花梦黎穿着一套高尔夫球装,化着淡淡的裸妆,看起来特别的清爽。

    既然陆谨言喜欢小清新的类型,她就扮小清新。

    她是百变型,什么类型都能扮演。

    花晓芃连杆子都不会拿,一副笨拙无比的样子。

    她和陆锦珊看着,偷笑。

    她挥动起球杆,小白球以美妙的抛物线飞了出去。

    她的姿势优雅而漂亮,把花晓芃碾压的连渣渣都不剩。

    “哇。”陆锦珊竖起大拇指称赞,“梦黎,你打得真是太棒了。我一直认为两个人在一起相处,要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否则一定会互相生厌,过不长久的。”

    花晓芃没有说话,她和陆谨言确实是两个世界的人,没有一点共同语言。

    陆谨言也懒得理会陆锦珊,她就是这股尿性,喜欢作死。

    他长臂一伸,把她拉进了怀里,握起她的手。

    他俊美的面庞低垂下来,贴着她的脸颊,“我只教一遍,看好了。”

    他的声音很轻,恰出他口,入她耳。

    她知道他是很没有耐心,这一遍要是她学不会,肯定被他放弃。

    但她没那么聪明啊。

    高尔夫要是这么好学的话,所有人都会打了。

    他手把手的她示范动作,两人的身体亲密的贴合在一起。

    花梦黎死死的盯着,她的心里在吐血,眼珠子也快要喷血了。

    这一刻,她真希望自己也不会打,被他这么暧昧的教。

    陆锦珊的嘴角抽动了下,她笃定,陆谨言不过是在维护自己的面子罢了。

    花晓芃挂着他的名,什么都不会,丢了他的脸,所以他才会教她。

    花晓芃没空去理会她们,在旁边很认真的听,很认真的学,免得大魔王被惹火,回去惩罚她。

    不过,她还是只记住了一些基本的动作。

    陆谨言教完之后,她就尝试发球。

    第一次,她没有打到球。

    第二次,她把球杆打了出去。

    第三次,她用力过大,差点把自己飞出去了。

    陆锦珊在旁边哈哈大笑,满腹嘲弄,还拿出相机把她狼狈滑稽的动作全都录了下来,“谨言,你就放弃吧,她是学不会的。”

    花梦黎也想笑,但是忍住了,她要把嘲弄藏在心里。

    “晓芃,没关系的,慢慢学,不要着急。小时候,你就是这样,学东西比较慢,但努力的学,还是能学会的,别灰心。”

    这话表面上是在安慰花晓芃,给她加油打气,实际上是想告诉陆谨言,她脑子笨,智商低,你娶她会拉低你家的基因。

    陆谨言揉了下她的头,“笨蛋。”

    “我是很笨啊,不然怎么是蠢女人呢。”她自嘲一笑。

    陆锦珊笑完之后,就走了过来,“谨言,让她在旁边自己慢慢的练,我们来打一局吧。”

    她朝花梦黎使了个眼色,花梦黎会意,赶紧道:“你们去玩吧,我在这里教晓芃。”

    陆锦珊把陆谨言拉走了。

    花晓芃在旁边很努力的练习挥杆。

    她怕陆谨言生气,也怕以后万一再碰到这样的场面,她会给他和陆家丢脸。

    她丝毫没有注意到周遭的情况,有人却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观察四周。

    就在她再次准备挥杆时,不知道从哪里飞出来一个小白球,正朝着花晓芃的方向。

    “小心——”陆锦珊尖声大叫,但她不是在提醒花晓芃,而是在提醒花梦黎注意出击,还要转移陆谨言的视线,让他看到那边去。

    陆谨言隔得很远,尽管他丢下杆,像龙卷风一般飞奔过去,还是不可能来得及护住他的宠物。

    花梦黎就在旁边,随时做着准备。

    看到球飞过来,她就大叫一声,使出全身的力气推开了花晓芃,小白球砸在了她的手臂上。

    其实花晓芃看到球了,她是完全可以避开的,被她这么一推,反而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花晓芃是故意使了很大的劲,就是要让她摔倒,以泄心头之恨。

    她“哎哟”一声,也假摔,跌倒在了地上。

    陆谨言直接略过她,跑到了花晓芃的身旁,把她扶了起来。

    她的膝盖磨破了,血流了出来。

    陆谨言的心扯动了下,有些恼火,不知是在气她太笨,而是气自己没有及时赶到。

    他敲了下她的头,“蠢女人,你的防御值为零吗?”

    她有点委屈,“不是,我看到球了,正要躲开,结果堂姐冲了过来,把我推开了。”

    “晓芃,我是怕你没看到,被球砸到。”花梦黎捂着胳膊,皱着眉头,趴在地上也不起来,一副很难受的模样。

    被球砸到,确实是很疼的,这是一出苦肉计。

    她很了解花晓芃,她这个人是投桃报李型,受了一点小恩小惠,都会记一辈子。

    她救了她,她肯定会感激涕零,把对她的戒备全部放下。

    随便再获得陆谨言的好感。

    “姐,你没事吧。”虽然摔倒了,但花晓芃还是很感激她,毕竟她是为了救自己。

    她也没想到,她会救她。

    看来,她和大伯妈还是有点不同的。

    至少,她顾念亲情。

    陆谨言并没有拉花梦黎,是花晓芃强忍着疼,一瘸一拐的走过来,把她拉起来的。

    她失望的要命,说实话,她还真没见过像陆谨言这样的男人。

    陆锦珊形容他是一座万年不化的冰山,让她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不能轻言放弃。

    她原本还不相信。

    现在她信了。

    真的是高、冷、硬、绝。

    不下苦功,很难融化。

    不过,她融化不了,花晓芃也一样。

    陆锦珊说,他只是把花晓芃当成一只宠物狗,而不是一个女人,她觉得没说错,越看越像。

    陆锦珊过来了,刻意把花梦黎的袖子拉开看了一下。

    “天啊,都肿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